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歷史館  >  公安史話  > 正文

開國中將譚甫仁被槍殺時 警衛員正和保姆通奸

2014年07月11日 11:29     來源: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作者: 辛聞   

  1973年,鄧小平同志復出主持中央軍委工作。他遵照周總理的指示,傾全力整頓軍隊。當時,筆者在昆明軍區工作,曾了解有關所說“建國以來最糟糕的警衛人員”的情況,特作如下記述:

  1970年12月17日凌晨,地處鬧市區的原昆明軍區大院42號院內,接連傳出了幾聲槍響。昆明軍區政委譚甫仁被兇手槍殺,身上共中3彈:頸部、肩胛部和胸部各一,其中胸部一彈從心臟旁穿透。譚血流如注,立撲于地。

  暗殺發生后,周總理也大為吃驚,當即指示:“要火速組織搶救譚甫仁。案子很可能是內部人干的,要抓緊時間破案,重點是軍區機關內部;成立專案組,由周興同志負責,公安部派人協助。”

  周總理親自安排北京專家急飛昆明實施搶救。后終因譚傷勢過重,救治無效死亡,時間是當日中午12時許。譚甫仁1910年出生,去世時正好60歲。同時被暗殺的,還有其夫人王里巖。

  在20世紀70年代,這類惡性事件絕無僅有。將軍喋血,全國震驚!

  譚甫仁,廣東仁化人。1927年參加南昌起義,建國后任武漢軍區第二政委,工程兵政委。1955年授中將軍銜。原工程兵司令員陳士榘將軍的兒子多年后回憶說:“我去過譚甫仁叔叔家,那是一個典型的軍隊高級干部住的小樓,我很難想象這個有著高墻圍繞、總有警衛站崗的小院,怎么會有人進去開槍殺人。從我記事起,我就是在這種格局的小樓里居住的,一般都是一層住家屬和會客,二樓供首長辦公。樓的前面都是空地和草坪。和我家的司令小樓不同,我家的是解放初期蓋起的,而譚這一座是解放后公私合營時充公的大資本家楊希辰的小別墅。”

  兇手王自正原名王志政,河南內黃人,富農出身。作為一個現役軍人,他為什么要采取這種極端的方式呢?原來在解放戰爭時期國民黨進攻中原后,其堂兄曾帶領一個“還鄉團”對老家的村莊反攻倒算,槍殺了村武委會主任,王自正參與了這次的殺人行動。后來他逃往他鄉參加了解放軍,改王志政為王自正。1970年初,王自正被提升為昆明軍區政治部保衛副科長,但他還沒有來得及得意,便因家鄉告發歷史問題而被送到俘管所隔離審查。王自正決心魚死網破。他在筆記中列下了好幾個要殺害的人的名字,包括軍區副司令員陳康、魯瑞林、田維揚等。權衡之后他寫道:“不如殺譚甫仁,影響更大,發泄心頭之恨。”

  任保衛部副科長的王自正,對于軍區內部情況,對首長及首長住宅的情況,包括活動規律、房屋結構,甚至主房、副房的布置等等,均了如指掌。再有,軍區保衛部保存槍械的保密室沒有明鎖,只要知道密碼,就可以開鎖取槍。王兼過多年的槍械保管員,密碼早稔熟于心。于是,這個隱藏在昆明軍區心臟里的殺人狂魔,毫不費事地從保衛部偷出了兩枝手槍,而且又并不費事地就進入了譚甫仁壁壘森嚴的住宅。

  譚甫仁的住宅共有5個警衛員,前門2人,后邊3人。那時候“備戰備荒為人民”,部隊正搞“千里野營拉練”,這里的警衛員也被拉去3人。這給兇犯留下了更大的空間。兇犯深夜跳進譚甫仁的深宅大院,徑直敲響了應該是譚甫仁居住的主臥。那一晚,譚恰恰沒有住在自己的屋里,是夫人聞聲起床開的門。手槍子彈已經上膛,兇手直逼王里巖:“譚甫仁在什么地方?”

  王里巖回答:“不知道。”

  兇手急眼遍搜屋子,見譚甫仁果然不在,于是開槍把譚甫仁夫人射殺。

  凌晨5時許,軍區大院里絕對安靜。這槍聲是驚天動地的。手槍既已摳動,兇手接下來顯然是準備逃走的。那一晚,譚甫仁住在旁邊另一間屋里,聽見槍聲,便往外跑,急呼警衛員。事實上,槍聲已經響過,寧靜已經打破。如果譚甫仁當時閉門不出,對方是不會,也不可能一間屋子一間屋子地搜尋的。譚的自動現身,定然讓兇手喜出望外了。王自正立即跟上,在譚甫仁身后緊追不舍。出生入死的將軍在和平年代過得太久,已經忘記武器是自己的第二生命,已經沒有隨身佩槍的習慣,已經本能地把警衛員視為可靠的盾牌,所以他直奔附屬平房敲打警衛員的房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警衛員的門偏偏不開!

  譚甫仁的這兩個警衛員為何都不開門呢?這正如周總理所說,因為他們都是“建國以來最糟糕的警衛人員”。

  警衛員都是18歲的小伙子,莫非他們瞌睡太大?可問題是:槍聲已經響了,而且首長已把門敲得山響,瞌睡再大也不至不被吵醒吧?

  真相是:其中一個警衛員嚇得不敢出來。案發后對該警衛員進行了審查,他說他當時確實已經醒了,而且他確實也聽見了槍聲——正是因為聽見了槍響,他害怕了。他說,這些年沒仗打,當和平兵,聽見動了真家伙就嚇得全身發抖,兩條腿直往一只褲筒里塞。另一個警衛員則是做了非常荒唐的事情:當時他正和一個比他大30歲的保姆在一間屋里姘居。房門“砰砰”山響,他以為有人捉奸呢——那年月通奸的事,罪名可大著呢,他不敢開門。

  總之,一切條件都為兇手準備停當。窄窄的小天井里,譚甫仁已無處可逃,兇手王自正非常從容地對將軍進行了射擊。

  后來,經嚴密追查,王自正自知逃脫無望,便將槍口對準太陽穴,摳動槍機,把最后一粒子彈留給了自己。事后檢證,兇手自殺所用手槍,正是保衛部被盜的兩枝手槍中的一枝。

  “文化大革命”中,盡管“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調門很高,但是由于一切秩序被打亂,一切規章制度被取消,結果,在軍區核心的地方居然發生了這種不可思議的震驚全國的事件。教訓深刻啊!

  

責任編輯:王玉明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