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歷史館  >  公安史話  > 正文

1947年中共潛伏情報網劫難:2中將20少將被捕

2014年07月11日 11:29     來源: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作者: 辛聞   

  這次劫難與北平的一個飛賊有關

  這個飛賊名叫段云鵬,行伍出身,外號“草上飛”,橫行平津從未失手,但在1946年的冬天卻栽了跟頭。那天晚上,北平市內規模最大的綢緞莊瑞蚨祥三樓陳列的最高級布匹竟然被偷個精光。消息傳開,全城驚動。在當局震怒后的嚴密緝查下,小偷在幾天后落網,他就是段云鵬。不過這名飛賊很快就被釋放,因為當時由軍統改名的保密局看中了他的特長,利用他來竊取被懷疑人的資料以判斷其是否是共產黨。

  當時我黨北平情報小組提供的情報準確、及時、量大、機密性高而受到中央表揚。《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中關于1947年解放戰爭華北前線國民黨軍隊的番號、兵力、部署等資料,有很大部分來自該小組的情報。當時中共中央已離開延安,要求北平情報小組不僅提供秘密情報,還要提供公開情況,如社會輿論等。所以電臺的日發報時間都在4小時以上,有時長達7小時,這樣電波就很容易被發現。

  保密局的電臺偵測車當時已經大致確定了秘密電臺在方圓一平方公里以內,我情報人員也已經有所察覺。但情報小組與電臺相互獨立沒有隸屬關系,兩者是靠專門的聯系人發生關系的。也就是說,情報人員無權改變電臺的運行,因為北平電臺隸屬于西安總臺,即使發現危險也無法及時通知。

  敵人進一步縮小范圍,確定王府井大街、南池子、北池子間約五百米方圓內有一架電臺,每日早上六點鐘起發報。保密局頗感棘手,這一范圍有百來家住戶,如果挨家挨戶搜查,一定會驚動電臺,失去這條線索。于是他們啟用了段云鵬。

  當時段云鵬的任務是每天清晨五點登上可疑地區內的最高點,凡是六點鐘準時開燈的住戶都必須仔細觀察。幾天后段云鵬就有了發現,說他在一所豪宅看見一個年輕人,每天大約在六點十分開燈,刷牙洗臉,沖飲牛奶后,從床底下提出一只木箱,把它擺到桌上,然后戴上耳機。不過因為他背對窗戶,無法看清他的雙手在桌上做些什么,大約在七點鐘又把箱子放回床底下。我地下黨的秘密電臺就這樣暴露了。

  敵特抓了“活電臺”,最終導致總臺臺長王石堅的被捕

  9月24日凌晨,狡猾的敵特在我報務員剛剛發報完畢,正在收拾器材和文件之際沖進了屋內。這種方式敵特稱之為抓“活電臺”,因為收報方不會知道發報臺已被破獲。也有回憶錄說該臺的負責人早有叛變準備,竟然保存了他所發電報的底稿。于是敵特就利用被捕的叛變人員繼續與西安的地下總臺保持聯系,結果導致總臺臺長王石堅的被捕。

  隨著被捕人員的招供,案情迅速擴大。1947年9月27日的《上海時代日報》上有一條爆炸性新聞:“合眾社北平27日電:河北孫連仲部下政治部主任余興欽(譯音)與人事組主任謝子延(譯音)在27日黎明前被此間中央政府當局逮捕,政治觀察家認為此事乃在加強中央政府對華北內戰區之控制,剪除未能熱心支持南京作戰分子。”此新聞中提到的二人實為國民黨第十二戰區司令部作戰處長謝士炎、高參室主任余心清兩名中將,此外還有十七名少將,另外北平行轅、東北行轅、傅作義部隊各有一名少將,總計兩名中將、二十名少將被捕。

  10月1日,合眾社又報道蔣介石機要秘書陳布雷的女兒陳璉與其丈夫被捕。陳璉就是那座豪宅的主人。10月3日,周恩來得知陳璉被捕消息,立即致電李克農:“此案為軍統局發動,似牽涉范圍甚廣,有擴大可能。望克農告王石堅等,不管有無牽連,均速謀善后,嚴防波及其他兩處。陳璉系秘密黨員,與學運有關,望羅邁告錢瑛嚴防牽連上海學運。并請另電馮文彬,注意到解放區受訓的學生回去后有無牽連危險,望其慎重處理。”

  但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因為王石堅情報系統極為龐大,遍布東北、華北、西北,通報的電臺有六七部。而這些秘密據點又無法及時切斷橫向聯系,致使敵人在破壞北平地下組織后,能夠進一步追蹤我黨在這三大地區的情報組織。



責任編輯:王玉明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