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歷史館  >  公安史話  > 正文

文革時期三起高干自殺疑案:公安部長神秘死亡

2014年07月11日 11:29     來源: 搜狐歷史    作者: 辛聞   

  公安部長午夜神秘死亡

  李震,1938年參加革命,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1966年,李震由沈陽軍區副政委的任上調公安部任常務副部長,實際主持公安部的日常工作,當時謝富治兼任部長。1970年謝富治得癌癥治療,李震即接替了謝富治的工作。

  1973年10月,李震被人發現吊死在公安部機關大院地下熱力管道溝內。在當時條件下,公安部長李震身亡的原因一時難以查清,北京形勢緊張。中央政治局連續召開會議分析案情后,認為李震在政治上中央是信任的,工作上中央是支持的,家庭生活是和睦的,沒有自殺因素,因此判斷“他殺”的可能性大,委托華國鋒負責破案工作。1974年1月,經偵查人員大量調查研究,解剖尸體化驗,現場痕跡檢驗,以及各種方式的模擬試驗,完全證明李震是自殺而死,死亡時間是1973年10月21日晚上午夜。

  然而,關于他為何自殺卻不能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他為什么要自殺,而且為何偏偏要在午夜跑到公安部機關大院地下熱力管道溝內自殺,而不是自己家里或者辦公室內?1977年3月,經公安部黨組向中央報告,中央批準了破案組關于李震自殺的結論。報告稱:據調查,李震因追隨謝富治積極參與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篡黨奪權的陰謀活動,在林彪問題敗露后,畏罪自殺。

  這樣的說法當然難以服眾,因為公安部長李震自殺時林彪已死亡兩年有余,當時和林彪關系緊密的幾個人如黃永勝、邱會作等人早在“九一三”事發不久后就被抓起來了,如果是他們供出了李震,怎么會需要兩年時間呢?而要說與江青陰謀敗露有關那就更不可信了,因為如果事情敗露,為何江青一伙在當時沒被抓起來呢?

  范長江尸體浮于水井

  范長江是新中國新聞事業的泰斗,以他名字命名的范長江新聞獎,已成為我國新聞界的最高獎項。新中國成立后,他長期擔任《人民日報》社長。

  1969年3月,被定性為“反革命”、已遭到長期關押的范長江,隨首批500名勞動改造和接受鍛煉、批判的人員來到河南省確山縣五七干校,他們的主要任務是白天搞基建和勞動生產,晚上搞“斗私批修”活動。與眾不同的是,其他人員空閑時可與周圍群眾接觸,而范長江卻受到專人監管,不準與外界接觸,不能自由活動,否則非打即罵,或者開批斗會。

  1970年10月23日,早晨起來,五七干校的監管人員突然發現范長江不見了,忙和負責監管他的人一起查找。五七干校大門前不到100米處,是范長江經常勞動的菜地,菜地旁邊有一口深7米、直徑為1.4米的水井。結果在菜地邊的那口井里發現了范長江的尸體,當時已經浮在水面上了。據目擊者稱,干校的人找來幾個人,把范長江的尸體用塑料布裹著,抬到離干校七八百米遠的一個山澗陰溝里,草草掩埋了。而死去的范長江,被干校的人定性為畏罪自殺。范長江的死信息更少,他到底是不是自己投的井,又是怎么逃過專門監管他的人而投井的,沒有留下任何記錄。

  1978年12月27日,范長江平反大會暨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公墓舉行。鄧穎超、聶榮臻、胡耀邦等分別送花圈和參加追悼會。但究竟是怎么死的,至今無確切說法。

  閻紅彥猝死秘密軍事基地

  1967年1月8日,西北紅軍和陜甘革命根據地創始人之一、開國上將、時任云南省委第一書記的閻紅彥在昆明軍區的一個秘密軍事基地突然去世。

  閻紅彥死得有點“不明不白”。有關傳記中只一句“閻紅彥已經停止了呼吸”簡單了事,讓人一頭霧水。著書的說“事后查明,閻紅彥是吞服了幾十片眠爾通”,但沒有文字記載現場有物證,似乎證據不足。有的說閻紅彥是受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逼迫而自殺,理由是閻紅彥跟陳伯達結怨頗深。但“文革”中,受迫害的并非閻紅彥一人,有許多人都是斗爭到最后一息,而且閻紅彥是唯一一個所謂自殺身亡的上將,這不得不讓人生疑。

  更奇怪的是閻紅彥當時并沒有被打倒,仍然是云南省委第一書記,也沒有被開除黨籍,雖然當時造反派曾要批斗他,但秦基偉將軍為保護他,把他藏了起來,并沒有被斗得很厲害,相比于他的一些戰友,閻紅彥將軍已經很幸運了,他的戰友們都沒自殺,經歷過戰爭年代的閻紅彥為何要自殺呢?

  還有一種推測說,閻紅彥是因為接了陳伯達的一個電話,被陳罵了一頓之后,氣上心頭,心臟病突發而亡的,但也缺乏證據。總之,閻紅彥之死,疑云仍然重重。(摘編自《黨史博覽》《新周報》《中國人物傳記》)

  

責任編輯:王玉明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