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歷史館  >  公安史話  > 正文

解密新中國第一刑事大案:龍治民在家連殺48人

2014年07月11日 11:29     來源: 新浪歷史    作者: 辛聞   

  尋找失蹤者

  1983年—1985年,在商縣各鄉出現怪事。一些外地打工歸來或者上城買東西的農民,離奇失蹤。到1985年5月,向公安部門報告的失蹤者就有37人之多。

  劉灣鄉葉廟村40多歲的杜長英就是其中之一。1985年5月16日,他起了個大早,跟哥哥一起去城里趕集給豬買豆餅。兩人分手后,杜長英卻再也沒有回家,家人四處尋找。

  5月27日黃昏,哥哥杜長年再一次從城里尋覓回來。路過縣造紙廠時,他找到出納員、表弟侯義亭,說了杜長英十余天未回家的事。侯愣怔了片刻,叫道:“哎呀!”神色變得嚴峻起來:兩天前,有名男子拿一張金額1.85元賣麥草的條子來領錢,條子上的名字卻是杜長英。侯問那人怎么回事,那人說杜欠他錢,一直賴著不還,他在街上堵住杜,杜把這借錢的條子給了他。

  5月28日,經侯義亭辨認,領錢人是44歲的龍治民。

  杜長年等人隨即扭住龍,要帶他去派出所。僵持不下的時候,一黑臉小伙上前,說也正找這人。

  黑臉小伙是另一支尋人隊伍的成員。1985年元月11日,上官坊鄉某村副支書姜三合等人從西安做活回來,在西關車站打算回家,碰到個頭矮小的龍治民。龍說他屋里有活,挖豬圈,一天五元。姜獨自去后,再不見回家。其兄姜銀山從勝利油田請假回家,一直尋找到了5月;期間曾數次向地縣有關部門反映情況,均無回音。5月28日,在這個吵吵嚷嚷的人堆里,姜家看見了要找的人。

  持續數月的尋訪,姜家了解到,龍治民經常出沒于西關汽車站等處,春節以后,還不時從市場上招走一些男女。

  兩支尋人隊伍交換情況,感到事情嚴重,把龍押往公安機關報案。

  兩個不相關的人失蹤都與龍有關,縣公安局決定將其收審。

  面對訊問,龍治民的供述來來回回就是:“杜長英的麥草條是我拿的,他欠我20塊錢。以后他去哪兒?我咋知道。”“姓姜的是我叫的,干完活就走了。干了多長時間?起個豬圈嘛能用多長時間?一個下午就干完了。他在我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以后他去了哪里我咋知道。”這么一個矮小愚笨、光頭赤腳的農民能干出什么事呢?民警甚至為關還是放猶豫過,最后決定:先把龍犯關起來,第二天到龍的家里看看再說。沒人想到,結果令人恐懼。

  相擁的裸尸

  5月29日早晨,兩警察去往楊峪河鄉王墹村。龍家窗戶全堵上了土坯,昏暗得像個地窖。屋內坑坑洼洼的土質地面上,有幾處好像被鏟過;架在閣樓上的木梯上有些斑點,呈烏紫顏色,像血跡。龍妻閆淑霞下肢癱瘓,行為古怪,一會兒說:“屋里沒啥。”過了一會兒又說:“有一次家里來了幾個人,晚上我睡在炕上,聽見外間有動靜,第二天這些人就不見了。”問她怎么回事,她又不說了。過了一會兒,又沒頭沒腦地說:“我洗衣服,水紅紅的。”

  民警回局里匯報后,下午增派人手再赴王墹。

  龍家西廂堆放著亂七八糟的雜物,柴草、空酒瓶、破布片等,用腳撥撥才能看見一塊地面;東廂更加黑暗,污濁,雜物充盈,一進門便碰一臉蛛網和塵絮。

  搜查時,村治保主任說,龍的家里很臭,村里人都不肯到他家去。刑警隊長王扣成則從臭味中分離出另一種臭味——他熟悉的死尸腐味。

  細細找尋,王扣成在東廂一個蘿卜窖旁邊,發現一堆散亂的麥草下有兩具相擁在一起的男性裸尸。

  警方停止搜查,封鎖現場。看守所被要求把龍治民銬起來,并加上腳鐐。

  兩具尸體中,一個是杜長英,但另一個卻并不是姜三合,而是一名十六七歲的小伙。

  再返王墹展開第三次搜查,警方人員在東邊門扇的柴草后,又發現了一個滿滿的化肥袋子——里面裝著一具女尸,死者年約50,也不是姜三合。



責任編輯:王玉明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