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詩韻館  >  外國詩人  > 正文

夏爾·皮埃爾·波德萊爾 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

2011年11月15日 04:21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辛聞   



人物生平

  夏爾·皮埃爾·波德萊爾(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1821年4月9日-1867年8月31日),法國十九世紀最著名的現代派詩人,象征派詩歌先驅。生于巴黎。幼年喪父,母親改嫁。繼父歐皮克上校后來擢升將軍,在第二帝國時期被任命為法國駐西班牙大使。他不理解波德萊爾的詩人氣質和復雜心情,波德萊爾也不能接受繼父的專制作風和高壓手段,于是歐皮克成為波德萊爾最憎恨的人。但波德萊爾對母親感情深厚。這種不正常的家庭關系,不可避免地影響詩人的精神狀態和創作情緒。波德萊爾對資產階級的傳統觀念和道德價值采取了挑戰的態度。他力求掙脫本階級思想意識的枷鎖,探索著在抒情詩的夢幻世界中求得精神的平衡。在這個意義上,波德萊爾是資產階級的浪子。1848年巴黎工人武裝起義,反對復辟王朝,波德萊爾登上街壘,參加戰斗。 成年以后,波德萊爾繼承了生父的遺產,和巴黎文人藝術家交游,過著波希米亞人式的浪蕩生活。他的主要詩篇都是在這種內心矛盾和苦悶的氣氛中創作的。 夏爾·皮埃爾·波德萊爾作品

  奠定波德萊爾在法國文學史上的重要地位的作品,是詩集《惡之花》。這部詩集1857年初版問世時,只收100首詩。1861年再版時,增為129首。以后多次重版,陸續有所增益。其中詩集一度被認為是淫穢的讀物,被當時政府禁了其中的6首詩,并進行罰款。此事對波德萊爾沖擊頗大。從題材上看,《惡之花》歌唱醇酒、美人,強調官能陶醉,似乎詩人憤世嫉俗,對現實生活采取厭倦和逃避的態度。實質上作者對現實生活不滿,對客觀世界采取了絕望的反抗態度。他揭露生活的陰暗面,歌唱丑惡事物,甚至不厭其煩地描寫一具《腐尸》蛆蟲成堆,惡臭觸鼻,來表現其獨特的愛情觀。(那時,我的美人,請告訴它們,/那些吻吃你的蛆子,/舊愛雖已分解,可是,我已保存/愛的形姿和愛的神髓!)他的詩是對資產階級傳統美學觀點的沖擊。

  波德萊爾除詩集《惡之花》以外,還發表了獨具一格的散文詩集《巴黎的憂郁》(1869)和《人為的天堂》(1860)。他的文學和美術評論集《美學管窺》(1868)和《浪漫主義藝術》在法國的文藝評論史上也有一定的地位。波德萊爾還翻譯美國詩人、小說家、文學評論家愛倫·坡的《怪異故事集》和《怪異故事續集》。

歷史評價

  歷來對于波德萊爾和《惡之花》有各種不同的評論。保守的評論家認為波德萊爾是頹廢詩人,《惡之花》是毒草。資產階級權威學者如朗松和布呂納介等,對波德萊爾也多所貶抑。但他們不能不承認《惡之花》的藝術特色,朗松在批評波德萊爾頹廢之后,又肯定他是“強有力的藝術家”。詩人雨果曾給波德萊爾去信稱贊這些詩篇“象星星一般閃耀在高空”。雨果說:“《惡之花》的作者創作了一個新的寒顫。”

  波德萊爾不但是法國象征派詩歌的先驅,而且是現代主義的創始人之一。現代主義認為,美學上的善惡美丑,與一般世俗的美丑善惡概念不同。現代主義所謂美與善,是指詩人用最適合于表現他內心隱秘和真實的感情的藝術手法,獨特地完美地顯示自己的精神境界。《惡之花》出色地完成這樣的美學使命。

  《惡之花》的“惡”字,法文原意不僅指惡劣與罪惡,也指疾病與痛苦。波德萊爾在他的詩集的扉頁上寫給詩人戈蒂耶的獻詞中,稱他的詩篇為“病態之花”,認為他的作品是一種“病態”的藝術。他對于使他遭受“病”的折磨的現實世界懷有深刻的仇恨。他給友人的信中說:“在這部殘酷的書中,我注入了自己的全部思想,整個的心(經過改裝的),整個宗教意識,以及全部仇恨。”這種仇恨情緒之所以如此深刻,正因它本身反映著作者對于健康、光明、甚至“神圣”事物的強烈向往。

  波德萊爾對象征主義詩歌的貢獻之一,是他針對浪漫主義的重情感而提出重靈性。所謂靈性,其實就是思想。他總是圍繞著一個思想組織形象,即使在某些偏重描寫的詩中,也往往由于提出了某種觀念而改變了整首詩的含義。

  

  



責任編輯:唐茵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