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詩韻館  >  外國詩人  > 正文

約翰·彌爾頓:人生的前半段總梗著脖子做人

2011年11月09日 09:44     來源: 中國青年報    作者: 張偉   



    詩人簡介

  
約翰·彌爾頓(JohnMilton,1608~1674)英國詩人、政論家,民主斗士。彌爾頓是清教徒文學的代表,他的一生都在為資產階級民主運動而奮斗,代表作《失樂園》是和《荷馬史詩》、《神曲》并稱為西方三大詩歌。約翰·彌爾頓1608年12月9日出生于倫敦一個富裕的清教徒家庭。父親愛好文學,受其影響,彌爾頓從小喜愛讀書,尤其喜愛文學。1625年16歲時入劍橋大學,并開始寫詩,1632年取得碩士學位。因目睹當時國教日趨反動,他放棄了當教會牧師的念頭,閉門攻讀文學6年,一心想寫出能傳世的偉大詩篇。1638年彌爾頓為增長見聞到當時歐洲文化中心意大利旅行,拜會了當地的文人志士,其中有被天主教會囚禁的伽利略。彌爾頓深為伽利略在逆境中堅持真理的精神所感動。翌年聽說英國革命即將爆發,便中止旅行,倉促回國,投身革命運動。約翰·彌爾頓1641年,彌爾頓站在革命的清教徒一邊,開始參加宗教論戰,反對封建王朝的支柱國教。他在一年多的時間里發表了5本有關宗教自由的小冊子,1644年又為爭取言論自由而寫了《論出版自由》。1649年,革命陣營中的獨立派將國王推上斷頭臺,成立共和國。彌爾頓為提高革命人民的信心和鞏固革命政權,發表《論國王與官吏的職權》等文,并參加了革命政府工作,擔任拉丁文秘書職務。1652年因勞累過度,雙目失明。1660年,王朝復辟,彌爾頓被捕入獄,不久又被釋放。從此他專心寫詩,為實現偉大的文學抱負而艱苦努力,在親友的協助下,共寫出3首長詩:《失樂園》(1667),《復樂園》(1671)和《力士參孫》(1671)。1674年11月8日卒于倫敦。

  按當時的出版法令,約翰·彌爾頓的《論出版自由》,本身就是一本未經許可的非法書籍,而且遠算不上一本經過深思熟慮的作品。不妨猜測一下,要不是這位國會議員那支持離婚的小冊子受到查處和抨擊,他可能壓根兒不會注意到當時的出版審查令。

  約翰·彌爾頓:人生的前半段總梗著脖子做人

  
1643年英國新一版出版法令頒布時,彌爾頓有更要緊的事處理。一方面,新教和舊教的政治斗爭,讓新教徒彌爾頓忙著與守舊者論戰;另一方面,個人的婚姻波折也讓他心煩意亂。35歲那年,他花了不到一個月時間定下與一個保皇家庭年僅17歲女孩的婚約。不料,妻子結婚不到一年就躲回娘家,死活不肯回來,坊間也盛傳,妻子拒絕與他圓房。這種個人生活的刺激,讓他開始撰寫支持感情不合者離婚的出版物。不過,繞來繞去,倒繞出了一本論述出版自由的名著。

  說是名著,《論出版自由》其實過了100多年才真正風行起來,并成為后世喜歡引據的經典。一位傳記作者甚至說,要是沒有《失樂園》,彌爾頓的這些政論小冊子,大概早就被歷史埋沒了。確實,這些政論,雖說因酣暢淋漓而讓人贊嘆,也因為出語污穢、血口噴人而叫人咋舌。

  起碼在他人生的前半段,尚沒有失明的彌爾頓總是梗著脖子做人的。作為“革命”的一個重要鼓吹手,彌爾頓是支持處死英國國王的那類人,因為“人民有審判和處死君主的權力”,并支持共和國。不過,當共和國真的建立起來,獨裁者克倫威爾當政時,他又反對把革命繼續深入下去。而到斯圖亞特王朝卷土重來時,他又擺出架勢反對舊王朝,結果受盡了迫害,最終窮困潦倒。

  風光不再的彌爾頓,似乎已經失去了年輕時的沖動和澎湃激情。正是在這段時期,他開始撰寫《失樂園》。

  在中國人過去的傳統評論中,《失樂園》是矛盾的。一方面,他宣揚反抗精神,反感“上帝”的暴政而勾畫了反抗的天使形象,這被蘇聯人別林斯基稱為“對打倒權威的起義的頌揚”。但另一方面,他對革命暴力充滿了反思,對宗教意義上的順從表示同情和支持,這理所當然成了“資產階級世界觀的局限性”的鐵證。

  但《失樂園》讓人記住的原因,也只能從這種“局限性”里頭去找。是復雜人性的光芒而不是簡單的政治是非判斷,讓《失樂園》遠超那些政論,給彌爾頓留下了持久的名聲。此時,彌爾頓青春不再,政治失意。這個失明老人潦倒地摸著心臟寫出的東西,充滿內省和睿智的思考。

  其實,回頭看去,彌爾頓本就不是個形象單一的叛逆者。他在《論出版自由》里斥責出版審查令,卻并不挑戰傳統。他所有的理論,都是以英國人認可的傳統文化為基礎,并從古代找尋支持自己論點的例子。甚至,他并不希望沖蕩當時社會所習慣的生活,他反對普遍意義上的審查,卻支持對誹謗言論和反宗教言論進行限制。每當我想到,這本書是花了不到一個月時間寫就的,我就更有理由相信:那種有限度的改變是他不由自主的本能選擇。

  彌爾頓的《論出版自由》,并沒有對當時的出版審查令有任何沖擊。事實上,它就像多數類似的小冊子一樣,不久就被忘卻。當它在今天被人反復提及時,它已經與它所引用的那些古代作品一樣,變成傳統精神的一種象征。但是,在引用“禁一本好書無異于殺死一個好人”、“殺人只是殺死了一個理性的動物……禁止好書則是扼殺了理性本身”這種警句時,我們千萬不要忘記,《論出版自由》的作者本人,也曾經求助于審查制度,來對付那些他認為有誹謗嫌疑的人。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