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詩韻館  >  外國詩人  > 正文

荒原上的艾略特

2011年11月08日 09:47     來源: 鳳凰網    作者: 辛聞   

  
  托馬斯·艾略特是英國20世紀影響最大的詩人。他出生于美國密蘇里州圣路易斯。祖父是牧師,曾任大學校長。父親經商,母親是詩人,寫過宗教詩歌。艾略特曾在哈佛大學學習哲學和比較文學,接觸過梵文和東方文化,對黑格爾派的哲學家頗感興趣,也曾受法國象征主義文學的影響。1914年,艾略特結識了美國詩人龐德。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他來到英國,并定居倫敦,先后做過教師和銀行職員等。1922年創辦文學評論季刊《標準》,任主編至1939年。1927年加入英國籍。艾略特認為自己在政治上是保皇黨,宗教上是英國天主教徒,文學上是古典主義

  荒原

  
“因為我在古米親眼看見西比爾吊在籠子里。孩子們問她:你要什么,西比爾?

  她回答道:我要死。”

  獻給艾茲拉·龐德

  更卓越的巧匠

  一、死者的葬禮

  四月最殘忍,從死了的

  土地滋生丁香,混雜著

  回憶和欲望,讓春雨

  挑動著呆鈍的根。

  冬天保我們溫暖,把大地

  埋在忘懷的雪里,使干了的

  球莖得一點點生命。

  夏天來得意外,隨著一陣驟雨

  到了斯坦伯吉西;我們躲在廊下,

  等太陽出來,便到郝夫加登

  去喝咖啡,又閑談了一點鐘。

  我不是俄國人,原籍立陶宛,是純德國種。

  我們小時侯,在大公家做客,

  那是我表兄,他帶我出去滑雪撬,

  我害怕死了。他說,瑪麗,瑪麗,

  抓緊了呵。于是我們沖下去。

  在山中,你會感到舒暢。

  我大半夜看書,冬天去到南方。

  這是什么根在抓著,是什么樹杈

  從這片亂石里長出來?人子呵,

  你說不出,也猜不著,因為你只知道

  一堆破碎的形象,受著太陽拍擊,

  而枯樹沒有陰涼,蟋蟀不使人輕松,

  干石頭發不出流水的聲音。只有

  一片陰影在這紅色的巖石下,

  (來吧,請走進這紅巖石下的陰影)

  我要指給你一件事,它不同于

  你早晨的影子,跟在你后面走

  也不象你黃昏的影子,起來迎你,

  我要指給你恐懼是在一撮塵土里。

  風兒吹得清爽,

  吹向我的家鄉,

  我的愛爾蘭孩子,

  如今你在何方?

  “一年前你初次給了我風信子,

  他們都叫我風信子女郎。”

  ——可是當我們從風信子花園走回,天晚了,

  你的兩臂抱滿,你的頭發是濕的,

  我說不出話來,兩眼看不見,我

  不生也不死,什么也不知道,

  看進光的中心,那一片沉寂。

  荒涼而空虛是那大海。

  索索斯垂絲夫人,著名的相命家,

  患了重感冒,但仍然是

  歐洲公認的最有智慧的女人,

  她有一副鬼精靈的紙牌。這里,她說,

  你的牌,淹死的腓尼基水手,

  (那些明珠曾經是他的眼睛。看!)

  這是美女貝拉磨娜,巖石的女人,

  有多種遭遇的女人。

  這是有三根杖的人,這是輪盤,

  這是獨眼商人,還有這張牌

  是空白的,他拿來背在背上,

  不許我看見。我找不到。

  那絞死的人。小心死在水里。

  我看見成群的人,在一個圈里轉。

  謝謝你。如果你看見伊奎通太太,

  就說我親自把星象圖帶過去:

  這年頭人得萬事小心呵。

  不真實的城,

  在冬天早晨棕黃色的霧下,

  一群人流過倫敦橋,呵,這么多

  我沒有想到死亡毀滅了這么多。

  嘆息,隔一會短短地噓出來,

  每個人的目光都盯著自己的腳。

  流上小山,流下威廉王大街,

  直到圣瑪麗·烏爾諾教堂,在那里

  大鐘正沉沉橋著九點的最后一響。

  那兒我遇到一個熟人,喊住他道:

  “史太森!你記得我們在麥來船上!

  去年你種在你的花園里的尸首,

  它發芽了嗎?今年能開花嗎?

  還是突然霜凍攪亂了它的花床?

  哦,千萬把狗攆開,那是人類之友,

  不然他會用爪子又把它掘出來!

  你呀,偽善的讀者——我的同類,我的兄弟!”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