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詩韻館  >  外國詩人  > 正文

美國往事:民主詩人瓦爾特·惠特曼

2011年11月02日 10:21     來源: 中國選舉與治理網    作者: 辛聞   

  
       我是肉體詩人

  我是靈魂詩人

  我有天堂的愉快

  我有地獄的痛苦

  前者在我身上繁衍

  后者是我的語言

  我的靈魂,在破曉寧靜的清涼中

  找到了歸宿

  我的聲音追蹤著我目力不及的地方

  舌頭一卷,我嘗到了大千世界

  我是丑陋的詩人

  我是偉大的詩人

  我享有快樂的極致

  我享有痛苦的深淵

  前者在我身上永駐

  后者是我的思想

  我的靈魂,在漫長凄涼的躅行中

  找到了光明

  我的吶喊鼓動著我想象不及的空間

  臂膀一張,我擁抱了整個宇宙

  我把自己交給泥土

  在草叢中成長

  如果你需要我

  請在靴底下找尋

  ——《我是肉體詩人》,瓦爾特·惠特曼

  瓦爾特·惠特曼(Walt Whitman),是美國著名詩人、美國現代詩歌之父、人文主義者,他創造了詩歌的自由體(Free Verse),其代表作為詩集《草葉集》(Leaves of Grass)。惠特曼是一個頗具爭議的人物,他說過:“我不愿意做偉大的哲學家,建立任何學派。……我愿意把你們每一個人帶到窗前……我左臂摟著你,右手把無止境的道路指給你。……我不能,上帝也不能——替你們走這條路。”在他的詩歌中,惠特曼指出了生活的真締:路要靠自己走,無人可以代替;人生如此,詩歌如此,文學也如此。

  惠特曼是一位超驗主義者,他一生的目標,用他的話來說就是,“要自由、充分、真實地記錄一個人——生活在十九世紀下半世紀的我”。惠特曼要作一個“人的詩人”,人類的代言人,他為全體美國人和全人類說話,因為他知道所有的人都和他差不多。盡管,惠特曼有些自命不凡,但他非常自信。惠特曼是一個愛國者。這也許來自遺傳,他的父親給他三個哥哥起的名字是喬治·華盛頓、托馬斯·杰弗遜(Thomas Jefferson)和安德魯·杰克遜(Andrew Jackson)。

  一八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惠特曼生出于紐約長島的亨汀頓市(Town of Huntington,Long Island)附近的一個農民家中,是九個兄弟姐妹中的老二。雙親是瓦爾特與路易莎·范·韋爾索·惠特曼。惠特曼家有遺傳性精神病,他的兩個兄弟和一個妹妹的精神都不正常。惠特曼一家是教友派信徒,反對教條,反對任何形式的壓迫,相信“只需在心中尋找真理”的信念,追求一切教派平等;主張自由貿易、和平主義、尊重土著;不向任何人包括總統脫帽,不拘禮節。

  一八二零年代的美國,《密蘇里協定》(The Missouri Compromise)剛剛簽署,協定允許密蘇里以蓄奴州身份加入聯邦。同年,英國《愛丁堡評論》(Edinburgh Review)上,有人著文諷刺說:“請看地球上,有誰在閱讀一本美國人寫的書呢?又在哪個歐洲專制政權下,每六個人里就有一個是奴隸呢?”一八三一年,惠特曼十二歲,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在美國旅行時說:“美國至今還很少產生著名作家,沒有大歷史學家和出色的詩人。”

  一八二三年,惠特曼一家移居到紐約布魯克林區(Brooklyn, New York City)。惠特曼十一歲綴學后就在印刷廠學徒,他只上過六年學。學徒期間,惠特曼勤奮自學,閱讀了荷馬(Homer)、但丁(Dante Alighieri)和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的文學作品及托馬斯·潘恩等人的論著。學徒兩年后,惠特曼搬到紐約市,在不同的印刷廠工作。一八三五年,惠特曼回到長島,在一所鄉村學校任教。一八三八年至一八三九年,惠特曼辦了一份名為《長島人》(Long Islander)的雜志。一八四一年后,惠特曼回紐約當記者,為一些主流雜志擔任自由撰稿人,同時發表政治演講。惠特曼的演講引起了坦慕尼協會(Tammany Hall)的注意,他們讓惠特曼擔任報紙編輯,但他沒有一個工作能做的長。惠特曼在擔任布魯克林民主黨機關報《布魯克林之鷹》(Brooklyn Eagle)編輯的兩年內,民主黨內部的分裂使得支持自由國土黨(Free Soil Party)的他失去了工作。一八四一年到一八五九年,惠特曼共編輯過新奧爾良(New Orleans)的一份報紙、紐約的二份報紙和長島的四份報紙。惠特曼還幫過年邁的父親承建房屋,經營過小書店、小印刷廠,這一時期,他自由散漫,隨意游蕩。在新奧爾良,他親眼目睹了奴隸拍賣,一件當時很普遍的事情。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