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popnp"><nobr id="popnp"></nobr></big>

<code id="popnp"></code>
    1. <pre id="popnp"></pre>
      即時新聞:
      文化
      文化頻道  >  詩韻館  >  中國詩人 > 正文

      韓東:看我們如何自處

      2011年11月09日 10:39    來源:經濟觀察網   作者:安琪   


        采訪:安琪

        受訪:韓東

        時間:2006年8月15日

        地點:北京,南京

        經濟觀察報:1992年辭去大學教職后,你在獲得身份自由的同時,是否因為經濟的壓力給你的寫作帶來影響?為什么辭職?

        韓東:辭職是因為厭煩。雖然從時間上看,教學任務并不重,但你必須違背心愿去做一些事情,比如政治學習,每周一次,必須參加。還得發言,說那些套話。教學也遠非自由活潑的。現在的教師可能自主一些了,但那時候不行。總之,我與組織生活是格格不入的,年輕氣盛,不愿意委屈自己。辭職后,生存的壓力自然增加了。記得我辭職的第一年,稿費收入只有九十元人民幣,好在有房子住,吃飯也在我母親那里,問題不是很大。我一直主張把寫作和生存分離開,至少是在寫的時候。因此辭職后這么些年,我一直在爭取一些稿費以外的收入,兼職工作或者接受一些朋友、單位的資助。

        經濟觀察報:你有一句關于詩的名言——“詩到語言為止”,這句話出籠的背景及其含義是什么?

        韓東:“詩到語言為止”并非是針對性的,并非針對某種詩歌寫作的背景,最主要的大概還是我個人思考的一種結果。寫了很多年的詩,思緒不免縈繞于此。當時我覺得,無論怎么說,詩歌最終還得落實到語言上,它直接示人的就是一種語言或語言的構成,一切盡在其中。語言上不成立,一切皆是枉然。實際上不過是在強調語言之于詩歌的重要性。沒想到竟然成為名言,以致成了教條。這句話對我來說只是一個提醒,也許還是太長了。實際上它只是說了兩個字,一個詞——語言。

        經濟觀察報:你說要“把詩當成詩來寫”,你認為的“詩”是什么?

        韓東:這太難說了。我們能確定的是,詩是以語言為材料的,并且是人寫出來的。除此之外,就不好說了。有人說,詩是語言的“煉金術”,是其“提純”或者“結晶”,也許有道理,但也不盡然。你又將格言置于何地?——我個人很偏愛格言。也許詩歌要那么一點“人間煙火氣”,要那么一點感同身受。還有節奏和韻律以及音樂性,但你為什么不直接去弄音樂呢?如此等等,當真是一言難盡。孔圣人敢于一言以蔽之,“思無邪”,有氣派,話也說得很漂亮,但不是那么回事。詩大概就是那種只有通過寫詩和讀詩才能把握的東西。

        經濟觀察報:1998年的你和朱文發起的“斷裂”事件成為你與體制寫作公開決裂的標志,這一事件對你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韓東:對寫作來說沒有影響。“斷裂”之前我已經是那樣寫作的了,“斷裂”只不過將我的態度公開化,也許是用一種人們聽得懂的方式。聽得懂不一定很好聽,往往很難聽,“斷裂”就是這樣。這樣做,對我個人而言是有好處的,必要的孤獨和隔絕隨之而來,但在另一些地方卻窺見了新的天地。“文壇”其實是非常封閉的,乃至閉塞,而“寫作現場”則始終活躍。應該置身于更大的“場”中,雖然各寫各的。現在有了網絡,從某方面說,就是當年我所夢寐以求的“理想世界”。福克納要在妓院的樓上寫作,那還真不如依憑網絡來得痛快。當然,理想世界有理想世界的問題。

        經濟觀察報:什么問題?

        韓東:網絡的問題多多。如果說網絡意味著自由,那就是自由的問題。自由是和自我約束相匹配的,它是一個風騷美人,得配一個謙謙君子。或者就像某人說的,我們缺乏的不是自由,而是配享這自由的人。外界的障礙打破以后,就得看我們如何自處了。自由是每個人的權利,但我們不能總是講權利,還得講義務。有時候甚至得首先講義務。但也總不能一些人不講義務就否定他們的權利。最好的情況是,只談別人的權利,只談自己的義務。現在是反過來了,每個人都大談特談自己的權利,而把遵循義務推給了別人。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受到了傷害,絕不要嫉恨網絡。如果你傷害了別人,倒要反省自己在網絡上的表現。人的很多網下的美德在網絡上也一樣有效,如自我約束,如游戲精神,如不辯誣,如沉默。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請選擇您瀏覽此新聞時的心情
      推薦閱讀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