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popnp"><nobr id="popnp"></nobr></big>

<code id="popnp"></code>
    1. <pre id="popnp"></pre>
      即時新聞:
      文化
      文化頻道  >  詩韻館  >  中國詩人 > 正文

      紀念海子:面朝大海二十年,是否春暖花已開

      2011年10月27日 15:18    來源:中新網   作者:辛聞   

        海子的第一本個人詩集是長詩《土地》,屬于海子“太陽七部書”中的一部分。這部出版于1990年的作品,只有108頁,首印4000冊。第二年出版的《海子、駱一禾作品集》有363頁,讓海子的部分代表作更加廣為人知。1995年,人民文學出版社的“藍星詩庫”推出了《海子的詩》,精選的詩歌反映出海子“對于一切美好事物的眷戀之情,對于生命的世俗和崇高的激動和關懷”。接著,西川整理海子遺稿后編輯而成的《海子詩全編》于1997年由上海三聯書店出版,前后重印2次,共計10000冊。由于供不應求,目前《海子詩全編》在網上二手書店以數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價格買賣成交,還有人將其掃描制作成PDF電子版,放在淘寶網上售賣。

        自2001年海子作品被收入高中語文教材以來,海子的作品不斷地“普及”,圖書市場上出現了多種海子詩集和評傳,其中,以《面朝大海 春暖花開》命名的就有3種以上。

        在海子及其作品持續受到關注的同時,中國當代詩歌的現狀卻令人堪憂。前不久,作家蘇童來深圳講學時,在回答讀者的提問時說:“文學已經逐漸走到了社會的邊緣,而詩歌更是‘邊緣中的邊緣’。”關注詩歌的人早已沒有上世紀80年代那么多,相比之下,詩歌的社會影響力也在減弱。不過,默默堅持創作詩歌以表達內心的激情或平靜,并對詩歌未來保持樂觀的人也依然存在。以上種種,究竟有什么內在聯系?為此,本報記者采訪了曾在上世紀80年代初發表《崛起的詩群》的徐敬亞,中國當代最優秀的女詩人之一翟永明,以及近年來為21世紀詩歌和“草根性”詩歌奔走呼號的李少君,講述他們眼中的海子和當代詩歌。

        20年前的3月26日凌晨,海子帶著《新舊約全書》、《瓦爾登湖》等幾本書和兩個橘子,在山海關外臥軌自殺。那一天,也是他25歲的生日。噩耗傳開,有人在大學校園里焚燒抄有海子詩歌的筆記本,以示最沉痛的悼念。這一畫面,似乎可以定格為上世紀80年代詩歌熱潮與浪漫主義的標志。

        20年后,太陽照常升起。雖然踏入2009年后網絡上一些文學、詩歌論壇,以及豆瓣海子小組、百度海子吧等等陸續出現了紀念海子的帖子,北京、上海、安徽、廣東等地也有各種紀念海子的民間活動,但無可否認的是,人們談論海子的心情和20年前相比,已經有了很大的區別。曾與海子、駱一禾一起被合稱為“北大三才子”的詩人西川這樣說:“一轉眼海子去世已經20年。20年里中國發生了太大的變化。這些變化有時會不客氣地否定我們心中詩性的存在。我們現在說起海子,好像已經沒有了當年面對海子驟逝這一事件時的悲傷,仿佛他已經成為了一個歷史人物,但每回重讀海子,海子詩歌的光輝和力道便驟然顯現。這是否說明我們心中還是有一些不變的東西?而海子已經不再需要變化了。他在那里,他在這里,無論他完成與否他都完成了。”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請選擇您瀏覽此新聞時的心情
      推薦閱讀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