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詩韻館  >  中國詩人  > 正文

著名臺灣詩人蕭蕭:秭歸是中國詩歌的“原鄉”

2011年11月15日 01:58     來源: 騰訊    作者: 辛聞   



  蕭蕭本名蕭水順,臺灣輔大中文系畢業,臺灣師大碩士,先擔任中學老師,后進入大學執教,現任教于明道大學。不管哪個階段,總不忘寫詩、評詩、論詩,先后為多位詩人編輯詩作評論集,如為洛夫編《詩魔的蛻變》、為痖弦編《詩儒的創造》、為張默編《詩癡的刻痕》、為蓉子編《永遠的青鳥》、為管管編《現代詩壇的孫行者》等。12種詩集,25種散文集,10種評論集,19種新詩賞析教學讀本……60多歲的蕭蕭動力十足,永遠在詩田耕耘。近日,蕭蕭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

  秭歸的農民詩人、騷壇詩社,創造了歷史紀錄,值得珍惜。

  記者:秭歸已被授予“中國詩歌之鄉”稱號,該縣目前正在打造中國首個詩人縣,請問蕭蕭老師,您兩次到秭歸,您對秭歸的詩歌氛圍有什么樣的印象?您覺得如何讓秭歸詩歌更加繁榮?

  蕭蕭:兩次到秭歸,我對騷壇詩社的印象最為深刻,最是感動,兩次聽老農夫吟誦詩歌總是流下眼淚。六百年以上的傳承,幾乎是全民皆詩的境界,我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哪個地方能有這樣的修為。我也是農村子弟,自詡為“農”的傳人,也看過詩人為農人創作的詩篇,但真的很少看到農人寫出自己的心聲,創造自己的作品,秭歸的農民詩人、騷壇詩社,創造了歷史紀錄,值得珍惜。何況還有二十幾個詩社,持續在寫詩、在創作、在朗誦,秭歸當然是“中國詩歌之鄉”,而且更應該是“中國詩歌原鄉”,屈原,中國第一位詩人,秭歸,第一位詩人的故鄉,稱之為“原”鄉,更加響亮。

  當然,時代在進步,詩藝也在求變、求新,如果能利用寒暑假的空當,邀請詩學專家,如臺灣詩人白靈,給年輕的秭歸青年上上課,應該會有新的刺激,能激發新的想象力,或許對于秭歸新詩的繁榮,會有些許幫助。

  我崇敬屈原作為一位君子的堅毅,我更佩服屈原詩的想象力。

  記者:屈原是中國詩祖,從個人的角度,您喜歡屈原嗎?您覺得屈原從哪些方面影響過您?

  蕭蕭:大學畢業時,我參加研究所碩士班考試,除了文學史、思想史、文字學、聲韻學、訓詁學之外,我選了《楚辭》作為我的研究專書,那時屈原已經是我崇敬的對象。最近編寫明道大學的國文課本,我選擇批注的課文就是屈原的《橘頌》,如果仔細閱讀今年我在端午詩會所朗誦的詩作 《臍橙,詩人勃勃躍動的心》,就會發現其中化用了許多《橘頌》的典故。我崇敬屈原作為一位君子的堅毅個性,明道大學中文系羅文玲主任跟我都有同感;做為一位創作者,我更佩服屈原詩的想象力,在偉岸的山水之間盡情馳騁。很多評論者說我的詩中常常出現幻化的云,這種無所不能的云的變化,或許來自于屈原式的、無拘的想象,我頗為享受這種想象的快樂。

  兩岸新詩雖有交流,但無刺激,亦無影響

  記者:兩岸詩歌交流近年日益增多,您覺得這種互動的重要性何在?

  蕭蕭:在臺灣,頂多只能找到一兩位研究大陸新詩的專家,但他們的發言次數不多,引起的重視也不大。反過來,大陸有許多號稱是臺灣通的新詩評論者,臺灣學者尚未撰述臺灣新詩發展史時,他們已出版了幾部臺灣新詩史,但是沒有人重視他們的存在。簡單的說,兩岸新詩雖有交流,但無刺激,亦無影響,如果沒有精密的設計,交而未流,難有激蕩。衷心期待交流產生的火花。

  記者:臺灣有很多著名的詩壇宿將,如余光中、周夢蝶、洛夫、痖弦、鄭愁予等,現在臺灣的年輕詩人呈現著一個什么樣的姿態?

  蕭蕭:你所提到的余光中、周夢蝶、洛夫、痖弦、鄭愁予等詩人,在臺灣稱他們為前行代詩人,比他們年輕一二十歲的詩人,即戰后出生的一代,則是中生代詩人,中生代詩人是目前臺灣詩壇的中堅,如蘇紹連、向陽、白靈、陳黎、夏宇、陳克華等人,他們的詩藝成就并不亞于前行代,但大陸詩壇對他們相當陌生,如要認識余光中、鄭愁予之后的年輕詩人,不如從他們幾位開始,再慢慢進入更年輕的心靈——所謂新生代詩人。

  寫詩的感性蕭蕭,與寫論的知性蕭蕭,仿佛是兩個人。

  記者:您在詩歌創作和詩歌批評兩方面都取得了不俗的實績,請問,您的詩歌創作和理論研究是如何相互影響的?

  蕭蕭:在我的創作理念里,新詩創作與理論批評是分開的,各自為政的,寫詩的感性蕭蕭,與寫論的知性蕭蕭,仿佛是兩個人。換句話說,寫評論時,從不認為自己的作品最優,因而不會以自己的作品去衡量別人,頂多在揣摩別人的作品時,會以創作者的“同理心”、“同情心”去思考,容易切入其他詩人創作時的心路歷程。寫評論的我,會企圖進入原創者的詩中、心中,站在他的角度、高度思考問題,并不是站在對立面加以批判。或許,這也是一種相互之間的影響。

  該淺白時至淺至白仍然可以是好詩

  記者:大陸近幾年有“梨花體”和“羊羔體”等說法,您如何看待這種口語詩?

  蕭蕭:詩,重要的是有沒有滋味。語言是文是白,并不重要,口語的通俗性是高是低,與詩的價值無涉。我不認為口語詩就是好詩,但我也不會反對以淺白的口語寫詩,該淺白時至淺至白仍然可以是好詩,不該淺白卻處處淺白,那樣的淺白就毫無意義了。

  記者: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中國大陸詩壇可謂風生水起,產生了像北島、舒婷、歐陽江河、翟永明等一大批優秀詩人。作為一名創作和詩評兼擅者,請您評估一下大陸的新詩創作。

  蕭蕭:我熟悉并且喜歡的大陸詩人,仍然停留在舒婷、顧城諸人身上,包括他們之前的冰心、艾青、廢名、卞之琳。這些詩人都已有定評。大陸當代新詩,閱讀不多,或許在我閱讀一百部大陸詩集之后,才會有一些看法,期待來日吧!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