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詩韻館  >  中國詩人  > 正文

徐志摩 詩人是個貶義詞

2011年11月15日 01:47     來源: 中新網    作者: 劉洪濤   



  你千萬別把徐志摩誤會了,如果你稱徐志摩做詩人,我想他會以為你是在譏諷他。徐志摩因愛情而到劍橋,又因愛情而離開。看過電視劇《人間四月天》的人大概知道,徐志摩最終沒有得到他的靈魂伴侶,倒是在劍橋的生活,成就了中國文學史上的徐志摩。劉洪濤寫《徐志摩與劍橋大學》,系統地梳理了徐志摩到劍橋的前因后果,介紹了不少他在劍橋的生活點滴,當中大多與感情瓜葛有關。

  徐志摩因在倫敦期間愛上了林徽因,被林的父親要求先與張幼儀離婚而感到煩悶,所以才帶著到英國與他團聚的張幼儀來到劍橋。劉洪濤說徐志摩在劍橋共呆了一年半,“從學業角度看,徐志摩在劍橋還沒有做出什么成就,既沒有寫出一篇像樣的學位論文,更沒有拿到學位”。而作為“特別生”的他本可繼續留在劍橋,又因為想追求林徽因,所以毅然回國。其后回國的事情大家可以看電視劇或徐志摩的傳記,反正按照劉洪濤的介紹,徐志摩絕對是因為失戀而成為詩人和文學家。他文學上的偉大和生活上的失敗,完全拜愛情所賜。徐志摩自己就說:“我這一生的周折,大都尋得出感情的線索。”而這周折的起點,大概也可以把劍橋的那段生活作為起點。

  劉洪濤說:“徐志摩到劍橋大學學習,主要是為了擺脫煩悶,目的并不崇高,但劍橋大學一不小心把徐志摩造就成一代著名詩人。”在談論徐志摩的感情生活之余,作者深入硏究與徐有關的各種書信和文獻,完整地把徐志摩在劍橋的居所、游蹤、學習生活、交友情況和詩歌創作逐一分析,立體地為讀者呈現出徐志摩成為詩人的過程。

  不過成為詩人真的那么值得高興嗎?我說徐志摩視詩人的名號為譏諷,意思來自于作者首度發現徐志摩回國后給奧格頓的英文書信。徐志摩回國后遭遇喪親與失戀的雙重打擊,在一封信中他對奧格頓說:“丘比特的箭或許永遠地拒絕了我的光臨,這是我思想麻木、精神空虛的原因。……我相信,他們在我身上也看不到任何吸引人的地方,結果我就是孑然一身。……鎮上的人把我叫半仙,或譏諷我是詩人。我本來內心就有一種虛榮,他們的譏諷,反而助長了我的怪癖。我的態度正變得越來越粗魯,精神也越來越憤世嫉俗,腔調也越來越古怪,——簡直像幽靈一樣叫人捉摸不定。”徐志摩甚至說“詩人的玩意兒,毋寧說是鬼的玩意兒”,這不難發現,連徐志摩自己也知道詩人不得人認同和理解的悲哀事實。

  通過首度發現的六封英文書信,你可能會發現,徐志摩未必喜歡當詩人,至少他的內心有讓別人認同和理解的希望;他可能想過掙脫追尋靈魂伴侶這個悲傷的過程,重新做個簡簡單單的人。他說他希望像奧格頓那樣做一個世事練達的人,“這樣在父母和其它人的眼里,我就會得到更多疼愛,而不會被認為莫名其妙。”徐志摩也曾經寫過,“我不想成仙/蓬萊不是我的份/我只要地面/情愿安份的做人”可是,他眞的能夠做到嗎?安份地做人從來只是他的崇高理想,畢竟性格決定了他的命運。透過徐志摩書信的字里行間,我們可以看到詩人的想法是怎樣的與別不同。我不是要去損害大家心目中詩人的形象,只是徐志摩的事例可以證明,大部分詩人都不適合活于現實。詩人無非就是個懶人,他們生活得困頓,也是有跡可尋,你看看這本書就知道了。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