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詩韻館  >  中國詩人  > 正文

“詩人社會是怎樣一個江湖”

詩人多多專訪

2011年11月08日 03:00     來源: 南方周末    作者: 夏榆 陳璇   


  多多的腰不好,年輕的時候插隊,留下腰肌勞損的疾患。

  接受采訪的時候,滿頭白發的多多要坐在堅硬的直椅上,以椅背抵腰。

  “我們這一代人都沒有好腰。”多多的這句話具有極強的隱喻性。“沒有好腰,一個終身的烙印。像文學,像詩歌,相伴終身的一個印記。”

  1951年出生于北京的多多1969年到白洋淀插隊。自1972年開始詩歌創作,到“朦朧詩派”崛起的時候,多多作為當時著名的“白洋淀三劍客”之一,已經有了十多年的新詩創作經歷。

  多多把自己置于“朦朧詩群”之外,遠離爭議,也遠離榮耀。

  多多創作了大量的詩歌,由花城出版社出版的“忍冬花詩叢”《多多詩選》收錄了他自1972年到1999年創作的詩歌,《日瓦格醫生》、《解放被春天流放的消息》、《從死亡的方向看》、《阿姆斯特丹的河流》、《我始終欣喜有一道光在黑夜里》,這些創作于不同時期的作品一直在暗中感動著他的讀者。

  數十年來,多多曾多次參加世界各大詩歌節,到英國、美國、德國、意大利、瑞典等十多個國家的大學進行過講座和朗誦,并曾任倫敦大學漢語教師,加拿大紐克大學、荷蘭萊頓大學駐校作家。

  2004年,在旅居荷蘭近15年之后,多多回到國內。

  寫詩38年的多多強調自己不屬于任何的場域,不屬于任何的流派,不屬于任何的團體。

  近日,多多赴美領取2010年度紐斯塔特國際文學獎,頒發該獎的是俄克拉荷馬大學及《今日世界文學》雜志,獎金為五萬美元。此獎號稱“美國諾貝爾”,是美國最著名的國外文學獎項,其特色之一是詩歌、戲劇、小說的作者均可平等競爭,此獎每兩年頒發一次,迄今為止,已有21位獲獎者,多多是第一位中國獲獎者。今年的候選人一共有九位,除多多外,哈金也是候選者之一。

  九評委中有中國詩人麥芒,麥芒現在康涅狄格學院教授中國文學,是他推薦多多入選的,他在推薦中說:“多多自由跨越國家、語言和歷史的邊界,也是一個堅定的預言家,在這個混亂的現代社會,他向我們講述那些常處在陰影之下的基本而普遍的人類價值,如創造、愛、夢想和盼望”。

  11月5日,南方周末記者在北京望京一寓所專訪多多。

  堅持下來寫詩的人就是有道的人

  南方周末:這次獲獎對你的詩歌創作產生怎樣的影響?

  多多:不會有什么影響。我以前也得過一些獎,是不是得了獎就會往前沖?這是不會了,我已經六十歲了,已過不惑之年,我的詩歌理念也早已成形。詩人的天職是寫作,不像運動員和歌星,需要一些獎勵。可能人在青年時期需要一些激勵,到我現在反倒是不會構成對我寫作的刺激。

  南方周末:你和詩歌的關系實際上已經非常牢固了。

  多多:無論我在任何國家,無論擁有常人的幸運與不幸,都不會有任何影響。可能在不利的時候會更好一些,在順利的時候反而應當小心。

  南方周末:你所謂不幸是怎樣的狀況?

  多多:不幸就是情感受挫,處境艱險,我想這樣的時刻對于任何人都一樣。我覺得在苦難之中人要提高道德性,對詩人尤其如此。中國人有句老話,“少年得志,大不幸也”。我覺得命運其實挺公平的,你不能什么都要。作為一個詩人,你能不中止地寫作,我寫到60歲,已經寫了38年了,這就是一種恩惠。跟我同代的很多有才華的人出于種種原因放棄了寫作,因此我覺得我已經很幸運了。還有,對我而言,詩歌寫作并不是多寫一首詩,少寫一首詩的問題,而是精神向度的提升,因此寫作成為我必需和更為本質的生命和生活,它對我的意義早已樹立,不可更改。

  南方周末:作為一個詩人,你怎樣應對人生中的困難和障礙?

  多多:1968年我就開始嘗試寫古體詩,一寫就發現這不是我們今天的人可以駕馭的,古典詩詞的高峰已經確立,不缺你這一磚一瓦。沒有選擇,我必須投入現代詩歌的寫作。38年過去,不息的創造力從何而來,如何保持?我就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地克服這種困難過來的,我已經得到很好的訓練。

  南方周末:1989年你出國去荷蘭,一個中文的詩歌寫作者進入西方的語境里,你如何適應?你會不會有愿望,希望自己的寫作進入國際性的文學格局里?

  多多: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我為中國文學社會所知是在1985年,而我開始寫作是在1972年,所以我是比較遲到的出現者和在場者。等我1989年出國,我早已經過了不為人所知、默默寫作的狀態。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我都沒有以“讓人們廣泛所知和贏得注意”為自己的目標。包括我的詩歌被翻譯成外語,經常出現能不能得到很好傳達的問題,很多人認為我的詩歌被翻譯成外語后所丟失的東西很多,但是,我不在乎,我有我的母語作為文本就夠了。從1972年寫作到1985年第一首詩歌在國內刊物上發表,這十幾年是默默無聞的,我覺得這個階段就非常好,讓我潛心關注寫作本身而非其他。一個詩人的目標到底是什么,為何要寫詩,這個問題被追問了十幾年,這和我們現在的一個青年詩人創作作品馬上就可以迅速得到發表不太一樣。我早已經受了考驗,如果心智不堅定的話,早已不再做這件事情了。能做下來的人,就是有道的人,當然這個道因人而異。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