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詩韻館  >  中國詩人  > 正文

老詩人余光中再敘鄉愁 情人香港風韻依舊

2011年11月01日 02:55     來源: 新浪    作者: 鄧卓明   



 “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長大后,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而現在,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前天,余光中先生應邀前往香港主持講座,在當天下午的“獅子山詩歌朗誦會”上,78歲的余老同鄭愁予、岑昆南、蔡炎培等三位著名詩人及香港文學獎冠軍詩人,與大眾一起分享新詩的朗誦與欣賞心得。

  “情人”香港風韻依舊

  話閘子從他對“情人”香港的印象開始。余先生笑稱,說香港是“情人”,源于其在《從母親到外遇》的文章里有此一提。“香港是情人,因為我和她曾有12年的緣分,最后雖然分了手,卻不是為了爭端。”

  “那10多年,是我收獲最大的時期。當年在香港中文大學教書的時候,我出了好多的作品。香港緊靠內地,又與西方文化聯系緊密,中西交匯,古今銜接,無論是自然景色,還是人文景觀,都值得欣賞。”30多年過去了,香港,在余光中的眼里,仍像昔日的“情人”一樣,“混血美人”,驚艷無減、風韻依舊。

  鄉愁也有很多層次

  余光中的鄉愁詩歌,被認為是臺灣文人中最深沉、最悲戚,也是最細膩的,尤其是關于兩岸的離愁。到底是什么引發了詩人如此深厚的鄉愁情結?“鄉愁、鄉情,以中國文化、歷史、地理等為背景的這類詩,我至少寫過100首以上;《鄉愁四韻》后來還被譜曲。”余光中回憶說,“我的大學時代,一半在內地,一半在臺灣完成。離開內地時,我已經20多歲了,那時我的中國意識已經很深了。如果只有十二三歲的話,對文化的認同,歷史的感覺不夠,當然寫不出像《鄉愁》這類作品。但作為一位青年,當時對中國文化藝術等,都已經有了清楚的認識。”

  在余先生看來,“鄉愁”有著不同的層次,像同鄉會之類的鄉愁,是地理上的鄉愁;而更高層次的,則包括文化、歷史、習俗的鄉愁,對文化傳承、對歷史背景的認同。“鄉愁可大可小,可以平面,可以立體。不過,文化人的鄉愁,更包括文化的和歷史的。”

  兩岸文脈不容割斷

  不過,余光中也不諱言其擔憂:“在臺灣,除老一輩的民眾外,在臺灣長大的青少年,如果沒去過大陸,只能從父母或祖父母口里聽到以前的種種,他的鄉愁情結就要少些。臺灣是個小島,外來文化的沖擊較大,如果他們不讀文言文,又被西化了,自然會與祖國文化漸行漸遠。”

  “兩岸同文同種,一脈相承。文化作為連接的紐帶,已經存在了幾千年,根深蒂固,深入人心,這是任何人無法割斷的。在臺灣,我們同樣過春節、一起拜媽祖,方言是閩南話,中國文化哪會那么容易被去掉?!”余先生斷然表達了自己的見解。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