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詩韻館  >  頭條  > 正文

《一字不識》:感受漢字的博大精深

2019年10月23日 13:44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劉敬   

  我一向認為,漢字是美的,是有趣的,偶爾細細品之,更覺筆畫有靈性,意義多悠遠。然而,若是追本溯源,探究研考,那些有關漢字的理論卻又是枯燥的、艱深的,以致晦澀而難懂,即便學者教授如數家珍,我輩卻依然可能一頭霧水。然而,這本《一字不識》卻不同。

  作為一本“教人識字”的書,《一字不識》不僅獨辟蹊徑,匠心別裁,立足自身經歷和歷史故事,更能頗具文藝范兒地為讀者生動詮釋漢字之大美,賦予漢字以全新的鮮活生命。

  全書分作四輯:“春天里的一枝花”“心有靈犀”“窗上的古風”“苔深不能掃”。作家行文典雅有味,語言簡勁親切,從春、夏、秋、冬四季入筆,引領讀者識“花”辨“草”、寫“馬”畫“羊”,復又“樂山樂水樂古樂今”,揭“你”之本相,探“我”之古源,不再惑于“南北西東”;繼之立“門戶”,倚南“窗”,“執箸巡游萬乘之國”;最后換“氣”“吹禪”,賞“苔”尋“夢”,感受“午門威儀”,閑道“風月無邊”……卻原來,“萬”是蝎子“它”是蛇,走路還分“步”“走”“趨”“奔”;卻原來,一個漢字就是一幅畫,亦是遠古真實生活場景的再現,它們貌似普通的背后,竟還隱藏著趣味盎然的古老故事或民間傳說……正像作者所感慨的,“漢字就是幾千年前古人所描述的周遭事物,從文字角度看,我們依然生活在古人所描繪的世界里。我們用了幾千年的漢字,是活的,是有生命的,它一直在講故事。”

  掩卷回想,記得初學書法時,有些許進步,我便難耐輕狂,不分場合,橫豎都喜寫繁體來逞技炫能。有回抄陳毅元帥的《青松》,我故將詩中的幾個“松”都寫成了“鬆”。結果老師不僅沒點贊,反語重心長地給我上了一節“文字課”,說“鬆”雖是“松”的繁體,意義、用法卻并不相同,前者意為“松散”“松緊”等,而青松,松樹,只能用簡化字“松”……想當時自己還憤憤然不服氣。現在才明白,像“松”那樣的字,尤其是一些同時可對應很多繁體的單字,本就不勝枚舉,其形態內涵,淵源流變,自有科學軌跡,不容小覷,一如作者所言,“漢字不僅僅是工具,它也是一個巨大的礦藏,埋藏著豐厚的中華文化。學習漢字,就像打開一扇門,不光能看到文字的神奇,也能看到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

  此外頗值一提的是,整本書談及的180多個古文字,甲骨文、金文、篆書等等,皆為雕刻于木板之上,后拓印而成,且每個字單獨編了號,于文末以黑底白字的鮮明色彩放大呈現,古樸,純正,幽雅,隱隱散溢著一種厚重的歷史感,又如璀璨的星辰,閃亮于滄茫遼遠的華夏時空……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