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原創館  >  回憶  > 正文

謎一樣的二舅

2019年10月11日 10:11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遲慧   

  在我的童年記憶里,一提到“警察”這個職業,馬上就會聯想到平日里不茍言笑的二舅。不光是我,家里其他孩子也有同感,用“敬畏”一詞來表述我們對他的感情再恰當不過了。

  小時候,我和二舅見面的次數不多,時間也很短。“二舅。”“嗯,來了。找你舅媽去吧。”仿佛除了這兩句對白外,我和二舅之間的對話便不再有其他內容。直到我從事鐵路公安工作以后,我和二舅之間的談話漸漸多了起來。還記得收到從警后第一筆工資,我買了點心去看望他。聽說我已經參加工作,二舅語重心長地給我上了一課。

  “上班了,不像在學校有老師教你,學期期末還組織一場考試檢驗你的學習成果,但你可不能因此忘記學習。領導、前輩說的每一句話,你都要仔細聽,尤其是公安業務方面的話,必要的時候,拿個本子記著,說不定啥時候就用上了。沒事的時候,看看書,尤其是法律方面的,當警察得懂法……對了,你不是喜歡寫作嗎?以后工作之余,這個愛好也應該堅持下去。”我試著請二舅給我講講他的從警經歷,沒想到他只是淡淡地說:“以前的事都過去了,你記住現在我說的話就行了。”

  一眨眼,我已經從事鐵路公安工作8年多了。有一次,我和同事參加一項培訓,一位上了年紀的同事聊起往事,提到“李所長為人不錯”,我的內心微微一顫——那位同事并不知道李所長是我的二舅,恰恰是這個原因讓我內心的自豪感又多了一重。我也遇到過20多年前的老街坊,他們問我:“李所長身體怎么樣?”那時二舅一家和我家都住在遠離城市的小鎮,他曾擔任當地火車站派出所所長。盡管二舅退休多年,但在老街坊的印象里,他還是那個“挺嚴肅,但人很好”的李所長。

  對于從警生涯中的那些事,二舅總是三緘其口。別說是我,恐怕連我的哥哥們也未必講得清楚。不久前,和負責相關工作的同事聊天,無意間得知二舅榮獲過黑龍江省勞動模范稱號。那一刻,我的內心五味雜陳,自豪之余,慚愧自己對長輩了解得太少。軟磨硬泡也好,死纏爛打也罷,今后我一定要找個機會請二舅講講他的故事。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