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原創館  >  小說  > 正文

蒲公英花開(小說)

2019年07月26日 12:54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初曰春   

  老劉頭

  老劉頭做了個夢,醒來之后便有些頭疼。夢做得亂糟糟的,反正是不吉利的那一種。

  這天,他又跑到了村口。村民都聚在那里,他當著大家伙的面鼓搗小匣子,所謂的“小匣子”就是那種拿在手里的半導體。他最大的愛好就是聽新聞,別人取笑他在裝,他不急也不惱,說不掌握個上級精神,還不如圈里養的老母豬,別不服,要么你也來裝個試試。瞧瞧,恨不能一句話把人嗆個半死。

  當然,老劉頭更多的時候是等著別人夸贊自己的孫子。

  在村里人心目中,小超很有出息,警校畢業后,現如今在都江堰當警察。有人擔心,說跑那么老遠,往后再娶個四川媳婦兒,把老家早就忘到腦門子后了。

  老劉頭聽后一笑,說你們吶,就是羨慕嫉妒恨。

  好家伙,跟著小匣子,新鮮名詞也學會了。說歸說,他還是挺惦記小超的,誰舍得把孩子扔在外地呢。只不過,老劉頭不好把心里話說出來罷了。他不能跟老伙計們說,怕人笑話;也不能跟小超父母說,怕兩口子心疼;更不能跟孫子說,怕小家伙工作上分心。

  人吶,很多時候都會把苦咽進肚子里,老劉頭又何嘗不是如此。想起這些煩心事兒,他就有些心不在焉,就連平常愛斗嘴的老哥兒幾個都沒搭理。

  他把小匣子撥弄出聲響,旁邊有人跟著咋呼了一嗓子,說天老爺啊,一下子死這么多消防。

  老劉頭急赤白臉地說,那是死嗎,那叫犧牲。

  那人嘟囔,都是一回事兒。說完,又跟著“媽呀”一聲,說:老劉頭,你孫子也在四川當警察,該不會……

  他本來還想說點什么,但嗓子眼里跟堵了什么似的。如果孫子真去了木里呢?新聞上說過,國家越來越強大,遇到災害什么的,就會從附近調集所有力量。

  他恍恍惚惚地回到家,進門就問兒媳婦:木里離都江堰有多遠?兒媳婦沒搭話。他再次提到夜里做的夢,說不吉利啊,我想小超了。

  兒媳婦哭笑不得,說你也別瞎想,自古有句老話,夢都是反的。

  老劉頭沒應聲,隔著窗玻璃,看到不遠處的育秀中學,隱約覺得,此情此景跟許多年前的那次極其相似。

  苗玉秀

  1992年9月27日。

  一大早,老劉頭就出了門。他直奔村長家里,說自己做了個夢,夢見苗玉秀了,我的媽呀,兵荒馬亂的,正逃荒呢。莫不是有什么兇兆吧。

  村長愣了一下:你怎么也迷信那一套,再者說,苗玉秀現如今在臺灣可是有名的“面粉大王”,從來沒跟咱老家聯系過,凈瞎尋思。

  可誰都沒想到,苗玉秀在這一天回村了。

  老劉頭要去買鞭炮,說苗同志回老家,我得搞點動靜出來。

  隨同的一個年輕干部糾正:得喊苗先生。

  苗玉秀馬上變得嚴肅起來,說不對啊,這次我回來,很受感動,咱都是志同道合,喊同志沒毛病啊。

  眾人哈哈大笑。笑聲中,有人向老劉頭介紹一行人的情況,介紹到統戰部和對臺辦的人時,他犯了迷糊。過了好一會兒,他還是沒忍住,問統戰部是個什么陣勢,都和平年代了,還得通知打仗嗎?沒等人家回答,他又問,對臺辦是個什么角色,針對二胎的嗎?

  這話把別人問蒙了。有人把他拽到一邊,說你不懂就別瞎白話,也不怕人家笑話。

  老劉頭也是直脾氣,說不懂才要問,那叫什么來著,對,不恥下問。

  那人徹底沒招兒了,說你呀你,還真得加強學習。

  苗玉秀聽后打圓場:說人這輩子活到老學到老,走到哪兒都不能忘本。

  老劉頭就忍不住插言:你這腔調怪親的,跑到臺灣也沒改口音,有句話叫什么來著,鄉聲么改……

  苗玉秀“撲哧”笑了,說那句話叫,鄉音未改鬢毛衰。還好,我趁著年富力壯回到祖國的懷抱了。

  說話間,他們走到了村里的小學旁。真是無巧不成書,孩子們正在集體朗誦賀知章的《回鄉偶書》。聽著聽著,苗玉秀的眼淚就下來了。

  他抹了一把淚,走到墻根前,弓下腰,采下一朵小黃花,捧在手里,喃喃自語:等它結了果,就是蒲公英,飛得再遠,也會落地生根。

  所有人都默不作聲了,他們看看苗玉秀,又看看他手里捧著的蒲公英花,誰都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

  小超

  小超此時正在北京,接到母親的電話心里咯噔一下。在外的游子多半有這樣的經歷,生怕家人突然之間打來電話,萬一家里有個三長兩短呢。

  母親上來就說,快給你爺爺視個頻吧,他這一頭晌都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嘀嘀咕咕的,非要搞清楚都江堰離木里有多遠,他都忘了你到北京執行任務了,老糊涂了……

  小超的眼眶立馬熱了,他知道爺爺是在惦記自己。老實說,四川木里森林的大火牽動了那么多人的心,作為警察,他也盼著能到一線。

  很多事情都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讀高中的時候,也是四川,發生了大地震,那么多警察救援的身影讓他萌生了一個想法,將來干警察。小超在高考志愿上填報了與此有關的專業,好多人都搞不懂,說那個活兒多危險啊。

  實話實說,他也曾經動搖過,是爺爺給了他信心。爺爺說,男人就得干大事兒,跟蒲公英一樣,飛得越遠越好。

  爺爺時常給他講苗玉秀的故事,有時候,他特別煩,畢竟那還是個貪玩的年紀。但他記得清楚,苗玉秀在那次返鄉之后,捐款600萬元建了個學校。

  很多細節仍然歷歷在目,在建學校那會兒,工地上的建筑工人都愛往小超家里跑。每逢人到齊了,爺爺會吩咐把電視機搬到門口,而他自然是在大人們之間跑來跑去,干些端茶倒水的營生。

  有人私下里說老劉家犯傻,耗了自家的電,凈干些賠本買賣。就連小超都覺得話說得過分,可他記得真切,爺爺要么笑而不語,要么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摟著他說,搭上個電費水費算什么,人家苗同志拿出了好幾百萬……可惜,那時候小超年齡小,很多話還想不明白。

  小超如今是想明白了,他現在已經打算好了,馬上就跟爺爺視頻通話。他要讓爺爺再講一遍苗玉秀跟蒲公英花的那段事兒。他認為,爺爺心里敞亮著呢,保準能曉得自己的心思,說一千道一萬,這比說什么忠孝難兩全更有說服力。

  在拿起手機的時候,小超眼前冒出的是家鄉的蒲公英花。他眨了眨眼,仿佛看到從育秀中學走出來的孩子們,都跟自己一樣,在祖國各地生根發芽。

  小超輕聲笑了,因為這幅畫面很美好。 

   (作者單位:全國公安文聯)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