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品書館  >  走進作家  > 正文

為何“小諾貝爾獎”偏偏選擇了他?

2016年04月06日 02:37     來源: 新聞晨報    作者: 徐穎   


曹文軒。


  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一舉摘得2016年“國際安徒生獎”,實現了中國作家在該獎項上的零的突破。消息傳來,引發了出版界和文學界一片沸騰。在博洛尼亞童書展現場見證了這一激動人心時刻的一位出版界人士告訴記者:“當時全場掌聲雷動,中國人都興奮暈了。”反而是獲獎者曹文軒比較平靜。在被問及獲獎感受時,曹文軒說:“我心情比較平靜,沒有周邊的同胞激動。我本來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得也好,如果沒得獎也不會有什么失落。”

  作為世界兒童圖書創作者的最高榮譽,國際安徒生獎素有“小諾貝爾獎”之稱,此前曾有多位中國童書作家及插畫家獲該獎提名,但從未有人進到過最后的五人決選“短名單”。為何這次該獎偏偏選擇了曹文軒?應該是評委會感受到了他對美的追尋與堅守。記者此前曾多次采訪過曹文軒,對這一點也印象深刻。他有一句經典名言,“哪怕只寫幾百字的東西,我都是在創作一個藝術品”。

  以作品叫板“文學粗鄙化”

  正如頒獎詞所言,“曹文軒的作品讀起來很美,他書寫了關于悲傷和苦痛的童年生活,樹立了孩子們面對艱難生活挑戰的榜樣,能夠贏得廣泛的兒童讀者的喜愛”。

  事實上,集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著名文學評論家和作家等諸多身份于一身的曹文軒,在多年的文學創作中,始終堅持著自己對美的追求。

  早在2005年曹文軒長篇新作《天瓢》的新書發布會上,記者就領教了曹文軒的堅守和執著。那一次,他向中國文壇發出了猛烈抨擊。這位自稱“文壇最大另類”的作家,以自己的新作《天瓢》向文壇盛行的粗鄙文學叫板。“在大家都在寫人性丑惡的時候,只有我還在堅守著古典浪漫主義的東西”,在闡述《天瓢》的創作背景時,曹文軒說,“目前的文學作品很少寫美的東西”。他認為:“中國作家現在開始一個賽一個地寫丑惡的東西,想在西單圖書大廈找一本很美、很干凈的書已經很難了。這里我說的‘干凈’不是指道德上的,而是美學的概念。北大當代文學教研室曾召開會議專門探討了現在中國文壇的‘粗鄙化’現象,這種現象已經到了很嚴重的程度。”

  但遺憾的是,曹文軒在新書發布會上對中國文壇的這番罵聲,卻被很多人質疑為“自我炒作”。曹文軒當時很堅定地予以了反駁:“我所說的那些話其實是我二十余年來一貫的文學主張。”

  “不管市場怎樣我寫我的”

  在兒童文學領域,曹文軒是一個少有的既叫好也叫座的作家。他的長篇小說《草房子》、《根鳥》、《細米》、《青銅葵花》、《火印》以及“大王書”系列、“我的兒子皮卡”系列和“丁丁當當”系列等,都有著驕人的銷售成績。有數據顯示,截至去年9月,其作品《草房子》在江蘇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重印300次(俗稱300刷),《青銅葵花》170刷,他的第一部成長小說《我的兒子皮卡》在二十一世紀出版社出版,已經出版10本累計170多萬。

  雖然躋身暢銷書作家行列,是出版社競相爭奪的“香餑餑”,但曹文軒卻保持著十分冷靜的頭腦,“我覺得看一本書的品質不能看一時的暢銷與否”。在上海國際童書展上,曹文軒曾和記者談過暢銷書這個話題。他表示,“在暢銷書和常銷書之間,我永遠都選擇做常銷書。因為真正的暢銷書,是那些終年累計起來的常銷書。比如我的《草房子》,哪本暢銷書能達到這個銷量?它已經300次印刷,每次少則1萬冊,可見印量之多。至于市場、流行,我不管市場怎么樣,我寫我的。但市場是有良知的,思想也是逐步成熟的,它慢慢也會培養自己的識別能力。所以作家不要急,安心經營你的每部作品就行了。”

  前兩年,曹文軒還首次涉足系列繪本的創作,推出了“笨笨驢系列”。曹文軒說,之所以做圖畫書,是“覺得中國的童話書有很多問題”。有人質疑他,從《草房子》到“笨笨驢”,是否在走下坡路?曹文軒表示:“我基本的美學觀沒有變,文學初衷沒有變,我所堅守的文學藝術的基本面也沒有變,這些都是不能改變的。你可以把所有的東西都丟掉,只有一個東西是不可以改變的,這就是文學的基本品質。哪怕只寫幾百字的東西,我都是在創作一個藝術品。”

  在中國文壇,曹文軒是一個獨特的存在。曹文軒評價自己不是一個典型的兒童文學作家。“我在寫作的時候,并不刻意考慮是為誰而寫,主要考慮的是作品的文學性和藝術性,它必須是一件藝術品。我的讀者,大約有三分之一是成年人,三分之二是孩子。我很喜歡這樣的狀態。我是用了兒童的敘事和兒童的視角在寫作,寫的是兒童也可以讀的作品,但并不是特意為兒童而寫。在我的作品中,孩子讀到的是精彩的故事,被故事感動,而成年人能夠感受到美學的境界。我的作品的力量點在于‘感動’,在于悲憫的精神。”

  曹文軒是中國兒童文學作家里版權輸出最多的一個。他的《草房子》、《青銅葵花》等獨具中國特色的故事被譯介到法國、英國、德國、意大利等多個國家。他表示,“這些作品寫的是中國故事,故事背后卻是人類主題。比如,我的故事中描寫的父愛,任何國家的人都能產生共鳴,但是那樣一個關于父愛的故事卻只能發生在中國社會的背景之下。我們必須將筆觸探到人性底部,那里有共通的人性,有人類共同的喜怒哀樂、共同的向往和情懷以及共同面臨的苦難。”

  這次得獎讓曹文軒成為了眾所矚目的明星。不過,他表示:“我當然很在意這個獎項。但對于一個作家來說,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寫作品。”

  在被問到今年的寫作計劃時,他透露,“一個是在2016年完成兩個長篇。另外還有一些系列,比如說《萌萌鳥》系列,我還要做下去,原來已經出版了五種,還要再出五種。還有可能把丁丁當當繼續寫下去”。

  今年6月,曹文軒的最新長篇兒童小說《蜻蜓眼》將要推出。“這個精彩絕倫的故事發生在上海。我在心里珍藏了二十多年,如今將它付諸文字。我相信它將是一部很重要的作品。”


責任編輯:翟宇星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