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tjmbg"></source>
<small id="tjmbg"></small>
    即時新聞:
    文化
    文化頻道  >  品書館  >  書評 > 正文

    虛幻空間中的現實寫作

    評長篇小說《天道人道》

    2016年02月16日 10:08    來源:中國警察網   作者:陳秋旭   

    長篇小說《天道人道》。
    長篇小說《天道人道》。

      李春良的長篇小說力作《天道人道》(時代文藝出版社,2015年7月版)涉及人性與神性、夢境與現實、都市與鄉土等多重主題,但他卻把嚴肅的主題巧妙地編織進一個偵破題材小說的敘述框架內,將女性意識、悲劇意識以及夢境意識等多重意蘊自覺設置在一個通俗形式的懸念上,運用揭示與隱藏的精神分析學式的敘事策略組成了細密且百轉千回的敘事文體。

      就小說內容而言,《天道人道》圍繞4個警校畢業的學生展開,他們在懷揣共同理想信念下一同分配到柳城市公安局,在各自的崗位上敬業守職多年后,“清網行動”的展開,讓這四人有了工作上的交集。隨著3起陳年遺案的破獲,將人性的善與惡、美與丑一一呈現。《天道人道》的魅力在于其全然不同的敘事方式:小說由兩條敘事線索構成,一條是4個警察之間的故事;一條則是3起案件之間的聯系。小說不再是單純的講故事,而是以第一人稱“我”講述自己同其他人的經歷、生活、情感,并透過夢境與靈感來實現案件的突破。

      讀李春良近年的作品,從《墻里墻外》到《女子中隊》再到《天道人道》,都涌現出了精彩多樣的女性形象,而且個個都個性鮮明生動、性格迥異。《天道人道》中的蘇麗雅作為一名女警官,具有高度的責任感和事業心。作為一名女性,同樣擁有澎湃的情感波瀾。但她居然可以隱藏自己如火的愛戀,嫁給自己不喜歡的大偉,并且將離婚的事情隱瞞多年。在她身上,展現出女性性格堅強、意志堅毅的一面。在《天道人道》中,無論是蘇麗雅的雅靜、猶豫,還是白雪的天真、張揚以及笑怡的安穩、固執,作家賦予這些女性的性格特征都不是單一化的。她們既有善良溫柔的一面,又有刻薄冷酷的一面。李春良站在理解女性、尊重女性的角度對女性進行描述,實現了向傳統女性告別的創作效果。

      悲劇的美,不僅源于悲劇性格和悲劇情境,也體現在悲劇的轉化與解脫。《天道人道》中的悲劇主人公,他們有思索與追問,有不平和抗爭,他們意識到要通過痛苦的磨難達到超越與解放。小說的一條主線是由多起案件組成,作為案件,受害者本身就是悲劇性的,但是,作家并沒有將悲劇意識筆墨賦予到幾起案件之中,而是更多的傾注于小說的另一條主線,即四個主人公之間的關系。李琰因為尊重寡母的決定,斷然娶了笑怡,過著并不如意的婚姻生活;麗雅因為李琰的“背叛”而嫁給了大偉,卻在短暫婚姻后過著離婚不離家的生活;而無論是娶了麗雅,還是與她分開,大偉一生都是鐘愛著麗雅,同時也一生痛苦;看似簡單的白雪,卻因愛財而瀆職最終釀成苦果;麗雅小心翼翼守護著妹妹的婚姻,最終還是沒能逾越自己的內心而選擇了自殺……李春良在小說創作上對人性的揭示,個體命運與社會、時代關系的探究中,滲透著濃重的命運感與滄桑感,富有深厚的悲劇意識,實現了現實主義的回歸,增加了作品的美學意蘊。

      透過作品中的悲劇性,直視主人公的結局命運,李春良是懷著自己深深的憐愛之心的。文學最終是人學,所以根本關注的還是人本身。愛被個體所有,但依賴現實土壤存在,于是表現生命壯美的愛情便不可避免地沖擊著社會中的種種桎梏。李春良借助他的理想愛情,揭開人們心中早已痊愈的層層傷疤,讓極美極痛來刺激到人們對個體生命的關注。當真愛帶著傷痕默默離開,當年輕美麗的生命戛然而止,讀者心中的悲劇感油然而生。這種悲劇感來自對愛情幻滅的不忍,也代表著對生命存在的尊重、對個人價值的正視。進而,人們心靈深處的良知被這種憐憫與痛楚叩醒,現代社會的群體麻木也只能在這種自我剖析中得到拯救。而作家將這一自我救贖在夢境中得以升華。

      在作家李春良眼中,夢境不僅僅是現實的倒影,它還具有無限延展的可能性,是記憶和想象的混合物。《天道人道》中,作家的夢境意識反復被描寫。在幾次偵破難以展開下去時,李琰的“夢”為案件尋找到了突破口;在情感難以宣泄時,李琰的“夢”得以讓他在現實中喘息;甚至,是他的“夢”冥冥中預示著即將發生和到來的一切。

      在中國文學中敘述夢境是一個古老的傳統。它最早可上溯到先秦時代莊子散文中對夢的書寫。這種溝通現代與傳統的嘗試,并不是作家一時的心血來潮。對人性的關注和對存在的思考從一開始就根植于這部小說之中,這種關注很自然地引發了作家對于現代人的生存處境的反思。欲望化的生活方式以及精神上的極度空虛,對這種狀態的具體形成原因的疑問驅使他回溯到夢境當中去尋找答案。在追尋的過程中,作家發現了人們遺忘很久的一些的東西。正如啟蒙者懷抱理想卻在無意中為現代人制造出了一種斷裂,這也是我們在找回理想的同時需要反思的事情。

      在小說的結尾處,作家再一次追溯過去同時扣住了小說開篇,李琰想到十幾年前警校剛畢業時麗雅說過的那句話:“作為警察,誰不想立功受獎、功勛卓著呢?”這句話恰好表明了李春良對真理自我獻祭式追尋的思考:“追尋真理者必死于真理”。追尋真理之路仍像是西西弗斯推石頭上山——周而復始,永無止境。然而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因此,人只會在這種追尋中消耗自身,直至枯萎。但這種消耗又恰是人之為人的真諦之所在。


    責任編輯:翟宇星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推薦閱讀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