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品書館  >  書評  > 正文

試論長篇小說《金灘殘夢》的藝術特色

2018年11月23日 10:58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阮瑩   

  張驊新近創作的長篇小說《金灘殘夢》(時代出版傳媒20188月出版發行),有如下五個藝術特色:一是取材奇特,二是氛圍詭異,三是人物鮮明,四是布局合理,五是語言優美。這五個特色相輔相成,構成了小說超強的可讀性,讀罷讓人有一種別開生面的感覺。

  長篇小說要有一個好故事。故事是小說的根本和載體,離開好故事難以引導讀者進入作者描繪的世界。小說就是講故事的地方,離開故事將寸步難移。《金灘殘夢》的作者諳熟此理,以奇特的取材,講了一個非常好看的故事。小說的背景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發生在新疆阿勒泰山區一個叫阿勒屯塔萊的山溝里的歷史故事。在這個山溝里,有上萬名年輕的淘金客在采金。這個龐大的群體分屬三個不同陣營,人數最多的是阿山金課局副局長、反動軍官錢良劍治下的六千多名淘金客;其次是人稱馬善人的金把頭馬善成,手下有兩千多名淘金客;第三群人頗為神秘,其骨干力量是俄國國內戰爭中,于1920年逃竄到阿勒屯塔萊的白衛軍殘部,他們就地招募了一千多人,實行軍事化管理。這三股錯綜復雜的勢力形成了恢宏的場面,激烈的矛盾沖突始終充斥其中。

  淘金生活本來就艱難困頓、詭異雄奇,披著一層神秘外衣。在這種神秘、蒼涼的背景中,反動軍官、黑心金把頭為最大程度攫取利益,想方設法地盤剝淘金客。淘金者生活異常艱辛,勞動力度超強。他們進山前與阿勒屯塔萊的統治者簽訂了苛刻的三年勞動合同,合同規定,每十八人為一組,每人每天的生產定額平均為五克沙金,定額之外的金子才歸淘金客所有,但這部分金子并不允許私自帶出山;完不成定額的淘金客則要從每月三塊銀元的勞動報酬中扣除。支撐淘金客尚能活下去的念想就是合同到期后帶上手頭的金子出山。于是,屬于自己手頭不多的金子能否帶出山,就構成了這部小說最為激烈的矛盾焦點,也成為小說的懸念和主線。

  講好故事,而且要會講故事。《金灘殘夢》的作者匠心獨具,堪稱講故事能手,他始終緊扣小說主線,讓故事層層遞進,矛盾逐漸升級。淘金客要帶著屬于自己的金子出山,而反動統治者卻要遏制他們帶金出山,雙方的矛盾呈膠著狀態。淘金客為維護自身權益,組成了互助組,互助組的骨干幾經波折,在付出血的代價后終于找到了一條通往外界的秘密通道,多次成功地攜帶金子秘密出山,將金子兌換成銀票匯給淘金客的家人。

  互助組在廣大的淘金客中提升了威望,逐漸形成凝聚力。當這一敘述主線凸顯后,小說不失時機地提升了故事的矛盾沖突,使之達到高潮。阿勒屯塔萊的統治者借1939年新疆省政府推行“金不出疆”的幣改政策,在阿勒屯塔萊陰謀實行所謂“金不出山”,趁機大肆搜刮淘金客手中的金子,使雙方矛盾沖突迅速達到白熱化程度,于是一場暴動無可避免地爆發,波瀾壯闊的宏大場面自然而然地就此展開。

  好故事放在了一個恰當的地方來講。《金灘殘夢》的故事發生地在阿勒屯塔萊。阿勒屯塔萊是蒙古語,翻譯成漢語是金沙灘的意思。阿爾泰這個語匯在蒙古語中本身就喚作金山。新疆阿爾泰七十二條溝,溝溝有黃金。阿勒屯塔萊是悠長蜿蜒的烏倫古河流經的一段河谷,長約二十余公里,兩側皆為懸崖峭壁,峭壁之上是漫山遍野的原始森林。河道灘涂的泥沙中富含沙金,故事中上萬名淘金客就在這樣一個深溝峽谷里淘金。殘忍奸詐的阿勒屯塔萊的統治者為防止淘金客私帶黃金出山,在高山叢林中為數不多的小路上廣布地雷,通往外界的道路被牢牢堵死,唯一通道就是架在烏倫古河上的一座木橋,橋上常年有荷槍實彈的士兵警戒,嚴格控制淘金客出山。阿勒屯塔萊就像一個高度封閉,酷似集中營的牢獄,年輕的淘金客則像失去自由、只知瘋狂勞作的囚徒。

  小說注重營造獨特氛圍。開筆就描述了在這個封閉的、集中營似的山溝里,淘金客李旺才的父親患了重病,需要他匯錢救命,另一位淘金客胡娃子的家人在老家給他說了媳婦,女方急索聘金。這兩人在山里辛勞了兩年多,手頭積攢了一些金子,但他們的三年勞動合同還未到期,不能帶金出山。兩人幾經策劃,在夜色中冒險帶金偷跑,結果一人在山上被地雷當場炸死,另一人被炸傷。為殺一儆百,阿勒屯塔萊的統治者將炸傷的李旺才抬回來,鎖在淘金客集中的飯堂前示眾,由此激怒了淘金客,從而使矛盾沖突上升。

  濃重的神秘感是這部小說所營造的氛圍,讀者在閱讀中心情揪緊,始終被這條敘述主線牽引著往前走,有一種須臾不能離開的感覺。

  好故事中不忘塑造典型人物。小說與通俗故事的區別就在人物刻畫上,通俗故事往往只注意講故事,而忽略了人物刻畫。大家知道,歷史小說《水滸傳》先前就是流傳于市井、口口相傳的單體通俗故事,文學巨匠施耐庵收集了一個個通俗故事,成功地塑造了幾十乃至上百名栩栩如生的典型人物,使之成為傳世名著。施大師以他的文學實踐告訴后人,什么是通俗故事,什么是小說這個真諦。小說在講故事的過程中,要緊緊地圍繞塑造人物這個文學的終極目標。粗略算算,《金灘殘夢》三十余萬字,有名有姓的主要人物就有二十多個,隨著故事的發展,各色人等漸次粉墨登場。人稱錢麻子的錢良劍,心狠手毒,身兼阿山金課局副局長,是阿勒屯塔萊的最高統治者,對淘金客非常殘酷。他說,“我手上有兩樣東西,一個是皮鞭,一個是手槍,淘金娃娃不老實,我就用皮鞭抽他,再不老實,我就槍斃他。”但此人卻極義氣,年輕時留蘇學習軍事期間,因了一句承諾,將友人之女帶回新疆撫養成人,視如己出。對同僚劉銘心,也是極盡義氣,兩人親密無間,讓人讀罷覺得生動可信。作為阿山金課局的總督察劉銘心,在阿爾金山督察采金時因瀆職而被收監,后在迪化上司的疏通下復出。劉銘心狡詐陰險,厚厚的鏡片后的那對眼睛充滿警覺和詭異。這兩個人主宰著阿勒屯塔萊的一切,小說中的種種矛盾基本都由這兩人挑起。另一個大金把頭馬善成,人稱馬善人,是個地道的偽善人,他見人不笑不說話,但極其陰險,一肚子壞水。他利用錢良劍的“金不出山”,意欲將淘金客存在他金庫的金子收入自己囊中,最后作為導火索,引發了阿勒屯塔萊淘金客的大暴動。另一撥行動詭異的俄國人,是俄國國內戰爭中戰敗的白衛軍殘部,他們逃竄到了阿勒屯塔萊,率領一千多名淘金客在此淘金,為首的是安德烈、伊萬和列昂契奇,這三人描寫得也是栩栩如生,為小說增色不少。這些人物性格迥異,面貌鮮明,人數雖多卻并不蕪雜,無一不是緊緊圍繞著小說清晰的敘述主線來展開活動。

  文學說到底是人學,是以塑造典型人物為其終極目標的。小說中的正面人物更具特色,熠熠閃光。俄國共產黨人謝爾蓋,受組織委派,前來阿勒屯塔萊進行偵察,后來蘇聯衛國戰爭爆發,這項任務暫時被擱置,但謝爾蓋卻獨自來繼續完成任務,除掉安德烈,以瓦解這股殘匪。謝爾蓋與安德烈同歸于盡的壯舉,驚天地泣鬼神,令人震撼。中共黨員宋振良本來是組織派到阿勒屯塔萊配合謝爾蓋開展工作的,但他被淘金客艱難的生存狀態所觸動,強烈的黨性促使他主動幫助他們。在關鍵時刻,不惜犧牲自我來維護淘金客們的團結。

  淘金客中的喬里軒,是小說中著筆較多的一個人物,他在老家河南登封與胞兄胞弟因抗爭惡霸欺辱犯下命案,逃到了阿勒屯塔萊,他堅強、內斂、鎮定,敢于自我犧牲、抱打不平,贏得了淘金客的擁戴,在淘金客的暴動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小說在歷史故事的敘述中,成功地塑造了幾個立得起、站得住,有血有肉的典型人物,熠熠生輝地活躍于讀者的閱讀中,使讀者心靈震撼,產生崇高感,從中受到精神洗禮。

  好故事要有一個好布局。如果把一部幾十萬字的長篇小說比作一幢宏偉大廈,大廈必有層次,有前廳、樓梯、走道、房間等,不一而足;那么,小說敘述中的層次以及諸多情節、人物也要像樓梯、走道、房間,分門別類地放在全書的各個部位。作者在小說情節的展開中實際上就是用文字對讀者講故事,讀者在閱讀中用心靈感受你的那個故事,高明的作者往往善于把握讀者的審美狀態和習慣。當然,人的個性迥異,審美必然有差異,但審美更有共性,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審美是相通的。作者在講故事的過程中實際上在與讀者進行審美交流與碰撞。什么情節最吸引人,怎樣吸引人,作者要有一個基本思路。在這方面《金灘殘夢》是理智的,它開筆伊始,就以神秘與殘酷相伴的情節緊緊地吸引住讀者,使讀者跟著它的筆觸往前走。實際上,《金灘殘夢》中能否帶金出山構成一條貫穿始終的主線,作者的故事布局始終圍繞著這條主線來展開。淘金客為維護生存權益,組成互助組,找到了秘密通道,成功地帶金出山,互助組形成了凝聚力。當這一敘述主線清晰地呈現后,小說像上臺階似地不失時機地提升了故事的矛盾沖突,所有的情節無不圍繞這一主線來布局。阿勒屯塔萊的統治者陰謀實行“金不出山”,搜刮淘金客的金子,使雙方矛盾迅速達到白熱化程度。

  就一部長篇小說而言,幾十萬字中,有鋪墊、背景、必有說明等等,無可避免地會出現閑篇,不可能使每個章節的每一部分都精彩。一個高明的作者,會在謀篇布局上下功夫,比較均勻地在整部作品中分布精彩故事,在每個章節中竭力尋找看點,力圖使讀者保持閱讀快感的連續化。這實際上體現了作者的布局巧妙性,也是衡量一個作者藝術能力高下的標準。《金灘殘夢》出神入化的精巧布局,讓讀者難以釋卷。

  好故事要有考究的語言。小說藝術說到底是語言的藝術。還是把長篇小說比作一幢大廈,語言就是這幢大廈的建筑材料。一幢大廈的建構框架再宏偉,但建筑材料粗劣,也難以筑造華美大廈。《金灘殘夢》的語言很考究。歸納來說,它有這樣幾個特點。一是語言樸實,表面看似不華麗,就像一個沒有濃妝艷抹的素面女子,但她清麗的體態體貌,卻透著一種幽幽的韻致。真正好的語言,大都游走在似修飾似不修飾之間。二是語言簡潔,沒有贅語,語速快,長句式短句式搭配有致,富有節奏感,為快速推進故事提供了必要保障。《金灘殘夢》在寫人寫貌上,往往寥寥幾筆就神形畢肖。在寫景方面,更是惜字如金,善于用最經濟最體現本質的語言來描圖繪景,不會因為拖沓的景物描寫而減弱讀者的閱讀興趣。三是語言神采飛揚。例如小說第二十章中,描寫喬里軒和莎莎的繾綣情愛,作者巧妙地借助了蝴蝶溝里的景物,將滿溝五彩蝴蝶的飛舞與喬與莎的愛戀寫得出神入化,讓人有一種身臨其境之感。

  《金灘殘夢》以上藝術特色的有機結合,才構成了這部長篇小說彌足珍貴的可讀性。



責任編輯:翟宇星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