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品書館  >  書評  > 正文

因為信仰:派出所民警寫就“扶貧楷模”

2018年01月04日 04:47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王偉杰   

  


李萬軍近照
  

    《因為信仰》作者李萬軍,筆名萬鈞悟見,1968年11月生,湖南省常德市漢壽縣人,中共黨員,一級警督。現供職于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系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中國散文家學會會員、全國公安作協會員(首屆簽約作家)、湖南省作協會員、湖南文理學院現代文學史客座教授;曾進修于于魯迅文學院公安作家班、毛澤東文學院中青年作家班;曾服役22年,歷任戰士、排長、指導員、股長、科長、縣政協委員等職。至今發表作品100余萬字,大多散見于《中國作家》《中國報告文學》《啄木鳥》《戰士文藝》《解放軍報》《人民公安報》《湖南日報》等報刊,出版過個人文集《走筆軍旅》和長篇報告文學《因為信仰》;作品曾獲得過戰士文藝獎、丁玲文學獎、金盾文化工程獎等。

    一名退役軍官、退休警官、曾經蒙冤24年的中共黨員,因為信仰,來到湖南省省級貧困村石門縣南北鎮薛家村,他發現這個位處湖南屋脊、海拔在千米之上的山村,不僅只是一處山清水秀之地,而且還是賀龍元帥當年的革命根據地和革命烈士賀錦齋的故鄉。更為離奇的是,八十多年前,曾經發生在此地的那場悲壯戰斗——1930年5月,紅四軍獨立團游擊隊68名紅軍戰士,為掩護賀龍所率領的革命武裝轉移,陷入石門保安團重圍,彈盡糧絕之后,他們抱定“寧可站著死,不可脆著生”的決心,舍身跳崖,全部壯烈犧牲……

  “這比瑯琊山五壯士跳崖的故事還要悲壯……這里山好水好人更好……”

  這個誓言有聲、十分看好薛家村的人名叫王新法,作為一名轉業軍官和人民警察,王新法深深懂得這段歷史的份量,一種強烈的繼承意識和戰斗精神一下就貫穿著他的身心。在經過了前期兩度考察的前提下,他決定留下來,拿出自己受冤24年平反后補發的64萬元工資,作為扶貧啟動資金,沿著先輩的足跡,帶領鄉親們誓要干出一番扶貧事業……就在他帶領鄉親們脫貧致富初見成效之際,2017年2月23日下午3時許,王新法突發心肌梗塞不幸倒在了薛家村扶貧的戰場。王新法離世后,中共常德市委、湖南省委給予王新法崇高評價,石門人民萬人空巷送別了這位“名譽村長”。一時間,大江南北和長城內外各類媒體,以及微信朋友圈滿滿地都是“王新法”,都在連篇累牘地宣傳報道王新法生前真扶貧、扶真貧的事跡……

  王新法何要不遠千里來到薛家村扶貧?

  王新法為何會因一樁冤案蒙羞長達24年?

  王新法來到薛家村扶貧是一次機緣巧合嗎?

  王新法扶貧為薛家村帶來了什么或留下了什么?

  王新法扶貧的意義所在或說給我們黨政干部帶來了哪些啟迪?

  《因為信仰》的信仰者、湖南省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東江派出所民警、一級警督、全國公安作協簽約作家李萬軍受上級派遣,來到王新法生前幫扶了四年的薛家村,拋開一切熱鬧表象,沉下身子當起了“名譽村民”,與薛家村民打成一片,在將近半年的采寫中,行程3萬余公里,輾轉數度,夜以繼日,通過深入薛家村、石家莊、北京等地,先后采訪了王新法的家人、朋友、戰友、同事,律師以及薛家村民400余人,展開了前所未有的大調查、大采訪和大求真。他一路行走、一路采寫、一路不斷地向社會搖起信仰的旌旗,擂響新長征的戰鼓,不斷地向讀者發出上述信仰之問,不斷地向讀者詮釋因果關聯,不斷地叩擊讀者的情感閘門,從而成就了《因為信仰》——扶貧楷模王新法這部長達30余萬字的報告文學力作,之后刊發《時代報告•中國報告文學》2017年第10期,并由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出版發行。

  李萬軍其實是一位地道的軍人、警察和草根作者,他與“扶貧楷模”王新法亦有著相同信仰和相仿的人生經歷,自1986年11月從漢壽縣應征入伍,先后在海南、桂林、長沙、武漢、常德等地服役或修學了22年;他從戰士干起,在各部隊先后任過排長、指導員、股長、科長、縣政協委員等職,在部隊時曾經受許多次血與火的考驗,立功受獎無數,深受戰友們感佩。難能可貴的是,他在當兵期間不僅政治合格,訓練刻苦,軍事過硬,而且還胸懷大志,筆耕不綴,著書立說,在軍隊這所大學校里不斷百煉成鋼。臨近轉業前,他將自己多年來發表于軍內外各級報刊上的文學作品交由中國戲劇出版社結集出版,之后接連獲得過“戰士文藝獎”和“丁玲文學獎”。之后,李萬軍決定將這筆獎金捐助給了常德市陽光孤兒院的兩名孤兒。當年,廣州軍區《戰士報》和《常德日報》均以“作品獲得文學獎,獎金資助兩個娃”為題進行過報道。

  2008年,李萬軍主動響應我軍“整編”號召,主動要求轉業到了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當警察。在部隊時李萬軍能參善謀,能文能武;當警察后,李萬軍照樣干得有聲有色,在他所擔負的“文字警”崗位的七八年里,又全身心的投入到“日寫一文、周發一篇、月刊大作”的內外宣傳工作中,也因此兩次榮立三等功,多次受到過嘉獎,并有4篇作品先后獲得了湖南省公安系統“金盾文化工程獎”,他還先后兩次被組織選送到毛澤東文學院中青年作家班和魯迅文學院公安作家班深造,直至成為全國公安作協(半脫產)簽約作家,得到了領導和同事們的由衷贊譽。最近,組織上考慮到李萬軍年近“天命”,身體大不如前,應其要求,調整他到一線派出所掛職鍛煉。恰在此時,志愿扶貧人王新法同志,不幸累倒在石門縣薛家村扶貧現場,并由此引發了學習宣傳王新法扶貧事跡的熱潮。當地宣傳部和市文聯經過一番篩選,最終確定李萬軍為選派對象。當單位領導找他談話時,他二話沒說,就欣然接受了這個機遇與挑戰并存的攻堅任務。

  起初時,李萬軍就明知這是一項未必討好的任務,但他義無反顧,一頭扎進了薛家村,住在王新法“離世”時的村民家里,與村民們同吃同住同勞動,并展開了小幫小扶行動,真正繼承了王新法精神,深受薛家村民擁戴。因為在他看來,王新法是個新時期以來,在廣大黨員干部中涌現出來的、一個足可震憾全國的重大典型;王新法留給薛家村的,并非只是花費了他的主要家當,也不僅僅是為薛家村成立了一家農業科技發展公司和修了那幾條路幾座橋那么簡單。王新法留給薛家村的,主要是他的整個人生智慧,他的整個朋友資源和他的整個精神信仰。因此他認為,若寫王新法,非長篇不可,非瀝血不可,非客觀不可,非投入不可。為了寫好該作品,他從王新法的家鄉河北靈壽縣和石家莊挖起,從王新法當過兵的軍旅生涯挖起,從王新法遭受不白之冤時挖起,獲取和掌握了王新法生前、扶貧前的許多鮮為人知的原始素材。

  在半年多的采寫時間里,李萬軍即是采寫者更是扶貧人。因為王新法離世后,整個石門和薛家村人民都沉浸在王新法去世后悲痛中,整個石門和薛家村民都處于來自全國各地媒體的包圍中,當地黨委政府和薛家村人應接不暇,王新法的家人和親友更是悲傷不已。在無人陪同、無特定采寫“對象”的情況下,李萬軍自覺擺正位置,調整心態,首先將自己擺在一個普通扶貧人的位置上來到薛家村,融入薛家村民中,與村民們交朋友。例如,李萬軍為了與薛家村原村主任、人稱“材料簍子”的賀順勇交上朋友,平素里每次經過他家時,總是停下腳步串串門、嘮嘮嗑,投其“文學”所好,甚至有時還鬼使神差似的,經常三更半夜敲開他的家門,把他從床頭喊起來,聊起薛家村,問起“王新法”,說及軍人團隊的來由等等,不厭其煩。久而久之,這位原村主任終于被李萬軍這種鍥而不舍、執著較真的精神感動了,從此便源源不斷地給他“喂料”。李萬軍在薛家村“幫扶”到一個多月時,他不顧王新法妻女的擔憂,不顧市文聯和市委宣傳部的提醒和規勸,甚至是反對,堅持己見,在前期采訪已經花銷上萬元、難以為繼的情況下,自費盤纏,擠公汽,坐硬座,兩度趕往北京、石家莊等地深入調查采訪,模范踐行著一名文藝工作者要“為時代而歌,為人民抒寫”的要求。

  李萬軍在薛家村的日子里,除了像王新法同志那樣身先士卒、扶貧幫困外,還十分注重發揮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兼作家的角色作用。在薛家村的百余天里,面對東家長、西家短,以及一些不良現象,他從不置身事外,而是主動站出來,與村支兩委和軍人團隊擰成一股繩,主持公道,弘揚正氣。一天,一位從外地打工回來的薛家青年,雖然曾經認識王新法,內心里也十分敬重這位“名譽村長”,更清楚“村規民約”,但大腦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腳,于是便偷偷地跑到峽河“兩合口”去釣魚。不巧,被李萬軍發現了,不僅沒收了他的釣竿,而且還于當天在村廣播室,向全體村民“現場直播”,作出了深刻檢查,而且還要連罰帶捐了1000元給村集體,最后承諾今后決不再犯,希望全體村民自覺遵守“村規民約”,都要繼承好王新法精神,爭當好薛家村民。還有一次,是在該同志初來乍到時,一位患有老年智障的孟姓老太,不慎走丟兩天兩夜后家人才發現。消息傳給村部和軍人團隊駐村代表“謝參謀”的同時,也傳到了李萬軍的耳朵里。當大家正在犯難時,李萬軍就一句話:“沒別的,組織全體村民進行拉網式搜尋,一定要在趕在天黑前找到老太……”。說完,他即加入到搜尋人群中,結果天遂人愿,這位孟家老太命大福大,終于被幾個村民在山腰里找到了。

  相較于“扶貧楷模”王新法,李萬軍用他的紙和筆、言和行,不僅為王新法樹了碑、立了傳,而且為石門縣薛家村代了言、扶了貧,不失為近年來文藝界涌現出的一個智力與文學扶貧典范。采訪中,李萬軍多次表示,為了幫扶好薛家村,為了弘揚好王新法精神,他愿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接力搞好后續文學扶貧,再次積極響應文學界發起倡導的“夢圓2020”扶貧題材創作,擬與全國脫貧攻堅戰役同頻共振,力爭寫出“薛家村三部曲”。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