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美術館  >  書法  > 正文

當代新水墨代表人物 畫家米金銘(組圖)

2018年06月21日 04:35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阮愛民   

  米金銘簡介

  生于1953年,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繪畫系,成都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版畫家協會會員、四川省巴蜀畫派促進會副會長、省美協中國畫人物畫會副會長、四川現代新水墨畫院理事長。

  米金銘長期從事新水墨畫的創新與研究。從人物到荷花、從表現當代生態環境的《白鷺灣》系列到近期的《大渡河》系列,表現的都是日常生活、尋常景物,卻又能體現對人類生存環境理性的哲思。

  米金銘在現代新水墨的表現形式上,大膽突破常規,創作出一大批“實驗新水墨”作品,備受矚目。比如《天菩薩》高度寫實又虛幻,《天馬》、《藍色天空》系列,既有傳統水墨的飄逸,又帶有現代油畫的造型藝術,使中國水墨畫呈現出一種獨特的視覺效果。從構想、構圖、材料、工具都對傳統表達手段進行了改造和顛覆。

  2015年,米金銘領銜創建《四川現代新水墨畫院》,實現了中國水墨和西方油畫跨界創作的融合與發展,將中國傳統材料與西方油畫的表現手法,以及中國水墨意境完美結合,標志著中國水墨畫被賦予了新的時代內涵和表現形式。

  新水墨的創作歷程與發展

  米金銘的新水墨繪畫與其自身經歷密不可分。他下過鄉、打過工、經過商,搞過裝修、做過廣告、還從事過旅游、餐飲、房產,經歷越多,認識就越豐富。豐富的生活對于他,成為取之不盡的素材,并與所鐘愛的繪畫融合:將繪畫的理念運用于商業,將生活的體驗融進于繪畫。

  1985年,他進入四川美院繪畫系接受了系統教育,夯實了繪畫藝術功底,具備了堅實的造型能力,同時培養了他對世間萬物認真觀察、仔細揣摩、深入刻畫的習慣。

  對米金銘的創作生涯產生強力影響的是版畫。在版畫專業訓練中,他嘗試過木刻、石版、銅版、絲漏版,并自創了鉛版腐蝕畫。版畫材料的選用較之于各畫種最為雜陳多變,因其在制版設色上的局限性,逼迫版畫在造型、色彩上強調概括,因其材料選用的多樣性,令其突破各種條條框框的掣肘,使得米金銘的創作思路縱橫馳騁,創作語言膽大妄為,創作材料無所顧忌,創作圖式歷久彌新。每遇水墨繪畫無法解決的技法難題,用版畫的思路就迎刃而解。

  米金銘從版畫轉攻水墨之后,沒有沿襲于中國水墨畫傳統技法的約束,沒有受制于漢唐人物畫的傳統模式的羈絆,而是沉浸于對西畫或國畫的自我感受,去創造屬于自己的高度個性化的筆墨圖式。他從不滿足于對自然物象的客觀模擬,而是從中擷取靈性與生機,得勢度而求韻味,抒發胸中的浩然之氣。他業已面世的每一幅新概念水墨畫,都不僅追求視覺上的和諧愉悅,更追求心理上、畫面外的意境和精神。

  在承襲傳統筆墨精神的同時,米金銘一直在探索當代水墨語言的更多可能性,這種可能性甚至在同一題材里也能衍生不同變化。他積極地保持著新水墨的實驗狀態,靈光一閃就立刻落到紙上,成功與否都是一段旅程。他要用自己的水墨語言來最恰當的表述其心智與當下的時代直接接觸下的觀點。或許,真正的藝術家都無法對時代的發展、事物的變化無動于衷。米金銘堅持用當代的水墨語言,剖析當代的社會,透視當代人的精神內涵。這其中的任何一種情感,都不是外加的,而是一種自發的內在體驗。

  米金銘筆下的人物是時代背景下的個體。在人物塑造上,他通過西畫的體積造型語言,結合光影符號尋求了新的圖式表達,用傳統水墨的浸潤潑染使畫面充滿了流動性和神秘感,加以水彩的特殊處理,用技法營造細節,借鑒綜合材料的特殊肌理,在繪畫觀念上打開了一個走向當代意識的缺口。米金銘筆下的人物代表作是《天菩薩》,通過對空靈、生動、氣韻的把握,使作品充滿了情緒與動感。細致輕巧的線條,陰影產生的粒狀的機理,勾勒出柔和的人物輪廓和立體感,水墨的抽象機理又給人物產生一種靈化的境界與視覺效果

  米金銘筆下的炫彩荷花,采用大片的翠綠與金黃碰撞,幻彩與水墨交織相融。傳統水墨的沒骨和潑染在米金銘的運用下產生強烈的視覺張力和新的生命力。畫家對自然的體察入微,變幻出前所未有的當代意境以及當代審美意識。一花苞、一小蟲、一葉連天,大開大合之勢整合了整個畫面,絢麗而明快。米金銘的工作室位于白鷺灣濕地公園之中,周邊是著名的萬畝荷塘—荷塘月色4A級風景區,他每天面對荷塘的春、夏、秋、冬變換,特別是當夏日的艷陽穿透荷葉,呈現一派絢麗之景,他就會思考,必須用一種全新的表現形式和技法來表達心中的感悟:采用中西合璧的理念,整合西畫的色彩與構圖,版畫的構成方法,以傳統水墨浸潤潑染的表現手法,以水彩的處理技法渲染細節,營造出新的視覺特征。

  近年來米金銘創作的白鷺系列畫作,又來自情感與靈感迸發的一瞬間。當代浮躁的世風與城市邊緣的白鷺灣形成強烈的對比,激發了米金銘對白鷺灣題材的創作激情。在這里,畫家找到人與自然的親和交集點,以內在靈性與大自然精神往來。前幾年,白鷺灣濕地形成之后,他觀察到成群的白鷺在翠綠的林中高歌、在清澈的湖面捕食、在草叢中穿行、在藍天翱翔,他便產生了要用畫筆來表現這片充滿生機的林地。于是,他幾乎每天都在觀察濕地、瞄準白鷺,收集了大量的素材,然后考慮方法、形式、技法的創新。近幾年來,他完成了近700幅有關白鷺灣題材的作品,而且形式不斷變化,他追求一種更能完美表達白鷺灣題材的當代繪畫形式和語言。

  在城市的邊緣畫出寂靜的白鷺灣,用藍天澄凈、湖水透徹以及一掠而過的白鷺,觀照都市躁動的喧囂。畫面中尋求單點突破而排斥全面開花,以深重繁復的筆法描繪白鷺灣的叢林,而給天空、湖水以“似是而非”的通透,復雜與簡單、表與里在畫面中對立,沖突之下碰撞出強大的視覺張力。

  至于米金銘近期創作的大渡河系列作品,則是其四十余年繪畫生涯的一座高峰。2017年米金銘外出寫生,在他看到大渡河的那一瞬間,就被其雄偉、磅礴的氣勢所征服,于是他決定要用新的表現方式來描繪大渡河。他不斷思索、試驗,通過采用一種“特殊的創作工具”完成,使水墨畫面的大渡河像油畫一樣高度寫實,具有油畫般的肌理和質感,將一批非常接近原始物象的肌理效果的大渡河畫作呈現在世人面前

  評論界對米金銘的評價是:米先生是一個不斷進取、不斷追求完善的人,有一顆年輕的心,時時刻刻都不滿足。正如當代美術評論家羅娜所評價:“米金銘的畫作獲得了由表及里、從外向內的轉變。”近年來米金銘的創作更加關注內心的觀照,回歸到自然本真的流露,他筆下的駿馬、白鷺、荷花都褪去寫實的外表,透露出純凈、孤獨、歡喜的情緒,既帶有超然的氣質,又附著了時代的氣息。而大渡河的創作,又再一次把米金銘的創作感悟引領到新具象水墨風格的探索征途之上。

  作品參展情況

  1986年 版畫《田園曲》參加全國第十一屆版畫展。

  1990年 版畫《褐色的夢》(1-3)應邀參加“南斯拉夫—盧布爾雅納18屆國際版畫雙年展”;

  1991年 素描《中國人》、《男子漢》、《自畫像》應邀參加“南斯拉夫圖日拉第六屆國際素描、版畫肖像畫展”,《男子漢》被圖日拉肖像博物館收藏;

  版畫《月色黃昏》參加“日本—神奈川第十六屆國際版畫獨立展”并收藏

  1993年 素描《手系列-N》參加“臺灣第六屆國際版畫、素描展”,并出版

  2004年 版畫《敞開的國門》入選“紀念鄧小平誕辰100周年全國美術作品展”,獲優秀獎。

  水墨《走出草地》入選“紀念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全國中國畫展”,并獲優秀獎(最高獎)

  水墨《天菩薩》入選“2006全國中國畫作品展”獲優秀獎(最高獎)。

  水墨《如云》參加“南京國際美術展”

  2016 水墨《白鷺灣濕地系列》,特邀參加由澳大利亞悉尼中國文化中心舉辦“共生:屆之間的交點”中國當代水墨展

  出版物

  A.西冷印社出版《國家名家經典--米金銘》

  B.西冷印社出版《收藏盛典.當代名家經典作品鑒賞--米金銘》

  C.榮寶齋出版《中國近現代名家--米金銘作品選粹》

  D.四川美術出版社出版《西蜀中國畫十家精品--米金銘》

  E、四川辭書出版社出版《一行白鷺上青天》日志(收錄366幅作品)

  藝術評論

  我對當代語境下的新水墨的理解

  米金銘 /文

  ◆新水墨的產生與定義

  “新水墨”的出現是東西方文化相互撞擊的必然結果,在一個社會變革經濟飛速發展的時代一批具有思變精神的青年藝術家站在了反對陳陳相因,固步自封的對立面,以西方繪畫的長處來改造傳統水墨。將西方的寫生、構圖、觀察、色彩和素描方法植入水墨的創作中,從而使中國水墨展現出全新的面貌。并且更加符合了當代人的審美取向。

  關于新水墨的定義及其內涵、外延,近三十年來,圍繞它的爭論從未中斷。新水墨與經典藝術迥異,打破了傳統國畫的“純粹血緣”,區別以追求筆墨技法和超脫現實、閑適幽遠的“傳統水墨”,也不同于注重科學性、規律性的“學院水墨”。迄今為止,在藝術圈子里,對新水墨的概念定義仍較為混亂:因為變化頻度過快,爭議頗多,人們未及時對其精確定義;更因為資本的強力介入,逐利的天性驅使藝術市場對定義當代新水墨的愿望非常迫切,以至于草草甚至荒謬地將“當下仍然健在的藝術家的水墨創作曲解為當代新水墨”。

  我所理解的新水墨、實驗水墨和現代水墨,無論其間有何聯系與區別,都須具備兩個要素:一是源自傳統水墨,從傳統水墨中變化而來;二是在技法、材料、觀念上與時俱進,有開創性的發展。同時,它與傳統水墨又有著截然不同的獨特面貌。新水墨關注和表達的是當代人的精神、心理狀態,以及反應當下的審美趣味,同時并不放棄從傳統中國畫中尋找語言的資源與風格特點。如果一定要總結一個結論是不是可以這樣說:為了目的可以用盡一切手段,為了表達東西方的東西均可為我所用。

  ◆新水墨的特點及其與傳統水墨的區別

  傳統水墨,在技法上與材質上以固有水性國畫顏料以及能夠產生暈化作用的宣紙為載體,讓顏色與水相互作用產生生動而豐富的漸變效果。暈化過程是瞬間的難以控制的,很容易把想要表現的形體因暈化過度或不足而達不到理想的程度。所以如何讓其漸變可控一直是歷代畫家要研究的主要問題。而當代水墨則可以打破這些約定成俗的法則,建立一套有別與傳統繪畫的程式畫法,根據畫面需要而產生新的方法。

    傳統水墨,立意和取材上,多畫山林隱逸而少畫鬧市城鎮。正如郎紹君所言:“古人雖有宮廷、文人、仕女或市井風俗之作,卻向來不占主流,尤其不占寫意水墨畫的主流。宋以來的水墨畫大家,大抵都以山水花鳥名世。這是中國藝術的一大特色,也是它的一大缺憾。及至近代,身居商業都會的海派畫家,依然是多畫花鳥山水為主流。

  傳統水墨在技法上是以師承相傳,以相應的模式組合完成作品,而新水墨則是借鑒西畫、參與大量的時尚元素及新的理念、突出個性、張揚自我而表現。從而使表達的題材更加廣泛,表現的內核更加深刻。

  ◆我是怎樣開始新水墨創作的

  我在美術學院學習的是版畫專業,以前的創作多是版畫或油畫,從事水墨創作也有二十幾年的歷史,真正拿起筆從事專業水墨研究也是近十年開始的,自從移居成都三圣鄉荷塘月色來,這里有萬畝荷塘之稱,在這里臨塘觀荷,與荷為友,于是沉迷于水墨彩荷的試驗,畫起了荷花。三圣鄉還有個白鷺溪公園,濕潤的空氣、縹緲的氛圍、蔥翠的山林、幽深的路徑、徜徉的白鷺和其他的鳥兒讓人心曠神怡,于是筆墨便自然而然的轉向了那一片云蒸霞蔚的彌蒙境地。

  ◆我的新水墨創作的特點

  因為有過對版畫及油畫的深入研習,在采用水墨進行創作時,便自然而然這些畫種表現方式的借鑒。憑借自己在學院練就的造型基礎,深入研習傳統的積墨、潑墨和沒骨畫法,把對中國傳統筆墨意象的領悟,以現代形式去注入和表達。在我的心目中,宣紙水墨這樣的“國粹”,也可以大膽地利用他的特性表現另一種與西畫不一樣的體積空間、結構塊面、投影光感;水墨潑灑之處,既可鋪陳畫面的東方神韻,也能傳達當代精神內涵。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載體,在我的筆下并不是一次“穿西裝戴瓜兒皮”的簡單拼接,而是以水墨的方式去做一次融匯溝通、渾然天成,兼具傳統風韻和現代意識的暫新旅程。

  作品欣賞


作品一

作品二

作品三

作品四

作品五

作品六



  

責任編輯:楊秀奇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