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美術館  >  頭條  > 正文

在傳統與傳統之間

2019年03月28日 13:32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袁景波   

  安天富,字儀璇,號艮堂、可可齋。漢族,1966年9月生于貴州思南。就職于銅仁市公安局。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全國公安文聯會員,全國公安書法家協會理事。貴州省書法家協會主席團成員、楷書委員會副主任,貴州書法研修院副院長。銅仁市第二批市管專家,銅仁市書法家協會主席,銅仁政協書畫院副院長。 

  作品10余次入展中國書協舉辦的展覽。獲全國公安民警書法大賽二等獎、全國首屆篆書作品展提名獎、“同龢杯”全國書法篆刻展一等獎、全國公安系統主題書畫作品展書法類一等獎。曾受邀擔任全國警察書法網絡臨帖比賽、貴州第六屆行草書法大賽、“嚴寅亮杯”全國書法展、貴州省第七屆“茫父杯”書法雙年展等賽事活動評委。 

    

  有人說書法當隨時代,每一個時代都有它的主打,即一個時代的主流書風,且與他的時代特征相吻合。有一個流行的說法:“晉人尚韻,唐人尚法,宋人尚意,明清尚態。”今人尚什么呢?尚形,尚的是形式,尚的是視覺沖擊,尚的是展廳效應。

  安天富的書法,是不是尚這些呢?從本質上講,恰恰不是。

  天富習書,無不傳統,對“二王”研習,臨帖作品擺在那里。但是他對簡牘、磚文、敦煌寫經,以及好大王碑的研習之深,圈外者知之不多,對傅山、八大山人、徐渭、謝無量、徐生翁的浸淫多時,也是常人了解不到的,反之,對王鏞、曾翔、白砥、沃興華的借鑒,其作品的構成痕跡、寫意風貌,在作品中卻不難發現。

  天富研習探索的風格都實實在在地存在。秦磚漢簡、敦煌寫經,在當時,這些當然算不得書法的主流,多為匠人所為,但畢竟反映了那個時期毛筆在不同材質上的體現,肯定有值得學習借鑒的東西。無論是經閣還是墓志,畢竟保留下來了,就像我們鄉村民間的書法一樣,代代相傳,雖進入不了主流,但總是舍不得丟掉,仍是保留下來的傳統。

  安天富正是游走在此傳統與彼傳統之間!

  天富習書,以“二王”為根基,功夫下得扎實。較早師承貴州名家閔思源。閔思源在上世紀80年代,也是與張海一樣具有創新意識的年輕書家之一,天富正是從那里學得創新意識和探索精神。

  后來,他赴復旦大學進修書法,得到名家沃興華的教導,對字法和章法進行了大膽探索,廣泛吸收古代磚文、墓志、金文、石刻、寫經以及民間書法元素,逐步形成了個人風格。

  每觀天富臨帖,總是納悶,也總有啟示。他基本上不實臨,每字,都在點畫上求其出彩的東西,都在結構上求其變化,都在墨色上求其豐富。一筆下去,枯濕濃淡,正斜沉逸,皆有新意。就是在毛邊紙上臨,也講究參差和留白,還有題款,很注意章法上整篇的完整性。我把他的臨帖方式戲稱為“創作式臨帖”,也就是說臨的目的很明確,就是為了創,每臨一張紙都是一次創作,集子中的臨帖作品都是這樣得來的。他的這種臨創習慣,顯然就形成他在筆法、字法、墨法、章法上探索意識,就是我們常說的“天富的字有想法”。

  近期,天富又到蘭亭書法學院學習,得到曾翔、洪厚甜、陳海良、魯大東等名師指點,不僅強化和豐富了自身書法風格的形成,同時,在書法小品的形式和書體小楷的嘗試上,有了新的拓展。其中不乏精妙的作品形式,小楷作品尤其耐品、精致、靈動,而不乏古穆之氣,一改常人楷書的死板與甜膩,十分難得,給年輕書家以參照和啟示。

  毫無疑問,天富在章法上、字法上的大膽探索,與現代構圖是有關聯的,加上在風格上更趨向于沉厚樸拙,結體往往大開大合,行筆沉穩率真,字形、墨色、章法無不給人視覺沖擊。

  天富在同代書家中的功力,是共知的,字外功夫的修煉,文界的朋友多有贊許,大量的閱讀,使其具有較強的文字功底和良好的文學素養,時常游走在書法與詩酒之間,出入于古典與時尚之中,游歷、交友、文玩成了他生活的常態,字如其人,傳統中不乏現代,現代中不無傳統,體現了一個當代書家的氣質。

  (作者為貴州省銅仁市文聯原副主席,書法家、作家。)



責任編輯:武昊璇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推薦閱讀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