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popnp"><nobr id="popnp"></nobr></big>

<code id="popnp"></code>
    1. <pre id="popnp"></pre>
      即時新聞:
      文化
      文化頻道  >  文藝館  >  民族風 > 正文

      “猴年馬月”終于到了這究竟有什么特別意義?

      2016年06月14日 14:42    來源:濟南日報   作者:孫正國 田兆元   

      猴年馬月。

        我們渴慕已久的真愛,要猴年馬月才能邂逅?我們拼搏創業的夢想,得等到猴年馬月才能成功?那些久已許下的諾言,待到猴年馬月才能兌現?這些原以為遙遙無期難以實現的心愿,今天有望如愿以償了!

        因為,“猴年馬月”終于到了——2016年的6月5日至7月3日,正是傳說中“猴年馬月”。

        現如今的日常生活中,我們往往習慣將不可知的年月、不可能的愿望,與“猴年馬月”相連。其實,猴年馬月是一種用生肖動物來紀年月日的時間表示法,生肖年與生肖月相配,猴年的馬月,十二年一次。這原本反映的是古代中國紀年紀月的智慧,讓時間充滿特定的文化意味,與現在網傳的“何年嘛月”并不相干。

        古代確實有一種紀年式的詞來表示“時間上的不可知”,是“驢年”,而非“猴年”。因為驢非中國十二肖獸,“驢年”在紀年中就有了泛指遙遙無期、不可能實現之事的意味。佛教典籍記載“驢年”一詞非常多,較早地出現在唐宋,明清佛教經籍也多見。不過,“驢年”與“馬月”作為一個詞組,清代及以前的文獻中未見,當代文學作品才有明確記載。

        那么,回過頭來,“猴年馬月”究竟隱含了什么特別的象征意義呢?

        “猴年”與“馬月”交會是好運到來的日子

        一個關鍵,就是“猴馬配”,這并非簡單的巧合。著名史學家邢義田先生專門研究過“猴馬共存”的造型藝術。1992年,他在山東滕州博物館注意到一個漢代石刻畫像,像中有一樹,樹下一人騎于馬上,馬旁有一人彎弓射鳥,還有一人立于馬與人之間。2007年,他又連續發現陜西出土的西漢晚期“猴騎馬”造型的彩陶俑、河南南陽出土的“猴騎馬”造型的漢代陶器、山東東阿出土的漢代畫像石。據此,他從美術史角度提出了“猴馬共存”的藝術母題,認為這是北方游牧民族關于“猴防馬疫”經驗的多民族交流的藝術創造。

        此外,華東師范大學民俗學家田兆元是最早從“猴馬配”出發系統思考“猴年馬月”本義的學者。他認為,“猴年馬月”是猴與馬的故事在歲時節日上的反映。中外養馬必定養猴,馬需要猴才會健康,比如中原地區和南方地區養馬人,必在馬廄中貼上猴的圖像,在套馬柱上刻上猴的圖像。而且農歷五月是端午之月,古時認為是惡月,多病多忌諱,人們會通過健身、藥浴、香薰等民俗來禳除瘟疫、祛惡辟邪。而猴年的端午就比較好了,五月的厄運因為猴子的到來而變得吉祥順遂。

        所以難得“猴年”與“馬月”交會,這是一個好運到來的日子,時機難得,萬事皆成。

        是古代“猴防馬疫”信仰的藝術再現

        具體來看,上述立論,除了考古圖像資料外,還有大量文獻可供參考。例如,“猴防馬疫”的觀念在晉代傳世文獻中就有明確體現。晉代干寶《搜神記》卷三《郭璞》記載,趙固的馬忽然死亡,他趕緊找到當時的最杰出博物學家、方術大師郭璞,這位大師開了個“民間奇方”,讓趙固去找一種類似猿猴的動物,結果,這個動物噓吸死馬鼻孔,居然真的救活了死馬,實在是了不起的神奇醫術。郭璞以猴治馬病的生動故事,既反映了他作為博物學家的非凡能力,也直接印證了猴馬共存母題的合理性。

        北魏著名農學家賈思勰的《齊民要術》是文獻記載“畜猴養馬”的已知最早材料,其第六卷有記:“常系獼猴于馬坊,令馬不畏,避惡,消百病也。”這一記載明確說明獼猴有避邪功能,可以消除馬的各種疾病。

        明代小說《西游記》以孫悟空被封弼馬溫之職而設計出“大鬧天宮”的情節,官名與“庇馬瘟”諧音,與以猴防馬疫的俗信有關。至今陜西鳳翔年畫及線版上也有很多猴馬共存的圖樣,并題有“庇馬瘟”,其目的都是佑護馬的健康與平安。

        由此可見,猴馬共存造型圖像是古代“猴防馬疫”信仰的藝術再現,它們以造型藝術進入日常生活,后來被寄以“馬上封侯”的美好寓意。同時,它們又以人物傳說、地方俗信和年畫藝術傳承著這一母題。“猴馬共存母題”展示了猴可以防災、減災、消百病的吉祥品格。

        馬月是以馬的神性來壓勝“惡五月”

        除了“猴馬共存母題”及其所反映的“猴防馬疫”信仰外,猴年馬月的另一關鍵要素是“馬月”。

        俗語“驢年馬月”、“牛年馬月”和猴年馬月一樣,它們都包含了“馬月”一詞,而且在近現代漢語中都表示“不可能、不可知、不可信”的時間與事實。顯然,“猴年馬月”之所以被人們所誤用“不可知的年歲”意義,是受到了它的近形結構詞“驢年馬月”的傳染性影響。那么“馬月”有什么含義呢?

        “馬月”是按十二肖獸紀月的一種名稱。夏歷紀月法,以寅虎開始紀一月,依次是卯兔紀二月、辰龍紀三月、巳蛇紀四月、午馬紀五月。夏歷五月正值我國春末夏初之際,氣溫急劇升高,熱度與濕度大幅增加,為蚊蟲病菌的繁殖、生長提供了良好環境,五月因此成為瘟疫多發的季節,在民間形成了“惡五月”的俗信。《春秋考異記》有云:“地生月精為馬。”由此,馬月之名,乃是以馬的神性來壓勝多災多難的“惡五月”信仰。

        至此,從端午節的所在時間五月出發,“端午節”與“猴年馬月”關聯起來討論就成為一種合法邏輯,它們都是中國文化智慧專門為春夏瘟疫頻發季節立下的“公共衛生防疫警示牌”。

        端午節以儀式的莊嚴神圣,強化夏歷五月防災除疫的公共衛生意識,而猴年馬月則以語言巫術的方式,表達人們可以實現祛除五月瘟疫災難的美好理想。

        也就是說,“猴年馬月”的本來寓意,是端午成功防疫辟邪的良辰吉日,它既是具體的民俗時間,也是寓含巫術求吉的免疫力量。因此,猴年馬月是無數“惡五月”中惟一的好日子,而且十二年一遇,是具有免疫力量的吉祥端午月。

        



      責任編輯:翟宇星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推薦閱讀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