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文藝館  >  文化聚焦  > 正文

“讀書”與“看書”

2019年10月21日 09:22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周慧虹   

  近讀作家梁衡與王鼎鈞的文章,不約而同談到了“讀書”與“看書”的差異。

  梁衡指出,什么是閱讀?閱讀就是思考。閱者,看也。但是比看要深一些,它不是隨意地、可有可無地觀看。是有目的的、帶著問題觀看,是一個思維過程,邊看邊想。而對不需太動腦子的、淺一點的東西,消遣、娛樂的,則說看,不說閱。

  王鼎鈞則言,“讀書”和“看書”不同,讀書有方法,有目的,有成果,講的是讀書人的水準。告訴某作家“我讀過你的書”或“我看過你的書”,一字之差,寓褒貶、別善惡。

  細細品味還真是這么回事兒。一個人如果自我感覺尚算得上是一個熱愛閱讀的人,如果在工作生活之余尚且保留了閱讀的習慣,就有必要捫心自問——我究竟是在“讀書”,還是“看書”?畢竟,生命誠可貴,時間價更高。如果深陷于“看書”而非“讀書”的窠臼,還為之沾沾自喜,從閱讀的效果來看,這無異于自欺欺人,浪費光陰空耗生命。

  我的微信朋友圈中,有人“讀書”,也有人僅僅是在“看書”。這兩年,社交閱讀趨熱,我遂被拖進了一個讀書群,該讀書群中給人印象頗深的有這么兩位,一位是某位群友,每天倒是雷打不動地在群內打卡讀書,讀的速度驚人,兩三天即讀完一本書,其他群友甚感欽佩之余,請教其讀書秘訣及讀后所獲,得到的回答令人氣餒,“讀便是了,讀后也沒感到有啥觸動”。

  與之相反,該群群主崇尚深度閱讀、深度輸出,讀書速度不算很快,但只要讀過的書,都堅持必須寫出一篇不乏干貨的讀書筆記。據其講,她一本書至少讀三遍,第一遍按順序通讀,在書上做標記,隨時記錄所思所感;第二遍梳理全書,畫出思維導圖;第三遍重點閱讀標記段落,結合所思所感精心構思,最終輸出一篇絕不敷衍的讀書感悟文章。觀其文章,篇篇耐讀,每隔一段時間必有更新,確屬難能可貴。

  我們置身于一個碎片化的時代,許多人逐漸習慣了碎片化的閱讀,這其中,往往“看”的成分大于“讀”。不過,這也并非絕對。曾讀過一本叫做《精進:如何成為一個很厲害的人》的書,作者就結合自身的閱讀實踐,談到過“碎片化時代如何做到深度閱讀”的問題。

  他就提到,閱讀,絕不僅僅發生在把書從打開到合上的時間段,這只是閱讀活動中最表層的部分,更重要的是,書中讀到的那些精華能否轉化為屬于我們自己的價值。一個人的閱讀如果追求的是一種抵達,是自我生活、人生的某種改變,那么,這種追求改變的訴求反過來會促進我們的閱讀。因為很顯然,我們要改變,必然要對我們讀的文本提出更高要求,提出更多問題,更加主動和迫切,這些都會讓我們閱讀得更深入。

  所以,說到底,決定一個人“讀書”還是“看書”的關鍵因素之一,應著眼于“閱讀的抵達”,也就是自我的改變。如果僅僅在于娛樂休閑,打發時間,這種讀書充其量不過是在“看書”,其閱讀的腳步也終是虛浮零亂,停留于淺嘗輒止狀態,無助于讀者自身知識水平的提升,無助于個人思想的豐盈,無助于其審美情趣的培育。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