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公安館  >  文化名人  > 正文

呂錚:為警察披堅執銳,當作家不負丹青

2017年09月11日 04:42     來源: 中國警察網-人民公安報    作者: 王陸陸   


呂錚,就職于北京市公安局。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全國公安文聯會員,已出版小說《獵狐行動》《名提》《贖罪無門》《仨警察》《混亂之神》《三叉戟》等12 部長篇小說,連續三屆獲得金盾文學獎。多部長篇小說被改編為影視作品。


  公安文學好看,也不好看。

  說它好看,因為它結構緊密、推理嚴密、偵查細密,結局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說它不好看,因為能寫成這樣的作家不多,君不見市場上充斥著無人問津的各類“公安文學”。

  當然也不是沒有,呂錚就是一個優秀的公安作家。

  世說新語:呂錚的現實性與想象力

  多年來,公安小說一直不被評論界重視,首要原因在于缺乏超越現實的想象力。眾多公安小說中的故事提頭知尾,人物形象模式化、話語程式化,滿足不了讀者的閱讀期待。比如,有的公安小說寫得縱橫捭闔揮斥方遒,但無論警察個體抑或群像都清心寡欲忠勇如磐,雖突出了“文學為政治服務”的觀點,可它不好看,也就沒有市場,沒有傳播媒介,沒有宣傳效應,沒有現實意義。而呂錚的《名提》,卻能恰到好處地揚長避短,既好看、又耐看。

  呂錚在創作《名提》時,有著高于現實又不著痕跡的超凡想象力,他對腐敗分子和犯罪團伙的描寫,既突出了公安小說的文學性,又兼顧了公安小說不可否認的政治性;同時,作者對預審員的生活、心理狀態甚至是嫌疑人的心理關注都讓我們看到了故事之外的深刻含義。《名提》中的犯罪團隊心思縝密、分工明確,以潛進目標公司最終摧垮目標公司、實現所謂的財富均衡為其犯罪目的。其成員熟知法律法規,心理素質超強。不同于以往文藝作品中預審員動輒拍桌子瞪眼、“指供誘供”的訊問方式,《名提》里的警察是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進行著智慧的較量,一種由話語戰、心理戰所營造的緊張懸疑氛圍,為讀者帶來了一場“過山車般的心靈體驗”。

  可以說,呂錚的警察氣質是寫在骨頭里的。因為不刻意標榜,反而給了自己更多立身之地和回旋空間。他守著老北京的世俗與精明,卻也更接地氣。十多年來,這位胡同里長大的公安作家,撰著的《黑弈》《迷網》《警校風云》《巴士警探》《混亂之神》《仨警察》等十余部作品,既能讓人發自內心地笑,也能令人痛徹心扉地哭,用它們自己的特色,豐富了中國公安文學歷史。

  念念風塵:呂錚的職業感與文藝風

  呂錚16歲入警校,至今已經穿了21年警服,始終戰斗在公安一線。他在警校同期的同學有幾百名,他曾露著小自豪告訴記者:“這交情,吃頓飯他們就什么都告訴我了,要多少素材都有,因為警察的生活永遠比故事更精彩。”文學即人學,若脫離了人性,文學將成為無源之水。而能夠將現實與想象完美融合,是當代公安小說的發展趨勢,亦是呂錚文學之路的不懈追求。

  呂錚作為近年來涌現出的公安文學代表人物之一,以一年一本長篇小說的速度,一氣出版了12部長篇小說,其作品連續三屆獲得金盾文學獎。2015年,呂錚的長篇報告文學《獵狐行動》在京召開研討會,《名提》和《贖罪無門》入圍第九屆茅盾文學獎評選。

  生活中的呂錚則顯得“貧”多了,“北京土著,經偵捕快……獅子座O型血還是屬猴的,屬于那種沒吹號就往前沖的主兒。健談好聊卻沾酒就吐,時不常受點刺激搞出個歌曲,網絡常以‘警察林楠’名義,搞點小資情調……賺些散碎銀兩貼補家用。”這是他對自己的描述。

  警察的嚴謹求實與文學的天馬行空在他身上冰火同爐,也讓他更加珍惜自己的另一重身份,“其實我是個寫歌的”。他從上警校時就開始歌曲創作,工作之后也沒有放棄這份愛好。他和幾個朋友利用業余時間組成了一個小型樂隊寫詞作曲,其中《寂寞人行道》進入過2006年度“中歌榜”前十名,《單車空蕩蕩》一度成為熱門彩鈴歌曲。2015年7月,呂錚為了給戰友們鼓勁,創作了歌曲《警察職責》:“既然從警、就不會懦弱,兄弟倒下、也不會退縮,拋灑熱血、去踐行承諾,眼含熱淚、去接替職責……”僅三天就受到了幾十萬次點擊,成為警察“神曲”。

  “從2003年至今,我一直要求自己在平靜中瘋狂奔跑。”干事前先把事情想明白,一旦想好了就努力去做。而呂錚的目標,說來很簡單,做到卻有些復雜,“就是讓更多的人了解警察、理解警察、體諒警察,成為警察的親人和朋友。”

  吶喊明志:呂錚的理性與感性

  有學者在一次公安文化研討會上談到當前公安小說的內容時,提到“很多作品傳遞出警察也有難處啊,警察錢也不夠花啊,警察的孩子上學也難,警察回家也和老婆打架……這一切血肉是豐滿的,但是這個行業的神圣感其實也削減了”。

  然而,警察工作的特殊之處僅在于他們擔負著維護公共安全的責任,但不能因為這個特殊性就否定或剝奪了警察的人性。同時入圍第九屆茅盾文學獎評選的《贖罪無門》,其人物形象的塑造張弛有度,既讓讀者感受到經偵老警的生活艱難、心理困惑,又讓讀者理解了警察對信念的執著堅守。這種描寫,是對現實生活中警察的尊重,也是對文學作品中警察藝術形象的尊重。正如全國公安文聯秘書長張策在談及公安影視創作中對警察形象的塑造時說,“對警察個體來說,警察也是有性格的,警察也是有缺點的,甚至也有警察會在繁復紛雜的社會里迷失。但是,警察的責任感已是一個整體的核心思維,一支隊伍的凝聚力量,一種職業的高尚操守。”

  寫《名提》第一稿的時候,結局是老警察最后犧牲,用死亡去給予罪犯最后一擊,但修改到第二稿,呂錚的感性占了上風,“我想,文學作品還是要給人以希望,太灰頹的東西不適合我。”

  2015年6月9日凌晨,河北省滄州市肅寧縣發生特大槍擊案,案件造成4死5傷,包括肅寧縣公安局政委在內的一名民警和一名輔警犧牲。而第二天,網絡和電視上就出現了一些專業人士對于該事件的“評頭論足”,稱民警犧牲為“死亡”,稱呼犯罪嫌疑人為“五十多歲的老漢”,并端起姿態詢問“是什么原因讓這個五十多歲的老漢端起了槍?”——這讓呂錚十分憤怒!他在微信朋友圈中寫道:“你質疑的是中國最基層執法者生命的尊嚴,無視的是一名面對槍口還英勇沖鋒的勇士……和平年代是誰在用生命鑄就城墻保護你們,是誰在烈日和冷雨中默默執守!基層警察是這個社會平安的最后一道防火墻,不善待這些平凡渺小的守護者,早晚惡果會由所有人承擔……”此文在微信朋友圈中被瘋狂點贊和轉發。

  有好友評論:“不讓話語權湮沒良心,謝謝你替我們吶喊。”

  傲骨閑心:呂錚的真實與浪漫

  2011年,呂錚去魯迅文學院進修,獲得了更多文學界前輩和專業人士的指點。他成長著、成熟著,生活的磨煉,生命的體驗,凈化著他的身心,也讓他身心日趨豐富,心態日趨平靜與平和。

  呂錚的期望是繼續寫下去,寫出警察的真情實感和真實狀態,團隊協作往往比事必躬親更需要擔當,外圓內方也比剛直不阿更需要智慧。“我在小說《警校風云》里塑造了好幾個人物:海濤、林楠、黎勇、胡錚等。這些虛構的人物將會跟我一起成長,會有各自不同的職業道路……我可以虛構一個特別完整的世界,把他們的故事一直寫下去,讓他們都有一個歸宿。”呂錚如是說。

  他曾借用一位獵狐緝捕隊成員的話來激勵自己未來的寫作,“當每次執行任務遇到困難的時候,我都把它當做老天給我設置的絆腳石,只要它沒能將我絆倒,我便會撿起石頭,讓它成為我向上攀登的基石。”

  自學成才,自成一派。

  呂錚在經歷過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后,他把每一個腳步留在身后,終于見山又是山。需索無度是動力也是桎梏,敢給欲望放生才算真的逍遙,無清心何來傲骨,唯閑心才會虛懷若谷,以待將來。期待呂錚!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