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1q4dv"></code>
          1. <pre id="1q4dv"><nobr id="1q4dv"></nobr></pre>

              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公安館  >  頭條  > 正文

              肩章變遷見證我的成長

              2019年09月12日 14:08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魯世木 張紅   

                我并不是擅長收藏的人,但精心珍藏著10多個不同時期警服的肩章、領章和領花。每當我凝視這些老物件,就仿佛回到了過去。重溫36年的從警生涯,我心中總會涌起激動、幸福與感慨。因為這些肩章和領花,伴隨著我一步步成長,見證了我從警生涯的榮耀與驕傲。

                1983年9月,我得到一個消息:上海市公安局招錄監管民警。時年21歲的我風華正茂,立馬報了名。經過政審考核,我成為上海市公安局下屬天湖農場的一名監管民警。

                我清楚地記得,從局領導手中接過上白下藍的警服時,心情無比激動。那時的警服還沒有肩章,如同軍裝一樣,有兩只鮮紅的領章,一枚國徽鑲嵌在大檐帽上。我撫摸著領章和國徽,默默地對自己說:“一定要當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

                次年12月,我接到通知:要更換警服了。我和同事興致勃勃地領到了新的“83式”警服。國徽、盾牌、長城、松枝組成的警察新式帽徽,紅星藍盾肩章、鮮紅的領章與大檐帽相互輝映,橄欖綠與警帽警服上的紅黃色牙線融為一體,那個興奮勁兒洋溢在心間、飛上了眉梢。

                穿上新制服后,我將舊制服上的領章和國徽保留了下來。其實,當時并沒有想“收藏”,只是心中對摯愛的事業有一份留戀和珍愛。

                轉眼到了1992年7月,我國人民警察警銜制度開始實施。這是人民警察隊伍正規化建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那時,我所在的天湖農場移交給了上海市司法局。記得我接到授銜命令是當年11月底。為了首次授銜,我們單位特意開展了警容風紀整頓、隊列訓練和接受授銜演練。

                授銜儀式那天,會場莊嚴而隆重,除了在崗位執勤的民警外,我和30多名民警整齊地站在臺下,等待那激動人心的時刻。

                “魯世木!”

                “到!”聽到主持人念到名字,我激動地邁著正步走上臺。在熱烈掌聲中,上海市司法局局長鄭重地對我授銜——二級警司。

                回到宿舍,我撫摸著警銜標志,耳邊響起局長的囑托:“警銜是國家給予警察的榮譽,也是國家對警察個人工作績效、能力、貢獻的評價。希望大家努力做一名優秀的人民警察!”心潮澎湃的我像以往一樣,把舊肩章、領花等用信封裝好收藏起來。戰友小顧調侃道:“你以為這些東西是古董啊?還有用嗎?”

                “在我心里,它們比古董還要珍貴呢!”我嚴肅地答道。

                1994年3月,我調到安徽省蕪湖市看守所。隨著警察制服的進一步改革,“92式”警銜標志在使用一段時間后,國務院頒布了新修訂的《人民警察警銜標志式樣和佩帶辦法》,肩章上標明了警銜,金色四角星加上金色橫杠,標志更為美觀。此時我已晉升為一級警司,肩章也發生了變化——二杠三星。

                按照人民警察警銜條例規定,一級警司至一級警督,每晉升一級為四年。1999年4月,我晉升為三級警督,肩章變成三杠一星。

                2000年10月以后,各地公安民警紛紛告別原來的橄欖綠制服,開始換上款式新穎、美觀大方的藏藍色“99式”警服。我和戰友們在翹首企盼一個月后,換上了量體套裁、更易辨識、系列配套、便于執法的藏藍色新式警服,佩戴上了銀光閃爍、高雅莊重的新式帽徽與警銜、領花。那一刻,責任、使命和榮譽感再次交織在內心。

                2006年5月,我調到刑警大隊,4年后又調到派出所工作。

                青春流逝,兩鬢斑白。從警36年的我,先后換過10多個崗位,每次都會扔掉一些無用的東西。然而,這些包含特殊意義的肩章、領章和領花始終被我視為珍寶,仔細珍藏。因為它們不僅留下了獨特的公安印記,也讓我領略到了人生的無限樂趣和莫大幸福。

                如今,我距離退休還有不到3年的時光。我想,退休后要辦一個小型展覽,把收集的肩章、領章、領花、舊警服、工作包等一些與公安有關的“老物件”向年輕民警展示,讓晚輩體味警察的榮耀與驕傲。

                口述/魯世木

                撰寫/張 紅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