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1q4dv"></code>
          1. <pre id="1q4dv"><nobr id="1q4dv"></nobr></pre>

              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公安館  >  頭條  > 正文

              開一盞燈等你

              二級英模王洲斌之子王萌回憶父親

              2019年07月19日 10:43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胡杰   

                王洲斌,1949年1月出生,生前為陜西省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治安科副科長。1988年9月在街頭抓捕持槍歹徒壯烈犧牲,被公安部追授“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范”榮譽稱號。

                王萌,王洲斌之子,1979年5月出生,西安市公安局刑偵局二處三大隊副大隊長,榮立個人三等功3次。

                夜市槍響

                “眼球破碎腦擊穿,猶能縱車追兇頑。關羽有知應慚愧,枉將刮骨夸千年。”30年前,西安一個名叫王洲斌的民警在遭到歹徒槍擊后,仍拼死追捕犯罪嫌疑人。王洲斌犧牲后,他的一位同事含淚寫下了這樣的詩句。

                王洲斌遭遇歹徒的地方,在西安市中心的大差市。7月11日上午,記者和王洲斌的兒子王萌相約來到大差市,探訪烈士最后追擊歹徒的線路。

                王萌大眼睛,高鼻梁,和照片上的父親有些像。說起父親,王萌最深的印象,就是他的“忙”:“雖然離家不算遠,但從他當警察之后,就常常回不了家。有些星期天,他也值班,我媽就會帶著我去單位看他,幫他洗洗衣服。”

                王洲斌是部隊轉業干部,當過野戰軍的作戰參謀,做事情條理清楚,一絲不茍。“他有一把很寬大的作戰畫圖尺子,上面有波浪,有坦克,還有小人。小時候,我特別喜歡他那把尺子。”王萌說。轉業回西安后,王洲斌把那把尺子珍藏在家里書桌上了鎖的抽屜里。因為好奇,他開抽屜時,王萌特別留過心。原來,抽屜里除了有些錢、糧票,大多是些筆記本,擺放得整整齊齊。“我爸愛干凈。那會兒,他常穿一個襯衫假領子。只要回家,他都會把假領子脫下來洗了。”

                轉業到碑林分局,特別是當了治安科副科長后,王洲斌就變得格外忙碌。大型活動安保、外賓警衛、治安亂點整治、治安案件查處,都需要他到現場。“一年里,他要值200多個班呢。”王萌說,后來,他通過看報紙和聽父親的同事講述,才知道父親工作上的一些事情:“那時候,常有人打群架、械斗。我爸出現場制止時,掛過好幾次花。還有一回,一個精神病人要跳樓,他爬到房頂,趁那人不備,一把將其攔腰抱住。我爸人瘦,那人拼命掙扎,差一點就把我爸給帶到了樓下。”

                1988年9月22日,時任斯里蘭卡總理普雷馬達薩來訪,入住長安路上的西安賓館。一整天,王洲斌都手握對講機,跑前跑后忙于警衛工作;晚上,南門外的省體育館有健美大賽,王洲斌又帶著科里民警去那里執勤。散場后回到單位,已經是深夜。同事們嚷嚷說,餓了。王洲斌就讓司機開上單位的吉普車,和一位同事一起去離分局只有幾百米的大差市夜市,給大家買夜宵。

                說話間,記者隨王萌來到了當年大差市夜市的所在地。這里,現在是一座大型商貿中心,吃喝購物一條龍,完全找不到當年夜市的任何蹤跡。但是,當年的舊報紙,仍然能夠把我們帶回到那個人頭攢動、人聲鼎沸的夜市,帶到英雄跟前。

                那個出租車司機向王洲斌報警的時間,是晚上11時15分。當時,身著警服的王洲斌,正站在吉普車旁等候去買夜宵的同事。這時,一輛出租車突然逆行停在了路邊,司機跳下車,急切地向他求救:“快,車上有人拿槍搶劫!”

                這個司機從火車站拉了兩名男子,他們說是要去南郊的鐵路局。一到僻靜路段,他們掏出了自制手槍,讓司機停下車。司機掏出身上僅有的40元,他們卻嫌少,逼著他回家去取。司機就把車開進了和平門,故意逆行,開到了人流稠密的大差市夜市。一看到警車邊站立的警察,司機立即從車上跳了下來。

                這時,兩名歹徒也已經跳下車,準備逃跑。王洲斌毫不猶豫,馬上沖上去,試圖拉住其中一個。這時,歹徒手里的槍舉了起來,兩聲槍響,罪惡的鋼珠子彈打中了王洲斌的左眼和顴骨。司機扶住了王洲斌,王洲斌大喊一聲:“不要管我,先追歹徒!”捂住血流不止的左眼,王洲斌跨上那輛出租車,讓司機“追上就軋倒他!”

                鋼珠手槍

                “他們追擊的路線,是從西一道巷到馬廠子街,然后向左拐,前進幾百米后,向右拐往東縣門。從東縣門一路向西,追到柏樹林。因為沒找見人,我爸讓司機走東大街把車開到了碑林分局。這一圈,總共15分鐘。”王萌這樣告訴記者。

                當年的西一道巷,如今已經不復存在。順著西二道巷,向西走百十米,就是馬廠子街。當年,追到這個丁字路口,王洲斌判斷,歹徒不敢往右拐,因為向右就是主干道東大街。他讓司機往左拐。后來證明,他的判斷是正確的。

                沿著王洲斌當年的追擊路線,王萌和記者邊走邊聊。他說,幾年前,他偵查案子時也曾遭遇過持有鋼珠槍的歹徒。

                王萌所在的刑偵局二處三大隊,負責偵破盜搶機動車和盜竊車內財物案件。有一年秋天,臨潼區發生一起汽車內47萬元現金被盜案。調取監控發現,嫌疑人作案時開了一輛本田雅閣車。以車并案,他們一路追蹤下去,發現了一個來自黑龍江鶴崗的盜竊團伙。“案子搞了大半年,打掉了這個團伙,臨潼的那起案子卻沒破獲。原來,還有另一個團伙在西安活動,也是鶴崗人,跟這幫人并不認識。”王萌說,這兩伙人都是盜竊團伙,成員都吸毒。他們專偷車內財物,西安及周邊市縣都跑遍了。累計下來,兩個團伙的盜竊案值超過千萬元。

                抓捕第二個團伙頭目時,這起案子已經搞了快一年。“抓他的地點,我們選擇在一個地下停車場的出口處。見他的車出來,就用三菱吉普車迎面堵住他。我守在收費口,準備實施抓捕。沒想到,這家伙居然加大油門,用他的奧迪A8車撞開了我們的吉普車。我用手槍向他的車輪胎開槍,都沒能把他攔下。”王萌說,嫌疑人有賽車執照,車技特別好。追到一個十字路口,民警發現了敞著車門的奧迪A8。“那天下著雨,那家伙打了一把傘在跑。我和同事追了很遠,當街撲倒了他。搜查汽車時才發現,這家伙在駕駛座右手邊,就放著一把發射鋼珠的自制手槍。”嫌疑人有一長一短兩把改造過的高壓氣槍。厚厚的汽車玻璃,一槍就能打爛。

                走到東縣門十字路口,王萌建議記者先去看一下當年抓獲歹徒江某的地方。順著東倉巷路東向南不遠,一座中式建筑出現在眼前。這就是清朝康熙年間修建的南城清真寺。當年,開槍殺害王洲斌的江某慌不擇路,翻墻躲進這座清真寺里。江某和同伙張某都是甘肅嘉峪關人,在蘭州多次持槍搶劫后,流竄到西安。他們準備干上幾票后,再去深圳作案。王洲斌的拼死追擊,為碑林分局隨后啟動的大搜捕,劃定了準確范圍。當夜,江某就在南城清真寺里被抓獲。

                那一盞燈

                在探訪夜市舊址之前,王萌領著記者,先去了一趟大差市東北角。西安市第四人民醫院眼科醫院的牌子,醒目地躍入眼簾。“當年,我爸回分局之后,馬上就被同事送到這里搶救。但從一進醫院,他就開始嘔吐,神志不清。從那時開始,昏迷了六天,他再也沒醒過來。”王萌說,打這以后,每年一到9月下旬,他母親就會天天夜里睡不著覺,默默地掉眼淚。記者猜想,王萌的母親這次不愿意接受采訪,肯定是不想讓傷疤再一次被揭起。

                “自從成了家,有了孩子,我就更能體會當年我媽的感受了。”王萌現在有兩個女兒,在家帶孩子的妻子也常為他擔驚受怕。

                一次,王萌他們連續工作半年,打掉了一個犯罪團伙。剛從揚州抓人回來,西安又發了一起大案。王萌馬上趕到西安火車站,投入到摸排調查之中。不休不眠地工作一天一夜后,上午8點多鐘,王萌突然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什么都不知道了。這件事,把他的妻子嚇得不輕。從那以后,只要他加班不回家,她夜里都在客廳為他留一盞燈。這個細節,被他大女兒寫成一篇作文,題目就叫《開一盞燈等你》。

                在王萌心中,也始終為父親開著這樣一盞燈。

                王洲斌犧牲后,他的血衣被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收藏,另一些遺物被西安烈士陵園收藏。得知父親的一個工作筆記本當年被一個記者要去,王萌曾追到這家報社,試圖索回。可惜,那位記者早已退休,而筆記本也不知所終。前幾年,王萌還到法院查閱過當年父親那起案子的卷宗,了解了這起案子的全貌。在刑偵局有了全息作戰平臺之后,市公安局領導也曾專門關注過這起案件,試圖通過信息化手段追捕到當年趁機逃跑的張某。然而,張某似乎人間蒸發,毫無蹤跡。“張某是個吸毒人員。這么多年他沒有再現身任何看守所、戒毒所,現在看來,倘若沒有逃到境外,他很可能已經死亡了。”王萌這樣認為。

                仿佛冥冥之中有感知,1988年夏天,忙碌的王洲斌破例休了一次假。他哪兒都沒去,就在家里陪放暑假的兒子。“他給我出了一套數學題,一共三頁。我嫌題太多,故意扔了一頁。那次,我爸狠狠地揍了我的屁股。很疼,我現在都記著呢!”

                做人要誠實,做事要認真。伴著這難忘的痛感,王萌牢記著父親的教誨。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