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1q4dv"></code>
          1. <pre id="1q4dv"><nobr id="1q4dv"></nobr></pre>

              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公安館  >  頭條  > 正文

              刑警的幸福很特殊

              2019年06月05日 16:48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熊志華   

                2013年4月15日,大半生未當過刑警、年過五旬的我,有幸從偏遠的派出所調到刑偵大隊辦公室當信息員兼宣傳員。我清楚地記得,那天正好是母親85歲的生日。當天一大早到單位,就聽說轄區良塘新區大橋下有人溺水身亡。我急忙取出相機隨幾名同事和法醫趕到現場,只見一具穿著滿是補丁衣服的尸體浮在河面,遠處還漂浮著一些黃瓜、芹菜等。

                現場走訪得知,死者是一名家境貧寒的農村婦女,家里還有一名18歲的孩子。法醫鑒定發現尸表沒有傷痕,當地群眾都猜測可能是她自己在河中撐竹排運菜不慎墜河而溺亡的。

                然而,刑警職業特有的敏感,讓我們沒有把這起事件簡單地當做意外死亡處理。我敏銳地發現,尸體浮在河中的位置,離漂在水中的芹菜、黃瓜有較長的距離,這其中必有蹊蹺。

                中午時分,小竹排被打撈上岸。排頭處一條不起眼的暗紅色擦痕,引起了我的注意。仔細一看,擦痕的暗紅色是油漆。我和同事們立即在河道兩岸挨家挨戶走訪,因為稍有延誤很可能所有的線索都會斷掉。

                有群眾反映,早上7時許,曾有一只捕魚的柴油機木船從河邊開過。我們馬上沿河奔走于各個沙場、村組,了解到當天上午只有一只捕魚船在良塘大橋附近的一個販魚販菜市場邊停靠過。幾經周折,我們找到了這條油漆成暗紅色的木船,并在船的右前側發現一道新擦痕。至此,案發時的情景在我腦海里漸漸清晰起來。

                這時,母親突然打來的電話把我的思路打斷了,我不耐煩地說不回去吃飯了,母親便黯然地掛了電話。過了一會兒,我才猛然想起當天的晚飯是全家人約好的,是母親的壽筵。我一拍腦門,趕緊給妻子打了一個電話,叮囑她一定要安撫好母親、張羅好家里的事,然后繼續投入緊張的偵破工作。

                我們迅速對木船船主夫婦分開審查。經過一番教育,船主楊某最終如實交代了事情的經過:當天他駕駛木船經過良塘大橋河段時,不慎撞到了一只小竹排,當時他也聽到了“啊呀”的聲音,但沒有停船查看。繼續往前開出一段距離后,還隱約聽到船外有人呼叫,他還是沒有理會。估計當時落水的人抓住了竹排漂浮了一段距離,再后來就沒有了動靜,他也就當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一樣,繼續干自己的事。

                僅有嫌疑人的供述,證據還不夠充分。次日一大早,我們把提取到的木船表面油漆和小竹排擦痕上的油漆送往專門機構做鑒定。鑒定結果顯示,二者具有同一性。楊某對駕駛木船撞翻小竹排、涉嫌過失致人死亡供認不諱,表示愿意賠償死者家屬。為此,縣公安局決定對楊某采取取保候審措施。

                然而,楊某與死者家屬后來在賠償問題上產生了分歧。楊某竟然反悔,不愿意再進行經濟賠償,民警兩次傳喚均不到場。想到死者家屬家徒四壁的困境和嫌疑人出爾反爾的嘴臉,我們義憤填膺。經大隊集體商議并報上級批準,縣公安局決定依法對嫌疑人由取保候審轉為刑事拘留。后來,船主夫婦賠償了死者家屬24萬元,楊某被判了緩刑。

                案件辦結,我和戰友們心里感到欣慰。如果沒有那份重任在肩的責任感和使命感,也許這起過失致人死亡案件就會被當成一起意外死亡事件而草草了事,也許死者家屬難以得到應有賠償。

                沒有錦旗牌匾,沒有感謝信與花籃,但破案后能感受到死者家屬心中沒說出來的那份感激,這就夠了——這是屬于刑警的特殊的幸福感,我無法用言語形容。如今仍在刑偵崗位上奮斗的我,只要一想起這個出警查案故事,心里就會異常興奮激動,久久不能平靜。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