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1q4dv"></code>
          1. <pre id="1q4dv"><nobr id="1q4dv"></nobr></pre>

              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公安館  >  頭條  > 正文

              優秀的警察題材作品帶給我們哪些啟發
              警察題材文學作品大家談(下)

              2019年04月01日 14:13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武忞   

              要展現警察豐富的內心世界

                戴存偉(就職于山東省濟南市公安局):我對宗利華的《越跑越追》印象深刻,這部作品關注基層民警工作、情感上的壓力以及困惑,呈現出熟悉又陌生的外在與內在生活。

                初曰春(就職于全國公安文聯):我忽然想起一個地方作者寫的《地盤》,很有味道,把警察離開轄區的萬般無奈寫得很精彩,讓人看到警察工作之余不一樣的另一面,看起來主人公很慫,實際上卻有尊嚴,尤其是結尾高潮處的處理,讓人意想不到。

                王娟(就職于河南省三門峽市公安局):個人比較喜愛張策副主席、張弛、少一等公安作家筆下的普通警察。如何塑造有血有肉,有脾氣有個性,有常人的煩惱和凡人的無力的警察形象,應該是警察作家時刻需要警醒和著力的方面。在這一點上,以往有太多的警察形象太高大上,說話像喊口號,舉止如圣人。我們應該更接地氣,塑造一些草根、底層的小警察。因為他們才是蕓蕓眾生,才是生活的常態。

                陳晨(主持人):最近幾天,朋友圈里不少人轉發張策老師的《魚化石》,我拜讀了,很震撼。小警察在特定社會背景之下情、愛、責任的掙扎,堅守,非常動人。

                劉麗(就職于四川省簡陽市公安局):《魚化石》我是一口氣讀完的,在時間和歷史的長河里,一切生命都如此脆弱、卑微,女性的命運軌跡似乎更多的受制于宿命的牽引。《魚化石》中兼任女警和警嫂的單純女子,好像最終都沒有擺脫命運的羈絆。但是人活著,注定要經歷要承受命運之重,要破解、求索生活給自己設置的課題。

                紫丁:張策的小說,總有著一以貫之的氣質,他的主人公身上能看到張策本人對警察這個職業的深情和寄望。

                李佳(就職于上海市公安局):張策老師說過,我們每一位警察身份的創作者,既要深入生活,在公安工作實踐中汲取營養,也要善于跳出公安看公安,用更廣闊的視角在社會生活中汲取養分,讓社會百態與公安工作完美地融合起來,力爭通過公安文學的創作探討更多社會性問題。

                初曰春:今年《啄木鳥》第三期的《隱秘的歡樂》,是安徽民警米可寫的,這個作品通過一個網絡直播公司和老式disco競爭中,突如其來的針對年輕人的套路貸,引發一系列娛樂無下限的故事,反映當代過度消費的弊端。

                吳明泉(就職于重慶市公安局):曾經當過警察的阿乙,寫了不少類似警察題材的作品,又像警察生活,又有超越,寫得很高級,對人性的洞察達到了不一般的深度。比如《閣樓》《亡命鴛鴦》等等。

                陳晨:剛剛吳明泉老師談到了阿乙,我也非常喜歡阿乙的小說。他做過五年警察。可以說,阿乙的生活儲備豐富,寫作態度坦誠,感受力豐富。他的作品具有異質氣質,多圍繞過去的從警經歷和小鎮生活展開,關照小人物命運。即使是處理刑事犯罪題材,他也穿越案件的表層,不刻意制造偵探、推理等類型小說的情節喧嘩,迅捷有力地切入人性幽暗的皺褶深處。筆力克制、凝練、冷峻,刀一樣地具有靈巧而致命的力度。

              以案件為切入口描寫人性幽微 

                胡杰(就職于陜西省西安市公安局):因為工作的原因,20多年來,我采訪過形形色色的案件,案子采訪多了,就有個感覺:犯罪常常像一把刀子,會把社會切出一個橫斷面來,讓隱藏在社會表象之下的蕓蕓眾生,真實顯現出人性的善與惡。大案要案,往往自帶這樣的屬性。而小案子呢?還能不能切出一個紋理清晰的橫斷面呢?這方面我以紀實文學的形式力所不及,而張暄的小說《解個手到底用多久》卻做了精彩的演繹。

                《解個手到底用多久》說的這起案子,是一起發生在鄉村道路上的交通事故。在一個村子的坡道上,兩輛摩托車相撞,三個農村青年受傷。其中一個傷勢嚴重,癱瘓了。事故現場沒有監控設施,又缺乏有效的見證人,于是,這起案子最終成了一個羅生門式的案件。與這起案件有關的人,各說各話,各想各事,臨到終了,真相難求。于是,一個農婦的生活變得荒謬起來,她被交警千萬次地追問:解個手到底用多久?

                張暄僅僅在寫這樣一個像黑色幽默的故事嗎?不是。張暄揭示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隔膜,就是大家相互的不信任。我們公安作家的一個資源優勢,就是可以接觸到很多案件,可是,這種優勢卻常常演變成我們文學上的劣勢。包括我在內,很多公安作家一不小心,就把案件僅僅寫成了吸引眼球的故事,沒能在人性的挖掘上更進一步。張暄這篇小說,算是給我上了一課。

                初曰春:剛才很多朋友說了自己喜歡的作品,好多我也喜歡,但我真正喜歡上一個作品的時候,會逐字逐句去讀,速度很慢。去年年底以來,我把石一楓先生的《借命而生》前后讀了三遍,每一遍都有不同的感受,這可能就是好小說的魅力吧。我記得第一次看時,曾經跟一位師長說,這家伙真厲害,沒聽說他去體驗生活呀,難不成是家里有人也在公安機關工作。那位師長告訴我,好的小說家自然會把故事寫得跟真事兒一般。這讓我一度懷疑自己是否具備寫小說的素質。很顯然,好的文學作品會給人帶來啟發,雖然那時候我看山是山,只關注了情節架構、人物塑造是否接地氣。

                第二次、第三次重讀這個作品,我還是在對照作品去反思自己的寫作。我發現《借命而生》最厲害的地方在于,關注了小人物的命運,很多系統內的作者寫公安,會想當然地把警察形象臉譜化。而石一楓則不然,他用文字把看守所的警察寫活了,主人公奮斗過,頹廢過,骨子里卻是在跟命運抗爭,那種掙扎給讀者帶來的共鳴,可以說是直抵內心深處的一種感動。我想,這正是我們系統內公安作者寫小說應該學習借鑒的地方。

                李佳:我也認認真真地讀了《借命而生》,非常喜歡,他怎樣找的角度來寫警察?怎樣寫警察和嫌疑人之間、和嫌疑人家屬之間的關系?而且從每個人物的角度看,都有不同的厚度。而他的《世間已無陳金芳》,其靈感竟來自一個集資詐騙案件。同樣是公安題材,他寫得非常巧妙,沒有很多公安題材作品共有的“強烈的角色代入感”,作品中無論是被害人還是加害人,都有充盈飽滿的人生,而非從一開始就帶著標簽的“特殊群體”,這樣的作品會走得更遠,影響力也更深,共鳴度也更大。

                謝沁立(就職于天津市公安局):身為公安隊伍里的寫作者,把握案件背后人性的描寫非常重要,單純寫案件本身,作品的生命力不會長久。

                初曰春:如石一楓的《借命而生》沒有具體的案子,照樣把警察這個職業寫得很精彩。所以,我個人覺得,公安題材小說不代表就必須去寫多么奪人眼球的案子,有人也跟我說過,公安題材寫小說就勝在案件的故事性強,我倒是認為,寫案件是載體,是個大背景,更重要的是寫心理,通過心理刻畫去反映人性。

                紫丁:同意,案件同樣可以是展現人性的載體,關鍵還在對人性的挖掘上下工夫。

                陳晨:確實如此,要讓小說走得遠,一定要挖掘故事背后的人性。

                程華(就職于重慶市公安局):以案為切入口寫人性幽微才是高級寫法,比如前不久看的《東方劍》上的一篇小說,記不起作者了。一起殺人案,緣于階層壁壘、貧富差距以及女人之間的妒忌,揭示出的卻是人性的紛繁復雜。

                朱紅梅(就職于長沙鐵路公安處):我最近在比較集中地讀日本的小說,就說說東野圭吾的《白夜行》吧。小說以一場兇殺案開篇,圍繞這起案件的情節徐徐展開,直到最后才把真相展現在讀者面前,而這個真相實在讓人震驚,實在讓人想不到一個11歲的小學生竟然有如此的心機,不僅讀者想不到,警察絲毫也沒把嫌疑落在他身上。于是,這起案件不了了之,竟整整拖了20年。為了掩蓋真相,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不斷地鏟除他們身邊任何對他們不利的障礙,包括自己的親人。

                李佳:《白夜行》是我最喜歡的東野圭吾的小說。這部書把人性的陰暗一面、寒冷一面,寫到極致,寫進骨頭里,不留任何回轉余地,作者必定是非常了解人、懂得人“是什么東西”的了。

                陳晨:感覺大家都意猶未盡。在大家的熱烈討論中,我們重溫、學習了很多經典的警察題材作品,分享了各自的學習心得,這對于我們自身的寫作都會有所裨益。

                誠如大家剛才談到,這些優秀的警察題材作品給予我們很多啟發:首先,應該在情節的設置、線索的開展上多下工夫,讓小說更加引人入勝。每個小說閱讀過程都應該是一次乘興而去盡興而返的精神冒險。其次,在表現警察形象方面,除了反映警察的職業特性,還可以展現復雜多變的人物內心世界。第三,更加深入地洞悉時代本質,提煉出能真正反映社會發展內在規律的故事。要有內在的美學品格和思想指向,不能過于強調故事的戲劇化特征,人物成了展示情節的道具,導致作品成為文學語言包裝下的通俗傳奇故事。第四,應該在作品中體現批判精神和情感溫度,使讀者得到更為豐富深邃的閱讀體驗。總之,對于我們公安作家來講,應該從對情節、細節的追逐中抬起頭來,以悲憫的情懷和超越性的目光觀察現實,從而萃取出真正凝聚時代本質的故事。

                愿我們大家都能與自己渴望表達的題材、情感相遇,愿我們渴望相遇的文字都能在這個春天蘇醒,愿我們一起攜手進入公安文學的春天。



              責任編輯:武昊璇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推薦閱讀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