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1q4dv"></code>
          1. <pre id="1q4dv"><nobr id="1q4dv"></nobr></pre>

              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公安館  >  頭條  > 正文

              什么樣的警察題材作品堪稱優秀 警察題材文學作品大家談(上)

              2019年03月28日 09:27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陳晨   

                 

                陳晨(主持人):非常高興,在這樣一個春天的夜晚,與大家共同探討關于文學的話題。今天的話題是:你印象最深的警察題材文學作品有哪些?這些作品對公安作家有什么啟發?

                文學揭示的是人性,寫人性,常常避不開人性中丑惡的一面,與丑惡、犯罪作斗爭,又常常會出現警察。因此,文學作品中的警察形象隨處可見。也許,我們從警的機緣,是受到某一部文學作品中警察形象的感召;也許,某一部文學作品中的警察形象,正是我們身邊熟悉的某一位同事,他平凡、卑微,卻正直勇敢;他有退縮顧慮的瞬間,卻始終保有內心的堅守。我們今天的主題是“警察題材”,而不僅僅是公安題材,可以是外國警察,也可以是我們的公安民警;可以是整部作品以警察為主人公,也可以把警察作為配角或出現在事件的背景中;可以是我們公安作家自己創作的警察題材作品,也可以是社會作家創作的作品。從這里出發,讓我們暢所欲言,開始今天的分享與討論。

                好作品源于對警察生活的用心體驗

                沈秋偉(就職于浙江省公安廳):這幾年所讀公安題材小說,印象最深的是張國慶的《子丑寅卯》。這個中篇里充分展現了基層警察的命運沉浮與喜怒哀樂,符合我心目中對公安文學題目的要求。盡管他的地方性寫作瞄準的是天津,但里頭的人物故事都仿佛就是我身邊戰友的故事。

                陳晨(主持人):張國慶老師的這部小說寫得非常接地氣,真實可信。

                李佳(就職于上海市公安局):對我自己影響最大的公安文學作品,是張蓉的《流淚的紙鶴》。遇見這本書大約是2009年,那時的我還是個懵懂的、只會寫簡報的宣傳工作者。那本書讓我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書寫公安故事。她用平等的視角看待被訪者,既不做評論,也不做總結。在她的采訪中,她可以與“殺妻犯”談詩、談《安娜·列尼娜》,可以細致地感受搶劫犯罪嫌疑人的淚水順著紙鶴流淌,可以為犯罪嫌疑人的家屬寫《柔肩亦堪擔道義》……真實的文字,便能帶來真實的感動,而真實的感動可以牽動每一個人。正是讀了這本書,我才明白原來公安宣傳可以有另一種可能,它需要最真實的報道與再現,需要用心、用情凝結令人難忘的文字。

                李倩(就職于湖南省株洲市公安局):這兩年,對李迪的警察題材文學作品印象較深。一是題材接地氣。警官王快樂,講的全是基層片警的瑣事;七進看守所體驗生活,寫成《丹東看守所的故事》。二是篇幅短而精。李迪自序說,受古龍、汪曾祺的文風影響,由原來的歐化式長句,轉變為短句子、快節奏,“詞貴淺顯,淺中見才”。文風真誠而具節奏感。三是敘述顯匠心。故事無獵奇、不晦暗,人物不拔高、有特點,用風趣的語言說身邊的事兒,引人入勝之余,結尾往往點睛。

                沈雪(就職于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公安局):我印象較深的是《啄木鳥》2018年第12期刊發的一篇江蘇作家王東海的中篇小說《西天取經》。小說從小人物入手,寫的是派出所出警處警的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兒,語言詼諧有趣,生動活潑,把人物形象刻畫得栩栩如生,把民警工作的苦和累刻畫得淋漓盡致。

                王東海寫此篇作品,更多的是在寫自己的人生和工作經歷,他既是體驗者也是記錄者,自己置身其中,把周圍看了個清楚明白,再加上感悟,把一天值班處警遇上的一些雞毛蒜皮的瑣碎事寫得生動形象,既道出了民警工作的苦,而又不失嚴肅性,而且還能引起人們對一些社會現象的思考。建議我們公安作家也深入警營,用心去體驗,寫出更多的好作品。

                好作品優秀在對于人性的挖掘和探尋

                陳晨(主持人):剛剛大家談到的警察題材作品中,一類是我們公安作家的作品,一類是社會作家寫警察題材作品,確實都非常優秀。

                吳明泉(就職于重慶市公安局):我的閱讀范圍有限。記得上次聊天時,我說到余華的《河邊的錯誤》,那篇小說的外殼就是一個推理小說,看似在寫一個殺人案,但讀來讓人忘記了是在讀推理小說。余華這部小說的迷人之處就在于小說沒有停留在一個案件的偵破上,而是寫出了人性的復雜,人與人彼此的不信任、自私,以及命運的不可掌控。沒有吹捧警察,但含蓄表達了警察工作的艱辛、危險以及人物的悲劇性命運。

                潘吉(就職于江蘇省常熟市公安局):就身邊熟悉的公安作家來看,較早讀到的作品中印象較深的有張策主席的中篇小說《無悔追蹤》,應該說在當時公安文學創作上是一個突破,作家把目光從人性角度聚焦到警察個體命運和社會生活的碰撞上,記得有人稱贊這部小說是“警察生命美學的詩性敘事”。給我的啟發是,好的文學作品,一定要在挖掘和探尋人性的深度上下功夫,公安文學也不例外。社會作家中,印象較深的有田耳的中篇小說《一個人張燈結彩》。

                陳晨(主持人):我推薦田耳的《一個人張燈結彩》。這部中篇的表層構架是典型的犯罪小說,里面有兇殺、有偵探、有暴力、有情欲,有重重疊疊的懸念、有錯綜復雜的人物、有錙銖必較的機巧、有千鈞一發的兇險、有斗智斗勇的搏殺,寫得非常好看,但小說的更深處卻涌動著一股潛流:那就是人性對孤獨的永恒抗拒,對溫暖的永恒渴求。作家田耳通過《一個人張燈結彩》更是講了一個有關孤獨與荒涼的故事。捕者,被捕者,搶掠者,掙扎者,死了的,還在喘息的,都是悲涼的,都陷在深深的孤獨里。所以,這故事就有了多重的意蘊,有了多重的聲音,有了多重的色彩。

                張蓉(就職于上海市公安局):還想再推薦一部《狐步殺》,作者叫張欣,寫了一老一少兩個警察。

                陳晨(主持人):我也非常喜歡張欣的《狐步殺》。《小說選刊》在授予《狐步殺》年度優秀作品的頒獎詞里就特別提到張欣對塑造警察文學形象的貢獻:“《狐步殺》有層次感,第一個層次是愛情的故事,第二個層次是兇殺的故事,第三個層次是刑警的故事。由愛生恨,造成兇殺,兇手逃逸,引出刑警。雖然是寫世俗生活,但張欣的小說中有一種貴族氣質在蕩漾,流露出她對貴族精神的追慕。《狐步殺》中的兩個警察因相同的高貴氣息而惺惺相惜,如同小提琴與黑管的二重奏。在當代小說的園地里,還從來沒有過這種精神氣質的警察形象,這是張欣以自己的文學理想創造出來的獨特文學形象。”

                吳明泉(就職于重慶市公安局):早年陳建功寫過一篇《前科》,簡直把警察寫活了,那個北京味,那個亦正亦邪的警察。

                李倩(就職于湖南省株洲市公安局):還想說說日本偵探推理小說,對橫山秀夫的《半落》印象比較深,講一個高級警官掐死患老年癡呆癥的妻子后自首,對殺妻后兩天的空白行程卻只字不提的故事。“半落”是日語,意思就是招供得不干凈。特別在于,書里沒有一環接一環的推理,而是用情節的推進為人物心理和情感的刻畫服務。故事里最大的懸念是“那兩天到底發生了什么”,故事外最大的懸念卻是“繼續活下去到底是為了什么”。主角犧牲半輩子從警的名譽,去追求自己內心認定的更重要的東西,“人活五十年”。不劇透,但結局挺暖。

                謝沁立(就職于天津市公安局):我印象最深的有兩部作品。首先還是那部《便衣警察》,在時代的背景下,這部以警察為主的作品將人性的丑惡描寫得淋漓盡致,非常難忘。另一部作品是弋舟的《出警》。這部作品我看了許多遍,每次都有新的體會。我在想,我們寫了很多出警故事,但似乎僅限于出警本身,而弋舟卻看到出警背后的故事,他是社會作家,他將出警故事作為背景,寫了社會的養老問題,這是當下社會最為關注也最深刻的問題。張策老師一直說,站在公安一定要跳出公安,想必就是這個道理。

                紫丁:很同意剛才謝沁立提到的張策老師那句話:要寫好公安要先能跳出公安。光有對公安的熱愛是不夠的,還得要有一定的審視距離,把警察個體放在普遍人性這個大背景上去考量,才能寫好警察。優秀的警察題材作品基本都有這個特點。

               

               

                



              責任編輯:武昊璇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推薦閱讀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