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1q4dv"></code>
          1. <pre id="1q4dv"><nobr id="1q4dv"></nobr></pre>

              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公安館  >  頭條  > 正文

              “崔大”和她的弟兄們

              2018年06月01日 09:37     來源: 中國警察網-人民公安報    作者: 李迪   

                 人物簡介:崔愛武,女,深圳市公安局羅湖公交派出所所長。歷任特警支隊副大隊長、派出所分管刑偵的副所長、刑警大隊大隊長和派出所所長等職務。曾經指揮成功偵破“5·01長途大巴盜竊專案”“5·08電信詐騙專案”等一系列社會反響強烈的案件,系廣東省反恐專家庫危機談判專業人才及談判教官,曾榮立個人一等功并獲得深圳市勞動模范、深圳市公安局“十佳女警”等光榮稱號。

                崔愛武,廣東省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刑警大隊大隊長,人稱崔大!

                崔大不自大。她不僅有著女性的沉著冷靜,最大長處是能充分聽取意見,把大家聚在一起做事,讓每個人都參與,都快樂。大家快樂,她也快樂。明明是刑警,她常“哈哈哈”。

                我見到她時,她已上任羅湖公交派出所所長。

                一見面,我就說,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

                哈哈哈!沒那么高大上,我是愛武漢!

                啊?

                因為我是武漢人。

                哎喲,誰不說俺家鄉好。

                哈哈哈!李老師,我講兩個案子。第一個是電信詐騙,最后嫌疑人都抓住了,一個叫……

                我急忙打住,慢著慢著,你從頭兒講,先別講最后。

                哈哈哈!我性子急。好吧,我就從頭兒講——

                這天,執勤的弟兄在地鐵里巡邏,看見兩個人在銀行取款機前轉來轉去。干什么呢?沒干什么。身份證!沒帶。跟我們走!帶到警務室一查,好家伙,兩個人帶了273張銀行卡,快成開銀行的了!

                我馬上去銀行查。哎喲,所有的卡都是取現金用的。每天都有錢進,進來就取走。這兩個家伙是“車手”!

                “車手”,是我們對電信詐騙案中末端犯罪嫌疑人的稱呼,也叫工仔。老板雇人打電話行騙,一旦得手就發信息給他們,他們馬上就把錢取出來。

                這是危險的游戲。

                但這個游戲有一條鐵的規律,注定讓騙子露出馬腳——

                “車手”取出現金,要匯入老板指定的賬號。

                這個賬號就是我們破案的“眼”。

                我馬上找到了這個賬號。一查,真不少,32萬!

                有32萬匯入,就有事主被騙了32萬。真可恨!

                騙子的賬號有了。我說,成立專案組,開始經營!

                經營?聽起來很搞笑。這是我們的行話,就是開始偵破。

                偵破很快就有進展,發現廣州有“車手”取錢。我當即派弟兄們前往,蹲守取錢的柜員機。

                我說,你們不能老待在那兒,時間長了會被“車手”發現!

                崔大,那怎么辦?

                哈哈哈!賣西瓜,騎摩托拉客,隨你們。不怕賠錢,有我吶!

                結果,大褲衩,大背心,爛拖鞋,真就在那兒賣上西瓜了。

                崔大,我們賣西瓜賺錢了!

                哈哈哈!改善伙食,吃燒鵝!

                騎摩托拉客的弟兄也賺錢了,真是逗死我了!

                弟兄們蹲守了幾天,發現了取款的幾個“車手”。一查他們的聯系電話,直通茂名!我判斷后臺老板就在茂名,遂帶人連夜趕到。

                果然沒撲空,此地有兩組人負責打電話詐騙。我們摸到了其中一個組的落腳處,但只知道在這棟樓,不知道在哪個房間。

                我說,斷電!

                物管斷電了,樓里的住戶都跑出來問。

                我一眼看出一個家伙不是善茬兒,上去揪住他衣領,三下五除二,銬了起來。隊員跟著沖進房間,不許動,警察!一屋子人全趴下了。

                一審,得知了另一組的準確位置,后臺老板也在那兒。

                來到門前,我說,別費事了,上撞門錘,砸!

                一聽說砸門,兄弟們太激動了。結果,錘子拿反了,大頭兒朝后,咣咣兩下沒砸開。只聽屋里翻了天。我急了,說我來!沒等我下手,一個弟兄搶過錘,咣咣!

                勁兒又大發了,里外兩道門一起砸倒了!

                屋里的人正把電話本什么的從窗戶扔下去。

                哈哈哈,我早料到了,事先安排人站在樓下等。有人跳樓就接人,有東西下來就裝筐,一樣也不落。

                茂名電信詐騙案,經營了四個月,大獲全勝。

                在核實證據時,有兩筆被騙款我印象很深——

                一筆是那個32萬的。女事主的弟弟要在深圳買泥頭車,跟她借錢。她剛準備好,就接到電話,猜猜我是誰?她連猜都沒猜,直接說弟弟,我錢準備好了。那邊兒說我賬號換了,現在給你。得,她就把錢打過去了。后來,她弟弟真來電話了,她才知道被騙。她來報案,我說,我們一定努力偵破。她當時就哭了。

                另一筆,是一個老板的,先后被騙了40多萬。我一查,哎喲媽呀,他賬上還有2000多萬,千萬別再被騙了,就聯系他。手機接通后,剛說我是公安局的,他就叫起來,騙子!又來騙我啦!說完就掛了。再怎么打也不接了。哈哈哈,被騙怕了。怎么辦?我跟銀行說,凍結他的錢!得,一凍結,他急了,馬上跑到銀行來,想不到是我出來接待,他當時就傻了。

                這起詐騙案始于地鐵,我再講一起機場大巴的盜竊案。

                機場大巴有很多條線中途不停車,就是在這樣一個時間、地點都有限的空間里,盜竊案卻高發。乘客的筆記本電腦、相機鏡頭,都成了竊賊的目標。上車好好的,下車一看,哎喲!電腦變成切菜板,或者瓷磚。相機鏡頭呢?變成了易拉罐。不管變什么,規格及重量相同,受害人當時很難發覺。竊賊神出鬼沒,調包手到擒來。

                為偵破這個案件,我和弟兄們下了不少工夫。

                我們先調取車上的監控,發現竊賊不止一個,作案手法相同,好像一個師傅教出來的。首先,在機場出口前觀察,看誰背著電腦包或相機包準備坐大巴,就跟上去。他們一般是兩人一組,只買一張票,而且是最后一排的,方便尋找下手時機。一車人都上滿了,其中一個竊賊才上。他空著兩手,一上去假裝乘務員,把大家手里的包拿起來,放行李架上。放完了,他就下車了,另一個人竊賊又上去。這家伙背個包,包里放著道具。一上去就把包放在行李架上,放得很準,放在準備下手的包旁邊,然后就坐到最后一排了。大巴中間不停,大家放心打盹兒。旅途勞頓,不一會兒鼾聲四起。這家伙就起來了,大大方方的,好像拿自己包里的什么東西,沒睡的人也不會注意。他出神入化,調包成功。到站了,他背起包溜了。

                這類案件,抓現行難,取證難,不抓現行很難審。就算審下來,個案案值不大,關兩天就放了。但是,他們作案猖獗,很多時候專挑外國人下手,影響非常惡劣。

                一開始,弟兄們從抓現行入手,效果不理想。

                一次,明明看見竊賊上了大巴,一個弟兄也跟了上去,傻乎乎一直坐到東莞,竊賊都沒動窩兒。怎么回事?昨晚打牌到半夜,乘客沒睡他先睡成了豬。氣得我這位弟兄真想上去揍他一頓。我說,你看沒戲了,也跟著補補覺唄。他說,那你還不把我腦袋擰下來?哈哈哈!我手勁兒有那么大嗎?

                還有一次,一個弟兄跟上了竊賊,眼看他中途調了一個老外的包,一下車就把他控制住,然后跟老外說,你的電腦被他偷了!老外打開包一看,NO!電腦在包里!我這位弟兄當時就傻了,打開竊賊的包一看,里頭裝著一個切菜板!總不能說這是違禁品吧?只好放人。竊賊來勁了,說你污辱我的人格,我跟你沒完!老外也追著問,你們是在拍電影嗎?原來,老外的電腦小,竊賊的菜板大,調是調了,放不進去,他又退出來了。

                抓現行受挫。我說,調整思路,抓銷贓倒查!

                經過深入偵查,我獲得重要信息:這些竊賊基本都住在廣州,有人上門收贓銷贓。其中有個叫“四眼”的,騎電動車,戴眼鏡,背背囊。生意好的時候,前面背一個,后面背一個。

                于是,我帶弟兄們去廣州尋找“四眼”。

                到達廣州當天,下大雨。有人說,算了,休息吧!

                我說,不行!

                我們冒雨前往指定地點,想不到一去就發現了“四眼”。只見他騎個電動車飛奔在雨中,背囊鼓鼓。

                他騎電動車,我們兩條腿,這怎么辦?還好,天上下雨地上滑,“四眼”的車也不敢騎太快。但是,再不快,我們也追不上。眼看就要消失在雨中,天助我也,他在一棟樓前停下了!他停,我們也停,只見他支好車,急忙進了樓。

                顯然又有生意了。

                我說,扎他的車胎!

                一個弟兄豹子似的撲過去。撲撲!完成任務。

                后來,訊問“四眼”時,他說你們也扎得太狠了,里外胎都破了。哈哈哈!

                電動車瘸了,“四眼”只好推著走。我們跟起來就省力了。我們要看他去哪里收贓,又去哪里銷贓。這次,他收贓后沒去銷,回家了。隔了不長時間又出來了。干什么?推著車去補胎。

                我說,跟蹤不是一兩天的事,總不能老扎他的胎,咱們也破費破費,買幾輛車。

                崔大,早就等你這句話了!

                買了五輛車,如虎添翼。

                一天,我去深圳開完會回來找他們,遠遠看見小兄弟王咚騎車過來,頭發像飛起來似的直立著。我說你的頭發怎么剪的?爆炸啊!他說,嗨,別提了,花了六百多塊,都快吐血了。本來很有型的,風一吹就成了這個樣子!哈哈哈,別心疼了,我請你吃大餐!

                我們跟蹤“四眼”整整三個月,吃不上,睡不好。有一次,小兄弟王樂峰吃完快餐后,又打了一盒準備帶給王咚。就在這時,“四眼”也進快餐店了。王樂峰急著跟蹤,就把盒飯放門口,給王咚發個短信,說地上有盒飯,你趕緊過來撿!王咚馬上過來,撿起來吃了,還說真香!路人直看他,以為他是叫花子。還有一次,小兄弟劉波買了一份麥當勞,剛要吃,看見“四眼”騎車過去了,把到口的美餐一扔,騎上車就追。餓并心疼著。

                一個月下來,到底摸清了“四眼”的活動規律。他起早貪黑,到處取貨。每取一單,就是一個竊賊。“四眼”把取到的貨送到二手交易市場,里頭有兩個固定收贓的,一個收電腦,一個收相機鏡頭。

                跟蹤期間,有一次最驚險:“四眼”下車往小巷里走,一個弟兄緊上。跟著跟著,“四眼”突然一轉身,又往回走。可能認錯了門兒。弟兄躲閃不及,就迎面走過去,邊走邊掏出手機大聲說,我不在家,金魚你要養好啊!別忘了喂,也別喂多了!這樣說著,兩人擦肩而過,“四眼”不但沒懷疑,還沖他笑笑。哈哈哈!

                三個月后,我說,收網!

                一百多精兵強將直撲廣州。一聲令下,四處出擊。盜竊的,收贓銷贓的,連同賣道具的,一網打盡!我們分了五個組,赴全國各地把涉案財物返送還失主,收獲一片掌聲與淚花!

                這些犯罪嫌疑人被抓回深圳后,連夜訊問。我分了幾個點兒同時干,審完一個,送看守所一個。要審的人太多,審到最后一個,我已經兩天兩夜沒合眼了。

                弟兄們說,崔大,你回去睡覺吧,最后這個我們送。

                我說,你們先走,我不困。

                邊說,邊往椅子上坐,還沒坐穩就睡著了。流口水,打呼嚕。被王樂峰拍下來發到群里,大家笑到瘋。我說,誰拍的,快把腦袋伸過來,讓我試試手勁兒。王樂峰說,饒命,我有倆腦袋也扛不住!哈哈哈!

                李老師,我特別感謝您能把這些往事寫出來。多少年以后,大家聚在一起,還能看看,還能回味,還能笑出聲!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