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1q4dv"></code>
          1. <pre id="1q4dv"><nobr id="1q4dv"></nobr></pre>

              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公安館  >  頭條  > 正文

              詩有詩情 文有文道

              2017年09月22日 09:03     來源: 中國警察網-人民公安報    作者: 張策   

                詩歌、小說、散文、報告文學,是現代人對文學樣式的劃分與區別。它們如同畫家筆下的水墨浸染,深處有深處的美妙,淡處有淡處的典雅,卻又渾然天成,有著不可分割的血脈在其中。

                中國人曾以“詩的王國”而自傲,詩歌儼然是當時人們生活中不可匱缺的內容。而今天談到詩,卻已經遠離了生活。臺灣學者蔣勛曾說,在《紅樓夢》的時代,在窗前吟誦一句詩,是可以傳遞幽情的;而如今走在大街上,你若用詩去撩女孩子,對方卻聽不明白。這話多少有些絕對,但也不是妄語。今人有說,詩是個人心靈的獨白和囈語,其實是把詩歌退縮到了利己主義的窠臼。古人認為詩歌的作用為“詩言志”,其實是有道理的。時至今日,詩歌仍然應該是抒發胸臆的最佳方式。

                小說在中國歷史上的地位不如散文。《辭海》認為:自六朝以來,把凡不押韻、不重排偶的散體文章統稱散文,包括經傳史書。而小說,在《莊子·外物》中稱“飾小說以干縣令,其于大達亦遠矣”,是指瑣碎的言談、微小的道理,與今天對小說的定義相距甚遠,而且有種輕蔑的意味在其中。至明清,小說盛行,但也屬俗物,不登大雅之堂,以致今天我們推崇的四大名著,作者都屬存疑,至今爭論不休。著名評論家謝有順先生曾說,詩在中國是一種莊重的文體,而小說卻是渺小的、不入流的小技和末流。所以小說文體的起源沒有詩歌那么莊重。

                這在今天當然是歷史的笑談了,是我們在研究中國文學史時一翻而過的那一頁書。詩歌、小說、散文,還有在中國最年輕的文體報告文學,它們在文壇上各得其所,都展示出了迷人的魅力。而且,隨著社會的進步和發展,它們都在發生著變化,例如網絡小說的誕生是科技的催產,也是傳統小說的繼承。中國文學界當下前所未有的活躍,是盛世的標志,也是文化的繁榮。

                詩歌重在抒情,小說重在敘事,報告文學是直面社會的鏡子,散文則勝在一個“散”字。詩有詩情,文有文道,相互融合,又相互借鑒,獨立發展。文學的百花園里,少了哪一朵,也是缺憾。文學的繁榮發展,必然是姹紫嫣紅的景象。

                所幸之事,在社會主義文學的園圃中,公安文學正在茁壯成長、健康發展,是花開正艷的時刻。詩歌、小說、散文、報告文學,時常有可圈可點的佳作出現。寫這篇小文的時候,又有喜訊傳來,山西公安作家張暄以一篇散文《母親的市民之路》榮獲首屆孫犁散文獎,再次為公安作家們贏得了榮譽。祝賀之余,我也為公安作家們取得的優異成績而欣慰,為公安文學的闊步前行而欣慰。

                今天繁榮的中國文壇,不會再有輕小說重詩歌的風氣,更不會再有搞不清作者是何等人的笑話。有的,只應該是作家們在文學高峰上的登攀。評論家謝有順先生說,一部文學作品,必須要有一個作者自己開闊的胸襟、氣象,才算是文學最高的境界。就此寄語公安作家朋友們,不管你從事的是詩歌創作還是小說、散文、報告文學創作,都要勇敢地肩負起時代和職業賦予我們的神圣責任,在文學的大海中奮力遨游,為中國文學的版圖增添屬于自己的一筆印跡,哪怕這一筆,僅僅是微不足道的風過輕塵。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