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1q4dv"></code>
          1. <pre id="1q4dv"><nobr id="1q4dv"></nobr></pre>

              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公安館  >  頭條  > 正文

              一位特警左手書寫的精彩人生

              2017年09月08日 09:55     來源: 中國警察網-人民公安報    作者: 謝沁立   

                 劉興銳,1987年出生,天津市公安局特警總隊四支隊五大隊民警,警犬技術中級工程師,曾獲天津市五一勞動獎章、天津市公安局優秀青年民警等榮譽,榮立個人三等功1次,獲嘉獎3次。

                看著手里領導遞給我的采訪簡介,簡短的一則人物介紹里,藏著不小的信息量:天津市公安局特警總隊四支隊功勛警犬的馴犬員,特警,高超的獸醫,視頻制作高手。

                “去采訪一下特警總隊的民警劉興銳,他有故事可寫。”領導對我說。我遲疑了片刻,這幾個身份,哪個是重點,寫什么呢?領導說,先聊聊看。

                電話里和劉興銳約了幾次都沒約成功。值班、為警犬治療、撰寫論文……他好像總有很多事情要忙。過了兩三個星期后,終于將采訪時間定在他值班后的一個休息日。

                警犬隊遠離市區,為了節省時間,采訪地點選在市區一家咖啡廳。兩杯冒著熱氣的咖啡,如果不是我的面前多了一個采訪本,這更像是朋友的小聚。

                靦腆的“警察畫家”

                29歲的劉興銳中等身材,說話時帶著靦腆的笑容,板寸頭顯得很是陽剛,柔和的臉頰透著幾分平和。

                剛一見面他就說,千萬別寫我,我們隊里那些老民警才值得宣傳,他們有很多精彩故事。我說,你別著急,咱倆就像朋友一樣聊聊天,我想聽聽簡介里每一個“劉興銳”的故事。

                “那就從我的愛好說起吧。我小時候喜歡畫畫,那時,我媽騎著自行車帶我去學畫,我坐在后座上,一路上畫風景。后來,我養了一條小狗,開始畫動物。我畫到什么程度了呢?高二那年,我參加一項繪畫比賽,所畫的恐龍復原圖獲得兩項大獎。上了大學以后,我還為《中國國家地理》雜志畫過插圖。越精細的線條,我畫起來越過癮。”也許是這樣的回憶讓他沉浸在一種興奮的狀態中,他用右手去端那杯咖啡時,不但沒能端起來,反而一下子將杯子碰倒,滿杯咖啡全部澆在了我的筆記本和衣服上。

                我趕緊用紙巾擦拭著衣服,心底有些不悅地想,他說的這些話和我要寫的警察故事毫無關聯,再這么聊下去,純屬浪費時間。

                劉興銳慌忙拿起一沓紙巾擦拭著桌子和我的筆記本。“對不起對不起,我一高興就忘了我的手。”他滿臉通紅,叫來服務員繼續擦拭著桌子,連聲說著“對不起”。

                意外受傷導致右手殘疾

                你的手怎么了?重新坐定,我問。我看到他交疊在一起的雙手并沒有什么異常。

                “一年前,我的右手被警犬咬穿了,被定為9級傷殘。我的大拇指神經斷裂,無法修復,失去了功能。”劉興銳平靜地講述著他受傷的過程,似乎是在講述別人的故事。

                “我的愛犬叫小小,是只拉布拉多犬,負責搜爆。那時,我剛從另一個犬隊調來不久。小小一直跟著我,就像我的兄弟。有一天清晨,隊里突然接到任務,要求全員出警。當時,隊里好幾名民警被借調在外,我需要帶著小小和另一只撲咬犬阿狼一起執行這次任務。阿狼個頭大,很兇猛,破案中屢獲戰功。但它性格急躁,加上馴犬員不在身邊,它顯得有些慌亂。我兩只手分別牽著小小和阿狼,準備上車。突然,阿狼跳躍起來沖向小小,張口就咬。我下意識地伸出右手上前保護小小,阿狼一口咬到了我的右手虎口,傷口上下貫通,皮膚瞬間慘白過后,殷紅的血立即涌了出來。我疼得一夜未眠,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放心,沒啥事,馴犬員被警犬咬傷是常事,哪個馴犬員身上沒有傷。第二天,我的右手疼至麻木。轉到專科醫院后,醫生說,右手拇指的肌腱和神經全部斷裂,右手拇指失去了功能。我不能再用右手握住畫筆復原恐龍,不能再寫字,甚至不能用右手吃飯,也不能再牽拉警犬。”說到這里,劉興銳的眼神黯淡了下來。

                喝了一口咖啡,劉興銳調整了一下心情,又打開了話匣子:“受傷后,我總是將右手舉到眼前,看我那個沒有神經的大拇指。心里想得最多的是,我還能像以前一樣嗎?一直支持我工作的老媽說,兒子,沒什么,右手拇指不行,咱還有左手呢。受傷后不能繼續在犬隊一線工作,我被調到幕后工作,于是我做視頻的愛好派上了用場,我開始參與犬隊宣傳的文字撰寫、視頻制作工作。”

                用左手開啟一個新世界

                離開犬隊的劉興銳心里放不下原來的工作,他利用8小時之外的業余時間研究搜爆犬的工作戰術。

                搜爆犬工作時,需要馴犬員跟在身邊,警犬一旦發現目標,會用動作示意馴犬員。但是如果目標發生爆炸,馴犬員和警犬會時刻處于危險之中。劉興銳一直琢磨這個問題,也不斷翻閱各種期刊尋找突破點。手受傷之后,他將所有的業余時間用在瀏覽專業書籍和試驗上,探索一種馴犬員能夠遠離可疑爆炸物,既保護生命,又能向警犬準確傳達指令的戰術。在單位領導的支持下,他走訪高校和科研院所,向各方科研專家請教,經過多次實驗探索,他的研究論文入選了專業期刊,還受邀在國家級會議上做了主題演講。

                “我知道戰術探索創新的這條路還很長,但是想到我的研究能讓更多的戰友多一份平安,不管實驗失敗多少次,我都要堅持走下去。”劉興銳說。后來,在特警總隊承辦的國際反恐安檢排爆大會上,他與國外代表團交流時,才知道他所研究的這項技術在國際上處于領先水平。

                “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我用業余時間學習專業軟件,操作鼠標做宣傳視頻。我還能為警犬診斷疾病,我學著用左手為它們治療,為警犬接生。我忽然發現,雖然右手拇指的神經失去了,但我笨拙的左手卻堅定地為我開啟了一個新世界……”聽著劉興銳娓娓道來,淚水不知不覺模糊我的雙眼。

                在那被咖啡浸染的筆記本上,我記下了特警劉興銳的故事,記下了他左手的精彩。

                

              責任編輯:易立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午夜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