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文化頻道  >  文化館  >  圖片  > 正文

靈魂主峰的文學深情

王貴生的散文集《謝謝你》序

2019年07月22日 16:43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聶虹影   

 

  案頭,放著王貴生的散文集《謝謝你——一不小心就溫暖了我兵荒馬亂的青春》。

  我想,他這聲謝謝,是說給軍旅的,也是說給文學的。

  人與人的相遇講究緣分。我先結識貴生的作品,而后才結識了他。

  職業特性加個人愛好,對身處隊伍里親近文字的人格外關注。一年多前,從微信朋友圈看到《共和國的邊海防線有多長,我們的青春就多恢宏》這篇文章,“在這里潑出去的水都會立馬成冰,呼出去的熱氣都會立即凝固在空氣中,可內心依舊滾燙,越是無趣無味的生活,越要過成詩一樣的別致……”寫的是邊防的人和事,文筆優美流暢,一下子引發了我的好奇,順著文章關注了那個叫“柒度迷彩”的微信公眾號。《你歲月靜好,我負重前行,就好》《你的家國萬里,亦是我奮不顧身的勇敢》《總有一份信仰或情懷,支撐你我負重前行》《行走在國境之西,詩酒趁年華》,一篇篇翻看下去,驚喜不斷襲來,為這支部隊涌現的文學人才而欣喜。還沒顧得上尋找核對作者,部隊整體轉隸的命令就到了,公安邊防部隊不再列武警部隊序列,全部退出現役。

  人生有過許多次告別,但沒有哪次這般難舍,并且不是個體告別,是整個部隊順應改革大潮華麗轉身。如何紀念這具有歷史性意義的轉折,如何對這支部隊的輝煌歷程進行回顧和總結,如何為我們的軍旅生涯畫上圓滿句號,我所在的報社參與了轉改活動的策劃。成立籌備專班抽調人員時,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柒度迷彩”,并向專班推薦了不識其人只見文采的作者。作者很快找到了,叫王貴生,來自新疆公安邊防總隊紅山嘴邊防檢查站(現為新疆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紅山嘴出入境邊防檢查站),是軍校剛畢業不久的排職干部。

  就這樣,在那個夏末的日子,貴生被抽調到北京,來到了報社。瘦弱的身材,靦腆的神情,整個人給我的感覺是怯懦的,眼睛里能捕捉到如小動物般的驚恐和慌亂。他曾在文章里記錄了初來乍到的心態,“北京,總有讓人情有獨鐘的溫柔,邂逅在八月末梢上,來時匆匆忙忙,都來不及準備好思緒整理行裝就已經出發在路上,置身擁擠的人流來來往往中,一切,沒有伏筆卻早已溫暖了我整個慌亂的秋……”“那個驕陽似火的中午,從烏魯木齊起飛的航班在飛行五個多小時后終于落在了首都國際機場,此刻天正好,初秋的北京格外清爽,我瞇上眼睛拼命呼吸這里的空氣,讓陽光肆意灑在臉上,觸碰著我有些凌亂的神經……所有的不期而遇都顯得莊重了起來,所有的故事也都從這一刻開始刻寫,不再是輕描淡寫,也不再是云淡風輕。”這是他初來北京時的心靈寫照,也是他最真實的感受。

  辦公室騰出一個工位,他開始為轉隸紀念活動做一些具體的文字工作。平心而論,盡管他來到北京來到了報社,但接觸依然不多,他的工作另有人負責,我過問不多。只是在他幫助工作接近尾聲時,曾把他叫到我辦公室,除了鼓勵他堅持創作外,也提醒他回單位后一定處理好工作和創作的關系,還提了些具體建議。回去后,看到了他寫報社的文字。他在文章里詳細記錄了在報社期間的感受,讀來令我為之動容,他在文章中寫道“這里是充滿包容和睿智的一片樂土,也是溢著書香和文化的一方凈土……相比起走走停停的都市繁華,我更喜歡翻閱這里的每一期雜志報紙,在文字里讀懂每一位邊防人的堅守和戍邊背后的感動,在圖片里找尋大美邊關帶來的震撼和沖擊。”

  “平時除了自己的工作之外,更傾心于向每一位老師學習,通宵達旦的加班和每一期報紙認真細心的校對,對于文字的熱愛和工作的敬業,也給了我無限教誨……在這里的日子,有領導戰友關心照顧,有編輯老師的答疑解惑,也有生活瑣事里一舉一動的溫暖,每一天熄燈前,我都把這些用筆一一珍藏,用并不擅長的文字記錄在案。”

  “想起每一個溫暖的,感人至深的細節,都讓我在砥礪前行的路上倍感振奮,那些一不小心就溫暖或者驚艷了你青春的人和事,在后來也是溫暖了一生。”

  歸隊后的貴生,工作訓練之余依然筆耕不輟。給雜志寫稿,給報紙寫稿,更新公眾號,我繼續從文字里感受著他的工作、生活,包括內心。每次想起他,我總會聯想到清代袁牧的那首《苔》:“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覺得他是用稚嫩卻執著的雙臂奮力為自己撐起一片文學的天空,用勇毅和果敢堅守著這塊文學的領地,時間之遙、空間之遠、語境之偏,都無法構成阻隔,不管是背對世界還是面向未來,他始終沉浸在自己構架的文字世界里,會心地微笑著,這微笑是對自己充實青春的最好褒獎。

  貴生的作品大多數都是散文,這也是我所鐘情的文體。任何文體,對應的都是一種生命形態,文體與時間、與自然、與信仰之間存在著神秘的同構關系。我甚至把這份愛好看作生命的重要支點,當心靈出了問題,散文就是最好的療養地。貴生用文字堅定而決絕地證明,文學寫作是重返心靈的特別路徑,是感受時代的珍貴形式,是直面人生的可敬記憶,是回應生活的積極姿態。

  貴生有著深厚的軍人情結,貫穿作品始終的,是他生命中曾融入的橄欖綠。《總有一份信仰或情懷,支撐你我負重前行》《在成長中,一個人就要像一支隊伍》《守護雪山孤島的兵,今天你要走》《在和老營長的對話里,我讀懂了邊防軍人的不易》《這些沉淀在內心深處的忠誠,在邊疆落地生根》,記錄的都是與軍旅人生有關的人和事以及感悟。

  他寫道:“一寸丹心惟報國,戰士的快樂是簡單的,站在阿爾泰山俯視腳下的土地,有安詳的友誼峰,有微笑的喀納斯河,更有可親的牧民和裊裊炊煙,家國安康,便是幸福。藍天、白云、青山、綠水、國門、界碑、邊境線,這是每個邊防軍人的驕傲,也是我心中堅守的月亮。”“即將,要去向祖國最需要的地方,我想用我的腳步去丈量每一里邊境線的長度,我想用迷彩的顏色去護衛每一寸山河的安寧,我想用我的手掌去展開每一面五星紅旗,讓它飄揚在祖國每一方蔚藍的天空下。”

  這部文集,貴生還把大量篇幅留給了軍校生活,《121天,愿你我一起努力,在這年輕的戰場》《最后一課,我們不說再見》《別忘記,匆匆那年里你窮極一生的夢》《金色一道杠,從來都是青春里最驕傲的顏色》《剛好遇見你,廣指》《這個夏天,舍不得的只有你》《愿歷盡千帆,歸來仍少年》,都是三年軍校時光的記錄和感悟。

  他寫親情,寫對親人的虧欠。《對不起,從未讓你驕傲,你卻待我如寶》《年少不懂父親,初懂已是二十有四》《對不起,我不能回家過年》。“越來越多的經歷和努力中,逐漸體會到所謂軍人,意味著更多的奉獻和犧牲,意味著我們的每一個春節總有大部分人不能回家過年團圓,而在這條路上,我們已經越走越遠,回家的路也被越拉越長,家國萬里,關山如雪,除了愛情,有一種親情也注定要被辜負。”“這個春節注定要在值班備勤的崗位上度過,想家念家,只是冷藏在了鋼槍和哨位上,我們的青春已經大半獻給了共和國最綿長的邊境線,亙古悠長,這是一場只有起點,沒有終點的抉擇,傾國傾城。”“我們的過年不回家,是為了讓腳下這片土地更堅實,讓祖國和人民更放心,從來都不需要你知道我,但我知道守著你,就好!”貴生的作品,每篇文章都有故事,每行字都有溫度。往往是心有所思,筆有所隨,是對情志的坦誠釋放,是對心音的真實吐露。

  讀貴生的作品,我還發現一個出現頻率比較高的詞“初心”,在很多文章里都提到了“初心”:《心向遠方,莫忘來路》《初心猶在,熱血猶存》《月明羌笛戍樓間,初心不變》《從一杠到掛星,你的初心還在么》。

  他寫道:“忠于選擇,初心不變,初衷不改,我們的故事在延續。邊關將士的衷腸在延續。”“這一路走來,換了警銜,老了容顏,變了太多,唯一不變的就是初心。”“每一處的成長,都是最好的印記。年輕干部的成長,必須經過血與淚,冰與火的錘煉方能守住初心,抵住誘惑,經得起繁華和寂寞,也能經得起任何平淡和坎坷。”“別讓風刮走自己的心,別讓雨淋濕自己的承諾,無論未來的路走得如何艱難,都要記得我們無悔。”

  我一直在思考,他說的初心到底是什么?最終從他的書中找到了答案:“做共和國最放心的戍邊人,竟成了我們這一生里無法抹去的執念和諾言。”我想,這就是貴生所說的初心,這也是所有戍邊將士的初心。

  部隊轉隸期間,也是他創作的高峰期,《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葉落知秋,重整行囊再出發奔赴年輕的戰場》《戎裝七年,請收下我在千里邊關為你寫下的情書》,《我拿什么為你守歲,我的祖國》《日月悠長,歲月無恙》這些作品好像都出自那個時期。

  “我想在這最后的堅守里,肯定會有目送戰友的不舍和悲傷,也肯定會有對軍裝的眷戀和不舍,也依舊會有山高路遠的期待和漫長,但正因為這份赤誠和忠心,正因為有這份有情有義,未來仍舊可期,只是江湖路上再無迷彩,再無軍裝,可軍歌依舊嘹亮,兵心依舊滾燙。”“不求多年之后,你會想起——想起在那個漫長的邊海防線上,也曾有那么一群可愛的人用自己最好的青春最好的顏色搭配著共和國的成長和安寧,衛國戍邊曾是我們最光輝最驕傲的歷程。不求數年以后,你會記得——記得我們胸前的邊防和腳下的熱土,記得我們頭頂的警徽和邊關冷月,記得我們肩扛的責任和無悔擔當,記得我們爬冰臥雪負重前行,記得我們反恐維穩守護萬家燈火明,記得我們查緝毒品一心為民,記得我們邊境踏查親吻界碑,記得我們晝夜封控堅守國門……”

  這里,不能不重點提一下這篇曾經被朋友圈刷屏有著10W+閱讀量的文章《有生之年,有幸遇見》。“22000余公里陸地邊界線,18400公里大陸海岸線以及253個對外開放口岸,共和國的邊海防線有多長,我們的青春就有多驚艷。”“這些年的青春盡數交給了邊防,有多美好,或許只有漫長的國境線知道,有多留戀,或許只有國門界碑知曉。”“山河無恙,國境安康,這一程的邊防,足夠慰我心房。”

  時隔大半年再讀,依然淚濕雙眼,畢竟戎裝在身整整32年,脫下的切膚之痛,難于言喻,余生再無良藥可治愈。生命中走過的那一程,成為一種回憶,定格為一種永恒,那是心頭無法刷新的記憶,也是永遠的回望和懷想。貴生說出的,是所有脫下軍裝戰友共同的心聲。

  “但識琴中趣,何勞弦上聲。”貴生樂于置身純凈的精神現場,甘于保持涉世未深的現狀,始終捍衛著自己簡約的心靈底片并且經常擦拭。他能夠讓自己心有所思,情有所訴,筆有所隨,紙筆的觸碰與鍵盤的敲擊都不曾沾染世俗的氣息。他干凈善良的文字,滲透著透明的處世觀、深厚的家國情懷、優雅的古典心緒、芬芳的歲月記憶,這一切搭成了雖不大但對他已然足夠的散文世界,他從中獲得心靈上的澄澈、安穩,這就是對文學最好的捍衛!

  “飲冰十年,難涼熱血,想來不錯。”這段話,貴生是對使命說的,我想也是對文學的承諾!對貴生而言,他的人生不過是剛剛起步,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希望他永遠記住:人生的高度許多時候并不在起點,越努力,越幸運!

  深深祝福貴生,我的同路人!



午夜神马